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丨“探墓短視頻”走紅,文保如何升級
2020-12-21 08:28:17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考古工作者在修復唐李道堅墓壁畫

  一手拿相機,一手舉探照燈,拍攝者獨自向漆黑的古墓深處走去……你以為這是影視作品裏的情節?近年來,驚險刺激的探墓類短視頻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互聯網平臺上。有網民説看這類短視頻“漲知識”,也有人擔心探墓類短視頻倘引發效倣,有損毀文物的風險。更深層的問題則是:文物保護,有無可能在自媒體時代乘勢升級?

  在手機上看“野墓”

  “這裏這麼嚇人啊……大龍也不太敢往裏走,就在這兒給大家講一講……這個墓葬群的三號墓出土了1900件文物。這個漢墓沒有開發,裏面沒有燈光……”在一段收獲了200多萬次觀看的視頻中,拍攝者大龍走進崖墓群中的一個古墓裏,將鏡頭對準了幽深陰暗的墓室。

  經過一番準備,大龍在接下來一個視頻中終于走進古墓深處,舉起探照燈帶一探究竟。除了介紹古墓,他還分享了探墓經歷,表示自己探訪過100多個古墓,“野墓”並沒有什麼可怕,去古墓是要體驗它的歷史和文化。據了解,大龍已上傳與古墓相關的短視頻近700條,粉絲數量超過700萬。

  在網絡短視頻平臺上,有眾多像大龍一樣專注發布探墓類短視頻的當紅博主。抖音上以“古墓”為話題的視頻播放量近4億次,一些短視頻的觀看量高達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此類短視頻內容五花八門,既探訪作為景區開放的帝王陵墓,也不乏人跡罕至“野墓”的探秘之行。

  評論中觀眾用“刺激”“幹貨滿滿”“講解中華文化”表達對視頻的喜愛。但也有網民表達了對探墓視頻走紅的擔心:一方面,視頻有可能吸引更多人加入探墓的行列,有破壞文物的風險;另一方面,博主的講解是否足夠專業、是否有戲説和誤導公眾的情況,也都值得懷疑。

  在文博業內人士看來,古墓題材短視頻受網友關注,從一個側面説明文博主題仍是自媒體時代大眾興趣的焦點:“大家看那幾座國保單位帝陵可能都看煩了,能看到以前聽都沒聽説過的‘野墓’,也是一種好奇心的滿足。”

  當真不影響文物?

  在探墓視頻中出現的不少古墓和遺址幾乎荒廢,拍攝者統稱之為“野墓”。但在不少“野墓”旁,文保單位立下的標識清楚可見。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李明指出,未受過專業訓練的人私自探索古墓,極易造成墓葬本體和墓葬內文物損壞。這種行為不宜提倡。多位專家就此均表示,無論是拍探墓視頻還是民間組織的遺址“遊學”活動,倘無專業人員在旁監督,都可能危害文物安全。

  半月談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以考察古代陵墓為噱頭,實則只求賺錢的民間“遊學”活動不在少數。已被民政部列入第六批涉嫌非法社會組織名單的“帝王陵文化研究會”曾多次組織會員“走陵”,搜尋甚至搬運陵區內石刻殘件,鑽進荒野裏的古墓尋求刺激。

  基層文保如何順勢而為

  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保護手段有限、人才隊伍不整等問題是基層文物保護面臨的“老大難”問題。基層文保工作者反映,目前保護田野文物的手段仍以人力巡防為主,但在陜西等文物大省,基層文保工作者數量與其承擔的文保任務往往很難匹配。

  基層文保工作者認為,在暫時“老大難”不易解決的情況下,應當乘勢升級的首先是技術手段。比如,對低級別或者無級別文物安裝微型監測終端,實現只要有人觸動或者移動文物,就能立刻將定位信息傳輸至監控室,及時處置。

  同時,應出臺規范野外陵墓研學旅行的指導意見,規范民間行為;建立“黑名單”制度,對危害文物安全的個人和組織進行處罰;加強宣傳文物保護知識和法規,讓群眾懂得如何保護好文物並自覺參與其中。

  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化旅遊研究中心主任張燕建議,進一步做細田野文物普查摸底,建立田野文物三維數據庫,在此基礎上將移動互聯網作為重要的文物展示手段,將田野文物搬上“雲端”,並可把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短視頻博主組織起來,引導他們成為弘揚文化自信、普及文物知識的新媒體力量。(記者 蔡馨逸 楊一苗)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龍頭山雪韻
龍頭山雪韻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885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