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0 12/ 27 07:16:28
來源:人民日報

在故宮博物院深耕的年輕人:上屋頂、下庫房、修文物、辦展覽

字體:

  故宮太和殿。人民視覺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也是故宮博物院成立95周年。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實踐,如今的故宮博物院初步構建起“平安故宮、學術故宮、數字故宮、活力故宮”的事業發展體係,古老的紫禁城煥發著青春的活力。

  在故宮,有這麼一群年輕人:上得了屋頂、下得了庫房,修得了文物、辦得好展覽,做得了研究、跟得上時代。他們與故宮對話,靜護朝夕,陪伴四季。

  新的一天,故宮裏的年輕人在各自崗位忙碌起來:文保科技部的楊玉潔修復瓷器,書畫部的鬱文韜保管文物,考古部的吳偉忙著考古挖掘,資料信息部的康曉璐策劃新媒體作品……每個平凡的日子裏,都有著年輕一代的選擇、堅持和擔當。

  圖①:楊玉潔在修復瓷器。賴奐瑜攝 圖②:鬱文韜在介紹碑文。尚 輝攝 圖③:吳偉參與明中都遺址考古發掘。寧 霄攝 圖④:康曉璐為制作APP查閱資料。朱 楷攝

  楊玉潔在文物醫院修復陶瓷

  “文物修復也是創造性工作”

  從朝陽區的家中出發,穿過高樓林立的國貿,取道車水馬龍的東長安街,楊玉潔來到故宮博物院。從鋼筋水泥的樓房進入紅墻黃瓦的宮殿,她的心也一點點平靜下來。上午8點,楊玉潔準時出現在故宮西河沿的故宮文物醫院陶瓷修復室。

  清洗、配膠、粘接、打磨、補配……楊玉潔熟練地開始修復工作。2015年自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畢業後,楊玉潔進入了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故宮博物院招收的新人,需要到一線崗位培訓學習。兩個月院內輪崗,她做過午門檢票、大殿安保、遊客引導;又經過3個月的部內輪轉,她才回到陶瓷修復崗位上。故宮博物院院藏約186萬件文物,陶瓷器約有36萬件,楊玉潔的工作就是與同事們一起對陶瓷器文物進行日常養護與修復。

  1987年出生的楊玉潔,一雙手柔軟、細長,可仔細觀察卻會發現這雙手也有好幾處傷口、不少地方起了皮。這是修瓷器留下的“痕跡”:因為長期接觸化學品,她得經常洗手;瓷器碎片尖利,她的手難免被工具劃傷。

  做陶瓷修復,看似並非一件創造性的工作,楊玉潔卻説:“修復的步驟並非一成不變,而是需要隨機應變,文物修復也是創造性工作。”根據文物病害現狀、穩定程度、品種造型的不同,她的修復方法也會做出調整,比如在修復一件倣釉瓷器的操作中,她對修復工具進行不同方式的處理,通過不同用筆方式配合,力求實現與原來瓷器一樣的紋路和顏色。

  一部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讓原本清冷的文物修復行當進入了大眾的視野。在楊玉潔看來,“文物修復還是一門新的行當”——所謂“新”,是指以前文物修復較多是知其然,而如今文物修復在多學科交叉研究中開始知其所以然,預見其未然。“文物修復服務于博物館,其理論研究、方式方法,還處在逐步探索和建立規范過程中。”楊玉潔説。

  文物修復是一份相對寂寞、清貧的職業。但在楊玉潔看來,在故宮修文物,她得到了很多看不到的東西。“不是所有修復師都有機會去親手修復那些出現在書本上的珍貴瓷器。我在工作中獲得的見識和驚喜,是金錢買不到的。”楊玉潔堅定地説。

  在楊玉潔修復桌的第二層抽屜裏,有一只待修復的明成化三彩鴨熏。鴨子碎成了70片,每一片楊玉潔都細心清洗、擦拭,然後碼放在棉盒裏。瓷鴨的修復不能著急,需要一步步研究、修復。“我常常會想象鴨子的造型,觀察羽毛的裝飾方法,研究色彩的搭配。每當看著這些瓷片,我的心情都會變得十分愉悅,生活的煩惱也倣佛隨之消失了。”楊玉潔笑著説。

  鬱文韜策劃籌備書畫特展

  “文物保管看似平淡無奇,卻很有意義”

