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體育中考攪動一池春水
2020-12-21 08:33:35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當“中考體育佔分逐步走向100分”的趨勢,成為學生、家長、校長、教師的一個共同判斷方向時,學生體育運動開始“動真格”的了。

  “不允許佔用體育課,喊了多少年了?我可以肯定地説,這種現象依然有,但現在以及將來,這種做法將會越來越少。”上海一所知名初中的體育教師王華(化名)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未來要接受考驗的,是學校裏的體育教師,“不是每一個教師都能讓學生上課心率達到120-140的,也不是每一個教師都能適應未來可能的新考核”。

  12月14日,在教育部召開的第五場“教育2020‘收官’係列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峰再次明確了“體育中考”的大趨勢,“目前全國各地都已經普遍推進了體育中考,所有地方的中考都要考體育,分值從30分到100分不等。從2021年起,絕大多數省份體育中考分值都會增加,而且增加的幅度會比較大”。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體育中考如今正朝著帶火“全民體育”的方向發展。

  中考體育培訓項目供不應求 網球場地一票難求

  網球、籃球、遊泳,初二學生家長羅女士每周六都會陪孩子一起泡在上海浦東的三林體育中心。這個在自己上學時認為“體育課就是聊天課”的運動“渣媽”,如今和兒子一起上網球課,“兒子打完網球,去打籃球。他打籃球時,我和愛人一起打網球”。

  羅女士的兒子明年即將初中畢業。根據2019年4月上海市教委制定發布的《上海初中畢業升學體育考試實施方案》,這群2021年參加中考的學生,剛好擠進體育中考“小變革”的試驗田。

  上海的體育中考分值為30分,其中15分為日常考核分值,15分為統一考試成績。而在“統一考試”中,體育運動項目被分成了4個大類。第一類佔6分,可選項目為1000或800米跑、200米遊泳、4分鐘跳繩;第二類佔3分,可選項目為50米跑、立定跳遠、實心球、仰臥起坐、25米遊泳;第三類佔3分,可選乒乓球、羽毛球、網球、武術、體操;第四類佔3分,可選足球、籃球、排球。

  與往年相比,2021年體育的中考分值沒變,但增加了4分鐘跳繩、乒乓球、羽毛球、網球、武術等可選項目。網球、籃球、遊泳,是羅女士為兒子配置的“最佳體育運動組合”——網球鍛煉協調性,可以消弭兒子的弱項;籃球是兒子喜歡的,可以幫助孩子長個子;遊泳練耐力,冬天遊泳還能預防感冒。

  她告訴記者,目前初中生家長最青睞網球和羽毛球課,但能像自己一樣騰出一天時間泡在運動場館的人很少,“我是一個在學生階段特別不喜歡體育、跑個800米都要哭出聲的人。現在快40歲了,每天逼自己跑步、鍛煉,累得不行。我想讓孩子從小就鍛煉起來,正好有體育中考改革,順水推舟”。

  記者注意到,從今年10月教育部發布“體育中考逐步佔分達到100分”這一消息後,上海各大體育場館開始陸續上馬“中考體育”相關的培訓,一些培訓機構打出了“運動興趣+應試提分”的口號。有的機構還推出了“3個月中考體育提分計劃”,為學生配備“中考顧問團隊”和“具有豐富測評經驗的專業教練團隊”,收費不菲。

  網球教練小葉告訴記者,今年10月以來,自己的私教預約量呈幾何級上漲。忙的時候,一天從早上9點陪練到晚上7點,10個小時都顧不上吃飯。有的家長為了讓孩子網球技術快速提高,一小時裏聘請兩名教練陪孩子練球——一人給孩子喂球,一人糾正孩子擊球動作。

  上海的網球場也出現了一票難求的狀況——各大網球場不允許電話預約,要求消費者每周一早7時去現場排隊預約場地並現場支付場地費。“黃牛”則伺機而動。上海黃浦區的一名“黃牛”告訴記者,自己每周一早上4點起床去體育中心排隊,原價150元1小時的周末網球場地,至少到200元才能出手,高的時候可以賣到280元。

  幼兒園和小學家長未雨綢繆 1分或是千軍萬馬

  記者注意到,除了初中生家長,加碼體育運動培訓班更起勁的,當屬小學生、幼兒園學生家長。

  李先生的孩子正在讀小學三年級。最近在孩子已有的校足球隊基礎上,李先生自行給孩子加碼了網球項目——他準備讓孩子在寒假期間“天天打球”。李先生告訴記者,從今年10月開始,因為中考體育可能會有新政出臺,小學生家長群開始“沸騰了”:“2021年中考的孩子,還是30分的分值;等到我們孩子中考,很有可能就是100分的分值了。”

