首頁 > 正文

劉瑞玉:生命的意義在于奉獻

2018-10-09 07:59 來源: 新華網

很多時候人會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對于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的奠基人劉瑞玉而言,生命的意義在于奉獻。投身海洋科學60余載,他為此奉獻了一生。

1922年深秋,劉瑞玉出生在河北省樂亭縣的一個商人家庭。自上學起,劉瑞玉就展示了過人的天賦,一直保持著優異的成績。1941年高中畢業後,劉瑞玉考入了輔仁大學生物係。大學教育讓他收獲頗多,為他日後的科研之路打下深厚的知識基礎。1945年畢業,劉瑞玉獲得理學士學位,在北京大學藥學係任助教。1946年,他進入當時北方最高的科研機構——國立北平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工作,積累了豐厚的工作經驗。1956年,劉瑞玉在青島的中國科學院海洋生物研究室開始了甲殼動物學和海洋生物學研究,而且一做就是半個多世紀。1997年,劉瑞玉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在科研工作中,劉瑞玉始終將個人理想與海洋科學緊密聯係在一起,對工作,他總是有著無限飽滿的熱情。在海洋研究所,劉瑞玉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活一天就要工作一天”是他的人生格言。他總會在堆滿了各種書籍的辦公桌前埋頭工作,即使到了七八十歲高齡後,還經常在辦公室裏加班到晚上八九點。即使到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還滿心滿念地想著科研。

在培育人才方面,劉瑞玉從不藏私,總是提攜後學,培養了大量海洋科學後備人才,為我國海洋科學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長楊紅生説,海洋生物分類是一個既枯燥又不易出成果的工作,劉瑞玉發現我國在這一領域的基礎研究較為薄弱,在85歲高齡時仍堅持親自帶博士生、碩士生;就在病重住院前,他還參加了3個博士生的畢業論文答辯。

此外,劉瑞玉還淡泊名利,他捐出全部存款100萬元,由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設立“劉瑞玉獎學金”,獎勵在海洋生物學領域成績優異並取得重要研究進展的學生。但是他自己,一件毛衣穿了十幾年,紙張雙面用,房間的燈盡量少開,出差從來只坐經濟艙……

蠟炬燃盡光猶存。劉瑞玉為我國科技工作者樹立起了一根永恒的標桿。2006年,劉瑞玉去世了。追思他的生平,劉瑞玉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為祖國海洋科學事業發展鞠躬盡瘁、死而無憾”的神聖諾言。但是今天,時代仍需要劉瑞玉的精神,我們也需要銘記這樣一位高風亮節的科學家和一個真正的中國學者。

很多時候人會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對于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的奠基人劉瑞玉而言,生命的意義在于奉獻。投身海洋科學60余載,他為此奉獻了一生。

1922年深秋,劉瑞玉出生在河北省樂亭縣的一個商人家庭。自上學起,劉瑞玉就展示了過人的天賦,一直保持著優異的成績。1941年高中畢業後,劉瑞玉考入了輔仁大學生物係。大學教育讓他收獲頗多,為他日後的科研之路打下深厚的知識基礎。1945年畢業,劉瑞玉獲得理學士學位,在北京大學藥學係任助教。1946年,他進入當時北方最高的科研機構——國立北平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工作,積累了豐厚的工作經驗。1956年,劉瑞玉在青島的中國科學院海洋生物研究室開始了甲殼動物學和海洋生物學研究,而且一做就是半個多世紀。1997年,劉瑞玉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在科研工作中,劉瑞玉始終將個人理想與海洋科學緊密聯係在一起,對工作,他總是有著無限飽滿的熱情。在海洋研究所,劉瑞玉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活一天就要工作一天”是他的人生格言。他總會在堆滿了各種書籍的辦公桌前埋頭工作,即使到了七八十歲高齡後,還經常在辦公室裏加班到晚上八九點。即使到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還滿心滿念地想著科研。

在培育人才方面,劉瑞玉從不藏私,總是提攜後學,培養了大量海洋科學後備人才,為我國海洋科學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長楊紅生説,海洋生物分類是一個既枯燥又不易出成果的工作,劉瑞玉發現我國在這一領域的基礎研究較為薄弱,在85歲高齡時仍堅持親自帶博士生、碩士生;就在病重住院前,他還參加了3個博士生的畢業論文答辯。

此外,劉瑞玉還淡泊名利,他捐出全部存款100萬元,由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設立“劉瑞玉獎學金”,獎勵在海洋生物學領域成績優異並取得重要研究進展的學生。但是他自己,一件毛衣穿了十幾年,紙張雙面用,房間的燈盡量少開,出差從來只坐經濟艙……

蠟炬燃盡光猶存。劉瑞玉為我國科技工作者樹立起了一根永恒的標桿。2006年,劉瑞玉去世了。追思他的生平,劉瑞玉用實際行動踐行了“為祖國海洋科學事業發展鞠躬盡瘁、死而無憾”的神聖諾言。但是今天,時代仍需要劉瑞玉的精神,我們也需要銘記這樣一位高風亮節的科學家和一個真正的中國學者。

本作品為“科普中國-科技前沿大師談”原創,轉載時務請注明出處。

作者: 程方潔   [責任編輯: 李浩]

相關稿件

海洋科學,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