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3/ 03 18:39:56
來源:新華網

在宇宙深處,在人心底——全國政協委員武向平印象記

字體:

  新華社北京3月3日電 題:在宇宙深處,在人心底——全國政協委員武向平印象記

  新華社記者任沁沁、董瑞豐

  狼,你見過嗎?武向平不會忘記,黑暗中與狼對視的那個瞬間。

  熱愛戶外的科學家,那一刻寒毛豎起,熱血上頭。

  這是2月23日在北京拍攝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向平。新華社記者 李木子 攝

  強烈的求生欲,讓理智戰勝了恐懼。他抓起電棍,伸出帳篷外,在警報聲與電光火之間,狼退縮了。

  那是2004年新疆天山深處烏拉斯臺的一個普通夜晚。

  為了追尋宇宙中的第一縷光,武向平選定人跡罕至的地方架設天線。遠離人群,這裏可以最大程度避開調頻廣播和其他無線電的幹擾。

  南北天山交匯處的那片荒野,高寒缺氧,不見樹木;兇險和孤獨相隨,星辰為伴。

  2月23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向平在北京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新華社記者 李木子 攝

  兩會前夕,新華社記者在北京專訪了這位追光者。

  他是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向平。

  説起宇宙,他滿眼擋不住的光芒。

  宇宙如何從黑暗走向光明?人類能否看到來自宇宙深處的第一縷光?……解開它,無疑將拓寬人類觀測宇宙的能力,填補人類認識宇宙的空白。

  這個當今觀測宇宙學最熱門和最具挑戰性的課題,始終係在武向平的心頭。

  敬天愛地,不舍星夜。兒時,延安黃龍山,漫天星輝駐入心田;大學和研究生,學著物理和電磁場理論,卻琢磨著為何類星體如此明亮;而後,他改行研究天文。

  你在看宇宙,宇宙也在看你。這種奇幻的交流,讓武向平癡迷。

  2003年,他提出建設一套探索宇宙最早發光天體的方案:用一定數量規律排列的天線陣,探測紅移在10以上的中性氫輻射信號——那是人類要抓捕的來自遙遠宇宙深處的神秘信號。

  為了將理論化作現實,武向平走出辦公室,走進新疆天山深處。

  高原上,四野荒蕪,每年只有七、八兩個月的夏季。一頂孤獨的帳篷,在冷冽中駐扎,直到烏拉斯臺觀測基地在一磚一瓦中建成。

  由于遠離人煙、交通不便,基地建設之初,他時常不喝水,患上了痛風。

  經過三年建設,南北4公裏、東西3公裏,兩條基線組成的大型低頻射電幹涉望遠鏡陣列(21CMA)誕生,共計10287只天線。

  這是世界上最早建成並專門用于搜尋宇宙第一縷曙光的項目,率先獲得了低頻波段的宇宙圖像。

  基于21CMA積累的重要經驗,武向平後來成為國際大科學工程平方公裏陣列射電望遠鏡(SKA)中國首席科學家。

  SKA將會是人類有史以來建造的最大射電望遠鏡。作為SKA主要發起國和成員國,中國SKA清晰的科學目標和發展路線圖已經確立。

  這是2月23日在北京拍攝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向平。新華社記者 李木子 攝

  “這個遙望宇宙的巨眼,將帶來全新的宇宙信息。它的重大科學發現中,必有中國的貢獻。”武向平堅信,人們在不久的將來可以撥開重重迷霧,追尋到宇宙的第一縷曙光。

  “中國天眼”FAST驗收後,武向平又擔任FAST科學委員會主任,負責科學目標的遴選。

  FAST總工程師南仁東去世前,給武向平發來的最後一條信息是:“再見時,一個快樂的老南,一個快樂的小武。”

  兩位天文學家,同懷浪漫情懷,神往浩渺宇宙;又以踏實篤定的心,雙腳扎在大地,一心撲向科研,為大國重器的鑄就拼盡心力。

  今年4月,“中國天眼”將向世界開放。中國射電天文的國際地位正在迅速上升,未來10年中國將迎來射電天文發展的黃金時期。

  人類共享一個太空。“FAST和SKA,一個完全自主研發,一個深度參與國際合作,全面展現了我國科研能力。”武向平説。

  對遙遠世界無限接近的渴望和悸動、好奇與想象,是人類超越自身的重要力量。武向平看到,越來越多青少年熱愛天文,而中國也在大力發展天文學。

  十年前,他就開始為國內的大中小學生做科普,每年三四十場。中國還有大約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農村,他堅持每年到貧困地區為中小學做講座,讓山區的孩子們感受科學的魅力、宇宙的奧秘。

  他看到許多西部和偏遠地區的中小學生尚無法直接接觸日新月異的現代化外部世界,與城市同齡學生在科學素質方面的鴻溝依舊存在。

  “這是阻礙全民科學素質提升的主要因素之一,科技資源配置特別是師資力量不平衡的問題依然存在。”利用科協、院士、政協的平臺,他呼吁科技資源要向農村、西部、山區傾斜。

  大江南北、千溝萬壑,他以雙腳丈量,踐行著科普重心向西部和山區傾斜的承諾。

  這是2月23日在北京拍攝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武向平。新華社記者 李木子 攝

  從孩子的眼睛裏,他看到了光,那是求知若渴的熱情。他們身體坐得筆直,耳朵豎得高高,踴躍舉手提問:“星星為什麼不是三角形的”“比宇宙大的是什麼”“太陽為什麼不會掉下來”“外太空有沒有硅基生命”……在這些腦洞大開的問題裏,武向平陶醉了。

  他帶著孩子們,在充滿神秘的宇宙中翱翔,了解宇宙的起源和命運。

  武向平希望孩子們對宇宙萬物有所了解,從科學思維、科學方法和科學精神中受到啟發,由此生長為信念,影響他們對未來的選擇。

  “科技實力,特別是創新能力,決定著未來中國的命運和世界的格局。”他説,把科學的種子撒遍祖國的每一個角落,待他日長成,就是國家創新、創造能力的未來。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2020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提出,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

  以人工智能、大數據和量子計算等為技術引領的産業革命,呼喚著基礎科學的重大突破。

  武向平認為,唯有突破現行科技評價體係一些不必要的束縛,才不會錯失引領世界科技革命的最佳機遇。

  2013年擔任全國政協委員以來,他在履職平臺上,為科研發聲。這些提案,包括在“一帶一路”建設下織就全方位科技協作大網、教育和科技資源配置向偏遠地區中小學傾斜、建立合理與透明的科研人員薪酬體係等,其中多份提案得到相關部門的重視與辦理。

  今年他將呼吁加強中小學科技教師隊伍建設。

  時不我待。逢年過節,于別人是熱鬧的團聚,于他卻是難得的靜思、鑽研好時機。

  即便大年三十晚上,他依然伏案工作,為“中國天眼”勾畫未來的發展藍圖,期待超越國際上的平方公裏陣列射電望遠鏡SKA,引領國際射電天文的發展大潮。

  走路如風,語速飛快,他好像一個永動機,總是蓄滿能量。

  很多人汲汲以求的東西,他看得很輕。相比于個人的光環,他更願意把青年學者推到臺前。每一個項目打好扎實基礎步入正軌後,他就讓自己漸漸隱去,再辟新的方向。

  向著星辰,眼裏有神,腦門生光。

  那光,在宇宙深處,在人心底。

【糾錯】 【責任編輯:尹世傑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7163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