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3/ 12 09:04:09
來源:新華網

紅色百寶 奮鬥百年|一張列席證訴説歷史風雲

字體:

  

  新華社天津3月12日電 題:一張列席證訴説歷史風雲

  新華社記者劉元旭、邵香雲、周潤健

  俄文印刷、手寫簽名、一張黑白照片……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陳列保管部副主任李勤戴好白手套,從一個藍色小箱子中輕輕拿出一張紙面泛黃的列席證。

  這是1928年鄧穎超參加共産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的列席證(2020年1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這是一個長方形的紙質證件,俄文印刷的,上面印有‘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共産國際第六次代表大會’,用訂書釘固定了一張鄧穎超同志的黑白照片,加蓋有共産國際執委會的徽章。”李勤介紹説,這是1928年鄧穎超參加共産國際六大的列席證。此行,鄧穎超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陪同周恩來參加黨的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

  1927年國共合作破裂,大革命失敗,共産黨人和革命群眾遭到野蠻屠殺,而黨內對革命形勢任務的認識還存在分歧和爭論,召開新一次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刻不容緩。

  “當時由于國民黨統治下的白色恐怖太嚴重了,而剛剛遭受重大損失的中國共産黨又迫切需要有一段比較充裕的時間和一個安定的環境,來認真總結大革命失敗以來的經驗教訓,研究並部署今後的工作。因此,中共中央報請共産國際同意後,決定中國共産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蘇聯莫斯科召開。為了籌備並出席黨的六大,周恩來、鄧穎超從上海出發,輾轉前往莫斯科。”南開大學教授張健説。

  後來,鄧穎超也回憶道:“我們黨要在蘇聯莫斯科召開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當時,由于中國的環境不可能在國內召開,故決定在莫斯科舉行。”

  這是鄧穎超第一次前往蘇聯,也是她多年後仍記憶猶新的一次冒險。

  1928年5月初,周恩來與鄧穎超喬裝成一對商人夫婦,從上海乘坐日本輪船前往大連,再經東北轉赴莫斯科。當輪船停靠在大連碼頭、他們準備上岸時,遭到當時駐大連日本水上警察廳的人近身盤問。對于一係列盤問,周恩來鎮定沉著地應對。

  鄧穎超回憶:“我住進旅館,等候恩來同志回來。他是兇是吉很難預測。”經過一番鬥智鬥勇,他們最終成功脫身。

  “脫險後,周恩來和鄧穎超輾轉來到哈爾濱,在火車站等到了李立三。隨後,他們乘火車到達滿洲裏。在蘇聯方面的幫助下,周恩來、鄧穎超夫婦和其他參會代表冒著生命危險,衝破重重險阻,成功越過國境,匯聚莫斯科。”李勤激動地講述著這段歷史。

  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陳列保管部副主任李勤從一個藍色小箱子中拿出列席證(2020年12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國共産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在莫斯科近郊五一村召開,出席大會的代表共142人,其中有選舉權的代表84人。

  “這是中國共産黨歷史上唯一一次在境外召開的全國代表大會,大會對中國革命的性質、動力、前途等重大問題做了基本正確的回答,在一係列根本性的問題上澄清了黨內長期存在的錯誤認識,大體統一了全黨的思想,對中國革命的恢復和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張健介紹。

  歷史風雲變幻,革命豐碑永存。穿過歷史的塵埃,從這張小小的列席證,倣佛依稀可見那段風雲激蕩的歷史。

  李勤告訴記者:“這張列席證一直珍藏在鄧穎超臥室中的私人保險櫃裏,她曾説當時列席的人很少,能保存下來不容易。鄧穎超去世後,她的秘書將這張證件捐贈給了籌建中的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

【糾錯】 【責任編輯:王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0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