  午後的陽光灑在地上,這是鬱文韜熟悉的故宮。故宮是遊客觀光的景點,也是他的工作地點。2017年從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畢業後,鬱文韜進入故宮博物院工作。利用午休時間,他經常會逛逛故宮庭院。“每次走在這裏,都有一種與歷史對話的感覺。”鬱文韜説。

  文華殿是鬱文韜常去的地方,這裏是紫禁城建成600年展覽之一“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的舉辦地點。從去年5月到今年9月,展覽籌備了一年多。1989年出生的他,作為籌展組組長,從文物選擇、大綱撰寫、布展策展到展覽形式設計、展覽圖錄編寫,都要參與統籌協調。

  “以文物為載體,展現蘇軾的藝術造詣與人格風范,尚屬首次。”鬱文韜説。故宮博物院收藏了蘇軾的書法佳作,還藏有部分重要的蘇軾師友作品,以及大量受蘇軾影響和能夠反映其藝術思想的相關藝術珍品。藏品的時代跨度從北宋至近現代,類別涵蓋書畫、碑帖、器物、古籍善本等,藏品的整體數量、質量和豐富性都有一定優勢。

  如何展現蘇軾、串聯展覽,是鬱文韜和同事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他們將展覽定位為體現蘇軾的影響力,除了選擇蘇軾本人的作品外,還選擇了能反映其影響力的同時代和後代名家之作。“為了體現蘇軾影響的廣泛性和故宮藏品的豐富性,展覽中其他歷代名家作品只選了一件呈現。”鬱文韜説。

  策展過程中,鬱文韜更立體地感知了蘇軾其人其事。鬱文韜尤其喜歡展覽最後陳列的一幅畫,那是明代畫家朱之蕃的《臨李公麟畫蘇軾像軸》,畫的是蘇軾晚年被貶海南時,在訪友途中遇雨,向農人借來鬥笠和木屐穿戴,農人爭相笑看,而蘇軾坦然處之。“這表現了蘇軾身處逆境而安之若素的生活態度。”在鬱文韜心中,蘇軾是多面的,正襟危坐、高冠博帶的是蘇軾,“一蓑煙雨任平生”的也是蘇軾,他希望通過展覽展現蘇軾的立體生動,傳遞蘇軾的處世之道。

  作為故宮書畫部的一員,籌備展覽只是鬱文韜工作的一部分。大部分時間他和同事一起進行法書類文物保管、陳列和研究。他們整理編目、協助書畫數據採集、對文物進行日常維護。“文物保管看似平淡無奇,卻很有意義。文物的展覽陳列和研究,正是在日復一日的文物保管工作的基礎上進行的,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鬱文韜説。

  吳偉由宮殿修繕進入考古

  “在施工過程中盡可能把信息保存下來”

  夕陽照到故宮城門,像是在紅墻黃瓦上灑上一層金黃。吳偉蹬著老式自行車,出神武門一路向西,到西四地鐵口,搭乘地鐵4號線到終點站,這是他每天的下班路線。家住天宮院,到故宮上班不算方便,但他卻自得其樂。

  1988年出生的吳偉,從南京大學歷史學係考古專業畢業進入故宮博物院後,原本想去專業對口的古建部,沒成想被分到了工程管理處。和施工隊打交道後他才發現:“這裏才是離古建築最近的地方!”測繪、拍照、記錄,參與拆卸、整修、復原……天天和磚瓦木畫工混在一起,吳偉深入了解故宮古建築構造和修繕過程,專業能力得到了全面的鍛煉。

  寶蘊樓修繕是吳偉參與的第一個項目。作為故宮內唯一一處民國時期西洋式風格建築,寶蘊樓曾為鹹安宮所在地。“修了一半,挖到了鹹安宮的舊地基,于是我們就停下來對寶蘊樓進行考古發掘,對寶蘊樓的前世今生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吳偉介紹。因為在寶蘊樓項目的出色表現,27歲的吳偉成為大高玄殿修繕保護項目的現場負責人。由于長期被用作辦公用房,大高玄殿年久失修。吳偉帶著設計、施工、監理以及研究團隊數十人的隊伍,開展瓦、木、油作、彩畫等各個工種的實施,全面跟進、負責施工、保護和研究的每一個環節。

