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31 08:51:19
來源:半月談

借調借調,借而不調!基層隨意性借調常態化值得警惕

字體:

  上級部門因事情多借調基層幹部幹活,基層幹部想要通過借調實現工作調動,使得基層工作普遍存在借調現象。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被借調的工作人員大部分是基層骨幹力量,但常常因為編制問題處于一種“兩頭懸空”的狀態——調入單位如果一時解決不了編制,就留不下,需要長時間等待;調出單位被佔了編制,進不了人,還要給不幹活的人發工資。

  借調現象普遍存在

  “我學習的是廣播電視新聞專業,2006年畢業後進入老家的電視臺工作,當時沒有編制一説,就拿個工資。”北方某省一國企工作人員何暢告訴半月談記者,自己工作幾年後被借調到當地紀委宣教室,當時説法是幫他們的忙。“當時幹了整整一年,沒白天沒黑夜,累得慌,快把我使死了。”因為沒有想著留在那裏,何暢就離開了。

  此後,何暢再次被借調到當地黨委宣傳部,並順利正式調入,解決了事業編制。

  在基層,工作人員或多或少都有像何暢這樣的被借調的經歷。中部某地一宣傳部門幹部陳東介紹,借調現象普遍存在于各級黨委政府,不管是開展日常性工作還是專項性工作,各種工作都需要借調人員,如籌備會議、材料寫作、開展活動等,都會從其他部門借調人員。

  “以我們區為例,每年借調人員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為了做階段性的工作短期借調,比如創建文明城市。”陳東説,“還有一種是為了解決單位因人員工作力量不足進行的借調。一些單位因人員老化、人浮于事等原因,真正能幹事的人力不足,但又沒有足夠的編制招人,所以只能借調人員,往往最終都是借而不調。”

  陳東介紹,此前為了創建文明城市,文明辦借調了幾個人,但是做了3個月就回去了。

  借調現象是多種原因造成的,主要原因還是工作任務安排不當。尤其是一些新增的任務和突發性的任務近幾年越來越多,造成人手一時緊張。據了解,組織、紀檢這些綜合性的核心部門是借調人員最多的部門。一些非核心部門也因人員結構老化,編制又滿了,進不了新人,只好從下面借調年輕人。“基層的科級幹部到了52歲,如果再升不上去,通常會被免去科長職務,但他們還沒到退休時間,又佔了編制,造成編制滿了,進不了新人,人員老化。” 南方地區一名曾擔任過組織部門負責人的幹部林輝説。

  被借調的大部分是基層骨幹力量

  在基層工作人員的認知中,能被借調的,要麼是有本事的,要麼是有背景的。但對于上級部門來講,它們最需要的是能夠幹活的人。

  “我自己經歷過借調,也借調過別人。作為被借調者,一般都是在原單位工作能力較為優秀的人。一般單位不可能借調不能幹活的人,所以這些被借調者很多都是原單位的中堅力量。”陳東説。

  借調人員作為骨幹力量被借調到新單位來,新單位往往會把許多任務壓給他們。比起在原單位,他們往往工作量更大,甚至一些原本不屬于他們崗位范圍內的事也會壓給他們。因為在新單位同事的眼裏,他們借調過來,最大的價值就是幹活的。久而久之,在這個單位裏,最苦、最累的就是借調人員。

  同時,借調人員人事關係和工資福利等仍保留在原單位;等這些借調上級機關在有編制空缺的情況下,表現優秀的借調幹部才有機會“轉正”。

  基層幹部認為,借調越久,前途就越難以保障。對于階段性的工作,他們知道自己兩三個月就會回去;對于那些借調兩三年甚至更長時間的人來説,面臨的形勢更復雜,不確定性因素增加。

  江琴曾是中部某地一鄉鎮幹部,因為工作能力強,被借調到區裏工作,一借就是3年。時間越長,她越發現自己回不去了。她此前的崗位已經被其他人“頂了”,而在區裏,她的編制又無法解決。“我再回去只能從最基層從頭幹起。我之前是因為工作優秀才被借調,沒想到最終卻像是犯了錯誤的一樣,原有的崗位、待遇都沒了。”她説。

  後來,江琴通過參加考試,考到另外一個鄉鎮任職。“借調的履歷對我工作能力的提升有所幫助,但對我參加公選考試沒有任何幫助,招考規定的加分項要求市級、省級以上榮譽。而在評優評先之時,借調單位優先考慮的是推選本單位的人員,我們借調身份的人員幾乎沒有機會評上先進。”

  同時,借調人員的原單位也是“受害者”。南方某縣一名局長告訴半月談記者,借調都是掐尖,把最能幹的調走,整個科室的活撐不起來,一些重要工作甚至因此斷檔,明明上半年在全市排第一,因為人被借走,直接掉到了末尾。最後只能“層層傷害”,局裏從二級單位借一個人過來,二級單位又從鄉鎮借調人。

  警惕借調隨意性大

  當前,黨委政府部門的人員交流方式有調任、轉任和挂職鍛煉三種,並且對各方的權利、義務、程序等有較為具體規定。而受訪者認為,借調是一種比較靈活的用人方式,但現實中的借調存在隨意性較大的特點。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基層借調人員的范圍並不局限于政府機關本身,駐村第一書記、學校老師、國有企業工作人員等都在借調的范圍內。北方某省一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張崇介紹,當地為了籌建“第一書記展覽館”,借調4名工作人員成立材料整理班子,6個月內,共整理照片1萬余張,布展面積6000多平方米。“這4人都是駐村第一書記,被借調來幹這個活,也能理解。我們是組織的一塊兒磚,哪裏需要就往哪裏搬。”張崇説。

  基層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由于是上級借下級,一些時候“只需要領導一句話”。南方某縣一名鄉長告訴半月談記者,上級部門得罪不起,而且能借調的部門,往往是具有考核鄉鎮權力的部門,對方開口要人,哪敢不借,只能配合。

  基層幹部還反映,借調隨意性大,也滋生了一些以權謀私的腐敗現象。

  針對借調存在的問題,一些地方提出了規范辦法,但依然難擋借調改頭換面繼續存在。中部某縣縣委組織部一名幹部説,現在有的部門不走借調程序,上級領導給下屬單位負責人打電話,或口頭説,借人過去幫忙,沒有手續也不存在什麼問題。有的部門則變換方式,圍繞一些工作,成立臨時工作小組、臨時辦公室,再調人進來。由于這些臨時小組、臨時辦公室不佔編制,也不改變原編制,就是個名目而已,所以也好操作,尤其在係統內上級主管部門向下級單位借調時,更是容易。(文中人名均為化名)(記者 賴星 馮大鵬 周楠)

【糾錯】 【責任編輯:王萌萌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93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