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1/ 17 07:20:15
來源:經濟日報

歲末年初,多地民間投資持續“升溫”——民間投資由負轉正説明了什麼

字體:

  2020年前11月,我國民間投資已實現由負轉正。歲末年初,多地民間投資持續“升溫”,紛紛向民間資本送出項目和政策“大禮包”。

  民間投資加快復蘇

  2021年1月4日,山東青島推出進一步促進民間投資若幹措施,出臺暢通市場準入、重點支持領域、強化促進保障三大部分17條政策,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2020年12月下旬,北京市95個重點項目向社會公開推介,總投資1060億元,擬引入民間資本422億元,佔總投資的40%,項目涵蓋科技創新、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智能制造、金融業、文化旅遊、商務服務業、基礎設施、健康養老、住房保障等9個重點領域。2018年以來,北京已累計推介5批超370個重點項目,總投資超5000億元。

  2020年12月26日,貴州省233個投資5000萬元以上的産業招商重大項目集中開工,總投資額達1660億元,其中10.8%來自“民企招商”活動。

  從各地情況看,民間投資正在加快復蘇。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20年1月至11月,在發布了民間投資相關數據的23個省份中,有17個省份的民間投資實現了正增長。例如,1月至11月,廣東省民間投資增長1.4%,增速實現年內首次轉正;貴州省民間投資比上年同期增長11.4%,高于全省投資增速8.6個百分點;江西省民間投資增長2.2%,佔全部投資的比重上升至64.5%;浙江省民間投資增速自2020年8月份轉正後逐月穩步提升,前11月累計增長1.8%,佔固定資産投資比重達60.3%。

  天津、內蒙古、安徽、湖北、廣西、青海等省份的民間投資增速雖仍為負值,但降幅呈逐步收窄態勢。例如,2020年1月至11月,湖北省民間投資下降25.2%,比1月至10月收窄4.9個百分點;安徽省民間投資下降0.7%,降幅收窄0.9個百分點。

  作為民間投資的主要領域,各地制造業投資也呈現復蘇態勢,尤其是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大幅增長。例如,2020年1月至11月,山東省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增長36.5%,山西省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增長33.3%,廣東省醫藥制造業投資增長82.7%。

  市場主體信心全面恢復

  從全國層面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前11個月,我國民間投資增長0.2%,增速實現年內首次轉正。

  “民間投資增速在2020年底前終于轉正,原因是多方面的。”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王軍表示,首先是隨著疫情在全國范圍內得到有效控制,經濟持續恢復,帶動整體投資同比增速逐步回歸正常水平。其次,部分領域投資增速快速反彈拉動民間投資。其中,前11個月農林牧漁業、房地産開發和教育民間投資分別增長12.4%、6.8%和8.0%,制造業民間投資降幅也收窄了1.9個百分點;再次,2020年二季度以來,特別是三、四季度上遊生産部門的景氣程度明顯回升,極大提振了民間資本對于未來市場的樂觀預期和投資信心。

  我國高度重視民間投資的健康發展。按照國務院部署,自2018年起,國家發展改革委指導各地依托全國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建立了向民間資本推介項目長效機制,推動地方常態化公開發布對民間資本吸引力強的項目。2020年以來,為應對疫情影響,各部門各地方陸續發布實施了一係列提升民營經濟活力、推動民間投資發展的政策措施。例如,2020年7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2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支持民營企業參與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發展的實施意見》,強調各類投資主體一視同仁,不得以任何形式對民營企業參與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運營設置限制性門檻。

  “民間投資增速轉正,意味著未來經濟復蘇的態勢將更加鞏固,結構將更加均衡,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更加充足。”王軍表示。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認為,民間投資復蘇表明中國經濟復蘇已經到了很高水平,市場主體信心全面恢復,也表明非政策性市場主體的內生動能已經産生。

  進一步破除體制機制障礙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並提出要“激發全社會投資活力”。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國內有效需求仍顯不足,居民消費水平還有很大提升空間,重點領域投資亟待加強。要發揮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的關鍵作用,統籌推進基礎設施建設,拓展投資空間,激發民間投資活力,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支撐。

  “民間投資代表著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代表著市場力量對于中國經濟的信心和預期,其穩定與否對于經濟發展至關重要。”王軍認為,未來需求側管理和資源配置的重點應向民間投資領域大幅傾斜,改變當前經濟復蘇不平衡的問題。

  王軍認為,在政策環境方面,應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進一步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全面激活發展潛能。具體而言,應以混合所有制改革和“競爭中性”原則為核心,消除所有制歧視,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採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促進形成更加便利可靠的營商環境;深化要素市場改革,依法保護各類産權,打破制約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要素自由流動的障礙,提升資源配置效率。

  記者注意到,在各省近期發布的“十四五”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多地都對民間投資明確作出了制度安排,要求破除民間資本進入重點領域的障礙,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例如,河北省提出,“激發民間投資活力,大力發展民營經濟,清理廢除與企業性質挂鉤的不合理規定。推動民間投資與政府投資、信貸資金等協同聯動,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領域”;遼寧省提出,“充分發揮政府資金引導作用,撬動金融資本和民間投資向科技成果轉化集聚,促進新技術産業化規模化應用”;又如,安徽省提出,“進一步放開民間投資領域,在交通、能源等領域推出一批示范項目,建立項目推介長效機制,激發民間投資活力”;山東省提出,“更好發揮政府債券投資作用,大力激發民間投資活力,鼓勵民營資本參與公用事業和重大基礎設施建設”。

  在投資方向上,王軍認為,未來我國民間投資的重點應主要集中于制造業,而非房地産行業。應落實好“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的“保持制造業比重基本穩定”的要求,力爭將制造業投資的比重穩定在35%以上。“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八大前沿領域和“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海洋裝備”等九大戰略新興産業、“兩新一重”領域以及細分行業的産業升級和數字化改造等,均是大有前景的方向。(熊麗)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99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