  家長們的一個普遍判斷是——體育30分的分值,對學生的要求可能只是“會打球”“能跑完”;而一旦體育分值達到100分,對學生的要求可能就是“0.1秒的差距等于1分”,為了拉開分值,勢必會在技巧、完成程度、速度、質量等方面加碼。

  這種情況下,學校體育教育能否“跟得上趟”就成為焦點。“一個簡單的立定跳遠,都是有技巧的,多跳個0.5米可能分值就不同了。”一名體育中考培訓機構負責人向記者介紹。

  12月初“雲南中考體育100分”正式方案的出臺在全國范圍都受到了廣泛關注,這是全國第一個確定體育100分考什麼、怎麼考的省份。它的做法,也成為家長、老師一窺未來改革走向的一個風向標。

  雲南省教育廳辦公室主任李光洪稱,雲南方案中的“體育100分”並不是為了考出區分度,“只要認真上課、堅持鍛煉、積極參加競賽活動,每一個學生都可以考出100分”。

  但家長們的想法,似乎與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所願”不盡相同。李先生專門研究了雲南體育100分方案的細則,他注意到,以1分鐘跳繩為例,九年級男生跳110個只能得0.1分,而跳170個就能得2.0分,每0.1分之間的差距是3個,“真到了中考時,1分就是千軍萬馬,家長不可能不爭不搶,不可能不報培訓班”。

  不以分數論英雄 消滅“三無”體育課

  上海市建平西校校長趙之浩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體育中考最關鍵的問題不應拘泥在“佔多少分”上,而是要關注青少年運動習慣的培養以及學校的重視程度上。

  趙之浩從事了20多年初中教學工作,一個重要的感受是——上海越來越重視體育課。“從最早的中考1分體育分都沒有,到後來有4分,現在有30分,又增加了乒、羽、網等可選項目,體育越來越重要”。

  “過去,有的學校校長是非常不重視體育。納入中考後,那些校長要改了。”趙之浩説,“體”是形式,“育”是手段,以體育人的最終目的是讓學生養成良好的運動習慣,成為具有健全人格和強健體魄的“健康人”,“中考是指揮棒,是告訴校長們要加強重視體育。但學生體育好不好,不能以分數論英雄”。

  早在“體育中考100分”這個消息出來之前,趙之浩所在的學校就自行訂購了價值不菲的乒乓球、羽毛球發球器,讓學生在體育課上進行練習。此外,學校兩座籃球館也在今年重新裝修,購置了高級別的籃球運動器材。

  他特別不讚成學生為了體育成績報課外補課班,“只要校內體育課認真上,老師都會教好,把運動質量提高上來。家長要理性選擇,相信學校”。

  華東師范大學體育與健康學院黨委書記汪曉讚長期從事提高學校體育教育質量的研究,她也特別關注孩子們的“運動習慣”,“有人説我們過去的體育課不出汗,體育老師其實也想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正探索如何監控體育課的運動強度和密度。”

  12月12日,首屆全國中小學和高校健康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在華東師范大學成立,教指委成立當天即發布了《中國兒童青少年體育健康促進行動方案(2020-2030)》。方案要求,學生每節體育課的運動密度要達到75%以上,運動強度達到心率140-160次/分鐘,每節課的運動技能練習時間為20分鐘左右,體能練習時間為10分鐘左右,徹底改變“無運動量、無戰術、無比賽”的“三無”體育與健康課。

  汪曉讚介紹,華師大課題組目前已經在上海各區試點運動測評小程序,學生佩戴智能監測設備,不僅能在體育課上進行比賽,還能在家裏進行運動比賽,“所有數據全都在線上,運動夠不夠,一目了然”。

  汪曉讚説,2018年教育部體衛藝司提出了“布置體育家庭作業”的想法,當時體育老師們很願意執行,但卻苦于無法操作,“我們不知道如何監控孩子們在家裏的運動表現”。她向記者展示最新成果,當每一個孩子都係上心率帶或手環等智能設備時,體育老師可以在手機、平板電腦上根據色塊來判斷每個人的運動強度大小,顏色越深,運動強度越大。

  在智能跑道上,體育老師不僅可以測試一名學生跑步的速度,還可以測試步頻、步幅、跑步姿勢等,可以評價一個學生的平衡力、彈跳力、靈敏度等;在足球對練中,專家們在足球中植入一個芯片,就可以在智能終端上觀察球員的運動軌跡以及技戰術水平。

  “我們有一個設想,如果全國的孩子都能在3歲以後擁有一個自己的運動數據庫,可以讓這些數據從幼兒園伴隨他們到大學畢業。那體育中考和體育高考,是不是就可以給出更加科學合理的評價?不是一次考試的評價,而是一個過程評價。”汪曉讚説。記者 王燁捷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龍頭山雪韻
龍頭山雪韻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885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