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1 04/ 08 11:37:3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揭榜挂帥”激活國社創意創新“一池春水”

字體:

  英雄不論出處!誰有本事誰就來,報道資源由你調遣

  “揭榜挂帥”激活國社創意創新“一池春水”

  “一個冬日的中午,我在國社大院的一張海報前駐足。對著海報,站在原地提交了兩個選題。結果,幸運地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中榜者’。”新華社攝影記者邢廣利説。

  “我不是採編人員,工作不滿3年,看到海報,也躍躍欲試,沒想到還真中榜了。”新華社職工王娜説。

  “看了2期,參與了2期,當第3期海報張貼出來,我也去揭榜了。”新華社視頻編輯蔡志堅説。

  幾名崗位各異的新華社工作人員,看的是什麼海報,中的什麼榜?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可以探索搞揭榜挂帥,把需要的關鍵核心技術項目張出榜來,英雄不論出處,誰有本事誰就揭榜’。我們新華社也可以搞揭榜挂帥,面向全社徵集報道創意。”新華社社長、總編輯何平説。

  創意一旦被採納,一支跨部門、跨“兵種”的全媒體報道團隊就迅速集結,以項目制方式,打造文、圖、視協同作戰的融媒“集團軍”。

  “揭榜挂帥”機制之下,有哪些“點石成金”的故事?

  你有創意就來“揭榜”,報道資源由你“挂帥”

  總瀏覽量2.5億!

  這是“揭榜挂帥第一榜”、去年年終報道《拼過2020的你還好嗎》的“單項得分”。此外,相關互動話題微博閱讀量超5000萬,各平臺互動量超百萬。

  “這份成績單,是由全社6個部門、11個分社、17位採訪對象、20篇融媒報道、21名項目組成員、25個日夜匯聚而成的。”“第一榜”挂帥人邢廣利説。

  而這一串數字,源于新華社大院裏一張海報上,讓邢廣利“心裏一動”的一句話:報道資源由你調遣。

  “過去報選題,通常是誰報的誰幹,幹完了就完了。”邢廣利説,“可這次不一樣,報了選題之後,創意策劃可以得到總編室的支持,可以跨部門、跨分社聯動,這是前所未有的創新。”

  這次“揭榜”,臨近不平凡的2020年年末,做了多年攝影記者、對視覺高度敏感的邢廣利,提出“回訪新華社攝影記者拍攝過的普通人,看看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

  樸素的想法,卻直擊人心。層層篩選後,邢廣利不僅中了榜,還“挂帥”一支隊伍:在新華社總編室的牽頭協調下,由總編室、國內部、參編部、攝影部、音視頻部、新媒體中心等部門的骨幹力量組成項目組,並在半天時間內組建了涉及11個分社、50多位編輯記者的分社報道團隊。

  這支隊伍,對每一位採訪對象都採寫了鮮活生動的文字報道,採集了豐富細膩的圖片和視頻,文、圖、視一體化設計,並可根據不同終端平臺的需求,進行定制加工、剪裁組合。在運營推廣環節,新華社的“航母級”傳播矩陣也起錨鳴笛,多終端賬號“萬箭齊發”。

  “一塊磚”也能指揮“大廈”——面向一線,這個機制激發所有編輯記者打開腦洞,讓創意創新充分涌動起來、冒出頭來,極大地解放了新聞生産力。

  第1、2期時作為參與者“抬轎子”的蔡志堅,成為第3期“揭榜挂帥”的挂帥人之一,挑起了大梁,推出“幸福是__來的”係列融媒報道。雖然一度累到被救護車送往醫院,但蔡志堅一點也不後悔“揭榜”。

  “很多想法靠我單槍匹馬是實現不了的,我們整個音視頻部也不行,因為‘兵種’單一。”蔡志堅説,自己“死磕”了好幾天産品的包裝、視頻的片頭效果,但這些活對新華網新疆分公司的杲均豐來説則是手到擒來,還比自己做得好。“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做全媒體報道確實需要跨部門合作,全兵出擊。”蔡志堅總結道。

  而杲均豐正是看到“帥旗”挂起後,毛遂自薦,才投入“麾下”的。

  入職不滿一年的視頻編輯陶冶,也作為“揭榜挂帥”項目組成員,與蔡志堅等前輩並肩作戰。記者問他,想不想做一回揭榜人?他毫不猶豫地説,想!

  不過揭榜人不能止于靠創意“揭榜”,更要扮演統籌、協調、指揮等“挂帥人”的角色,真正做到“調兵遣將”“來之能戰”。

  “‘揭榜挂帥’不同于‘金點子獎’,提出創意,還要推動創意得到強有力的落實,具有很強的實踐屬性。”作為前3期“揭榜挂帥”主要協調人、新華社總編室研究室副主任羅宇凡説,“它不僅是一個創意生成機制,更是一個實踐機制探索。”

  真正的“珠蚌”,是促進跨部門協同的工作機制

  “第2期‘揭榜挂帥’以春節報道為主題,我就想著可以通過航鐵訂票量、社零消費額、快遞單量等大數據,體現全國人民響應就地過年的情況。”王娜説。她既不是記者也不是編輯,當時在新華網政務大數據事業部工作,面對“揭榜挂帥”的創意徵集令,有了如此“靈光一閃”。

  這“一閃”,在創意匯總篩選階段,激發了大家的靈感。多部門交流碰撞之後,最終決定做一個係列報道——依托大數據,將片警、火切工、治冰師等不同行業普通人一年裏的奮鬥“量化”,文圖視共作畫筆,“畫”出奮鬥中國人的群像。