  考古專業出身的吳偉,注重對原始信息的記錄和保存。他突發奇想:“如果將大高玄殿作為考古工作對象,將其不同時期的修繕和改動痕跡視為考古中的地層,那麼修繕的過程就類似于考古發掘的過程,需要對上面的信息按照不同時期疊壓、打破的層位關係,進行全面、細致的提取。”

  想法很快付諸實施。吳偉帶領團隊將發現的重要遺物,小到磚瓦銘、大木記號等,按照考古學的方法分類編號、拍照記錄、繪圖與保存。他們不僅對修繕中拆卸下來的大木構件進行詳盡的測繪和信息記錄,而且對常常被人忽視的、易被頻繁修繕的木基層、灰泥等部位也做了細致的歷史信息記錄,以最大限度保存建築歷史信息的“真實性”和“完整性”,探索保護性修繕的新方法。“古建築本身也是文物,我們要在施工過程中盡可能把信息保存下來。這種方式雖然慢,但是非常有必要。”吳偉説。

  如今,吳偉成為了故宮考古部的一員。作為近年來故宮新成立的部門,故宮考古部在紫禁城宮殿建築考古、安徽鳳陽明中都遺址考古以及幾個國外考古項目中均取得了佳績。上到房頂修瓦、下到地下考古,吳偉的工作就好像一個武林高手,在故宮“上天入地”。

  康曉璐創新策劃新媒體産品

  “把故宮有趣、有溫度的一面展示給大家”

  觀眾散場後,康曉璐抓緊時間在展廳進行數據採集,以便完成線上全景展覽制作。天已經黑了,空蕩蕩的展廳,展品在燈光下倣佛在訴説一段段歷史。“咔”“咔”……康曉璐和同事用相機記錄下這一幕。“出于時間、參觀人數等的限制,有些觀眾無法前來,有些觀眾意猶未盡。為了更好地呈現展覽,我們把展廳搬到線上,給觀眾營造獨享展覽的體驗。”康曉璐説。

  2017年自英國利茲大學媒體産業專業研究生畢業後,康曉璐進入故宮博物院資料信息部工作。她承擔了“紫禁城600”APP、“故宮展覽”APP、英文網站編輯等故宮新媒體工作,負責APP的頁面呈現、功能設計、內容編輯等。

  “紫禁城600”是故宮第十款APP,也是首個聚焦故宮古建築文化的APP。“紫禁城600”APP分為晝夜兩個模式,白天介紹宮殿建築,晚上講述宮廷歷史。“文物、建築不僅有表面的美,還有內在的美。”康曉璐希望這款APP能讓觀眾多了解古建知識,領略古建的美。

  在故宮博物院,康曉璐所在的是一個年輕活躍的團隊。數字傳媒組10個人,平均年齡31歲,有很多奇思妙想。秋天故宮的銀杏很美,他們便策劃了故宮銀杏慢直播,為觀眾提供更多視角觀看故宮。故宮的貓很可愛,他們便在微信公眾號“微故宮”上推出“‘貓’在宮中”策劃,成為爆款。

  “微故宮”微信公眾號、故宮APP、“數字故宮”小程序……故宮的新媒體,不斷刷新人們對故宮的印象,讓古老的故宮走近年輕人。“曾經,故宮在一些人的思維定勢中是冷冰冰的;但新媒體工作可以把故宮有趣、有溫度的一面展示給大家,讓文物更生活化,讓大家發現故宮的新。傳統成就了創新,創新保護了傳統。”康曉璐説。

  AR、VR等新技術,也給博物館帶來新的改變。想象中,康曉璐覺得金甌永固杯可能有酒盅那麼大。直到在珍寶館第一次見到實物,她才發現杯子原來比手掌還大。她覺得觀眾可能也會有類似的“誤判”,便想在産品中做一些新的嘗試。康曉璐希望與同事一起,通過探索AR技術,讓看不到實物的觀眾也能感知文物的體量,收獲更豐富真實的體驗。

  1992年出生的康曉璐是個北京姑娘。小時候逛故宮,她看到的是滿眼紅墻,在她的印象中,故宮是紅色的。工作後,她發現故宮有多種顏色,琉璃的黃、琺瑯的藍、臺基的白……故宮是多彩的。“很少有人能親身領略故宮的一年四季、陪伴故宮的日月朝夕,春天看滿樹海棠,夏天聽蟬鳴樹梢,秋天望柿子挂枝,冬天賞雪落雪融。”康曉璐説。(記者 王 玨)

【糾錯】 【責任編輯:邱麗芳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91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