  “經過大家的打磨,我的小小創意被極大地拓展了,完成度高達300%。”王娜笑著説。

  化用一句歌詞:揭榜人“輸入一滴水”,“揭榜挂帥”機制“輸出一片海”。第1期的創意核心是“回訪拍攝過的普通人”,最終報道是聚焦“拍攝過的戴著口罩的普通人”,做“因圖尋人創意互動”;第3期有2個創意中榜,一個創意是“以幸福為主題做普通人的奮鬥故事”,最終報道是開放式填空題“幸福是__出來的”,而另一個創意是“以線上投票看網友對十四五的關注點”,最終報道是包含記者自導自演“穿越劇”等報道形式在內的十四五“另類解讀”——“遇見五年後的你”係列報道。

  “一開始,我覺得創意是最有價值的,而隨著‘揭榜挂帥’機制的運行,我覺得最有價值的是日益成熟的跨部門協同工作機制。”羅宇凡説,“好的創意,只有通過有效的生成機制,才能最終成為打動人心的作品。”

  在創意落實階段,新華社總編室倣佛是將各平臺、各部門連成“串並聯電路”,一旦“電源”開啟,“電路”便立即開工,有“串聯”的各司其職、上下遊明晰,又有“並聯”的協同合作、時時同步,有條不紊。

  “‘揭榜挂帥’機制以項目制方式運作,是以創意為驅動、具體任務為目標的組織模式,能滿足定制化、模塊化、個性化生産需求。”參與“揭榜挂帥”協調工作的新華社總編室研究室賀俊浩説。

  過去,往往是文字記者寫自己的文字,攝影記者拍自己的照片,發稿時文圖一起放,有相關性,卻不一定能“一一對應”。但當各路人馬相互協同、各生産環節一體設計,文字、圖片、視頻、海報、漫畫等各種報道形式都能保證內容契合、風格統一時,就能給受眾帶來更好的閱讀體驗。

  除了“統”,還有“分”。“幸福是__出來的”係列報道中,運營新華社B站賬號的團隊成員專門對兩期視頻進行了“B站化包裝”,造就了爆款,“彈幕都要炸了”。“如果不是針對不同平臺特點做定制化包裝,肯定達不到這個效果。”蔡志堅説。

  遇到困難,也能“定點爆破”。“有專業的小夥伴來解決,其他人在這個過程中也能學到很多新技能。”第3期“女挂帥人”、新華社國內部記者韓潔説。

  調整“新聞生産關係”以解放“新聞生産力”

  在新華社工作了近20年的邢廣利,直到參與了“揭榜挂帥”才發現除了自己部門,他並不了解社內其他部門的工作和流程。協調資源該找誰?下一階段是什麼?一開始,邢廣利“攥著拳頭想辦法”,急得血壓都高了。

  “‘揭榜挂帥’創意策劃機制,就是一套‘打通’的機制。”羅宇凡説,“報道資源由你調配”説到底是一個協調問題。

  如果説“全媒體”是一個“人”,傳統體制機制下,“他”的“頭”可能在總編室,“手”在攝影部,“足”在音視頻部。機制打通後,沒有了部門分割、資源壁壘,“手足”就能相連,能力就更全面。

  在羅宇凡看來,這是“新聞生産力和新聞生産關係的變化”。“新技術層出不窮,新媒體讓新聞與受眾越來越零距離,新聞生産力提高了。”羅宇凡説,“但如果新聞生産關係還停留于傳統,部門之間各幹各的,那就會束縛先進技術,不適應多元化的傳播途徑。”

  過去,報道的採寫、編輯、發布等流程相對獨立,被長期做融媒報道的新華社國內部編輯初杭稱為“做飯的不知給誰吃,想吃的不知道找誰做”。

  而在“揭榜挂帥”機制下,挂帥人-主責部門-參與部門-對接人形成採編發全鏈條,內容制作及渠道包裝人員同樣參與選題策劃、討論。“加工起點向‘前’延伸,制作終點適度‘後’移,還能對多平臺按需投放。”初杭説。在第1期“揭榜挂帥”中,他負責幾篇重點報道的文字編輯工作。

  “揭榜挂帥”剛邁開3步,已收到全社職工近200個創意,參與到相關報道中的編輯記者已有數百人,還有更多人躍躍欲試。

  “揭榜挂帥”的機制和理念也“潛入”各部門的日常工作。“有了其他智力資源、技術資源的支持與配合,傳統部門也能成為最潮的‘仔’。”韓潔説,團隊會繼續探索如何將跨部門協調與合作日常化,為融媒報道提供更加多樣的可能性。

  下一步,“揭榜挂帥”機制會往哪個方向進化?

  “‘揭榜挂帥’現在採用線上徵集、線下孵化的方式,在線化程度仍有提升空間,是1.0版。”參與“揭榜挂帥”協調工作的新華社總編室研究室田光雨説,騰訊的“龍血樹”創意孵化平臺從創意生成到落地全程在線,值得借鑒。

  經過3期探索與磨合,“揭榜挂帥”創意策劃機制越來越順暢,也一直在改進和完善。“隨著協調機制越來越健全,調集全社資源的門檻會越來越低。”羅宇凡説,“當‘中榜率’高得像‘買白菜’,而不像‘買奢侈品’,‘揭榜挂帥’就離常態化不遠了。這正是我們的目標。”(記者王若辰、薛園、莫鑫)

【糾錯】 【責任編輯:焦鵬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306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