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小Q”黃酒到“紹芯”
2020-12-20 07:50:1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提起紹興,很多人會想到魯迅筆下“四文銅錢”的一大碗黃酒。

  其實,梳理這座擁有2500多年建城史的古城“産業史”,除了具有深厚人文底蘊的經典産業黃酒、珍珠和被譽“世界紡織看中國,中國紡織在柯橋”的紡織印染外,還有化工、金屬加工等傳統優勢産業,更有面向全球競爭的新興産業,其中覆蓋芯片設計、制造、封裝測試等全産業鏈的“紹芯”無疑是最大亮點。

  數字顯示,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疫情衝擊下,紹興集成電路、高端生物醫藥兩大浙江“萬畝千億”産業逆勢增長,其中數字經濟産值增長27.5%、生物醫藥企業産值增長7.5%。

  紹興市委書記馬衛光説,這些年來,紹興著力打造“3+2+4”的現代産業體係——3是紡織、化工、金屬加工三大重點傳統産業;2是黃酒、珍珠兩大歷史經典産業;4是高端裝備、電子信息、現代醫藥、新材料四大新興産業。“2019年,紹興以全國萬分之八國土面積,創造出全國千分之六的生産總值。”馬衛光説,作為浙江省“騰籠換鳥”工作考核“七連冠”的城市,紹興是全國和浙江推進産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

  “祖宗飯”也要守正創新

  源于中國的黃酒是世界三大古酒之一,最享譽中外的無疑是紹興黃酒。其中最富特色的花雕,又稱“狀元紅”“女兒紅”,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美好寓意。

  黃酒産業,某種意義上算是紹興的“祖宗飯”。然而,黃酒在我國酒類市場份額一度有些尷尬:2016年,有調查顯示,在“過去3個月喝過的酒類”中,紅酒、啤酒分別以60.9%、58.0%佔據第一梯隊,白酒以38%佔據第二梯隊,黃酒則以19.6%排在第三梯隊。

  不能眼睜睜看著美譽千年的産業走向沒落。怎麼辦?紹興人認識到,“祖宗飯”要守正也要創新。

  很快,紹興黃酒集團與高校開展合作,建立“古越龍山創新實驗室”,採樣建立數據庫,運用大數據分析,進行數字化的酒體設計,提升黃酒品質。紹興黃酒集團公司副總經理柏宏介紹,公司推出不同包裝、不同口味的時尚“小Q”黃酒係列産品,黃酒奶茶、黃酒冰棒、黃酒冰淇淋等,“吸引許多年輕人不惜排長隊也要一試微醺詩意。”

  “老瓶裝了新酒”之後,紹興通過創新品牌營銷、拓展酒莊産業、融合文化旅遊,建設黃酒小鎮等,打造出“世界美酒産區、中國黃酒之都”的産業形象。

  除了黃酒,珍珠也是紹興的歷史經典産業。紹興市經信局局長何堅剛説,“不斷提升珠寶設計、營銷、展示等方面的發展能力,由‘珠’向‘寶’,紹興正向國際一流的珠寶加工和貿易中心邁進。”

  一支紗上做出大文章

  “我還是從一支紗講起吧。”在位于紹興國周針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周)一間不大的辦公室裏,副總經理陶華冠手托一顆粉色的紗線團,演示企業是如何從勞動密集型向科技智能型升級的。

  “以前,我們是直接對筒子紗進行染色。為了上色均勻,需要很多程序和人力將紗線打松,再通過一係列工藝上色,流程復雜,人工成本非常高。”陶華冠解釋,後來通過流程再造管理,將紡紗原料先染色,再紡紗,僅這一項工藝改造,“原來10個人的工作量如今只需要兩個人來完成,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産率。”

  成立于1988年的國周,是紹興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的見證者。

  改革開放以來,紹興印染、化工産業不斷發展壯大,也讓生態環境不堪重負。紅利過後,企業效益提升乏力。為保護環境,提升印染、化工産業效益,紹興通過“整合集聚一批、退出淘汰一批、兼並重組一批”,陸續完成了不同區域的集聚提升。

  “2019年12月28日,紹興市區印染産業跨區域集聚提升,國周印染組團項目在柯橋區藍印時尚小鎮開工建設,是紹興念好‘兩業經’、構建現代産業體係的創新實踐,也是縱深推進傳統産業改造提升省級試點的重要載體。”何堅剛告訴記者,此前,越城區已有34家印染企業組成5個印染組團,全部簽約落戶柯橋,其余13家涉改企業通過兼並重組、徵收退出、轉型發展等方式,有序實現改造提升。

  集聚的效應顯而易見。2019年,紹興印染、化工産業工業增加值增速分別達到13.7%、17.2%,遠高于紹興工業平均水平。何堅剛説,“今年1月至6月,即使在疫情影響下,印染、化工産業工業增加值仍保持正增長。”

  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政府積極引導、推進,同時注重激發企業自身的創新活力。

  近年來,國周在工藝技改、廢氣廢水收集處理等方面每年投入超千萬元,通過不斷的技術升級改造,僅原料染色工藝流程就“減少了50%的人力和70%的工業用水。”2017年,國周被紹興市列入第一批印染行業綠色標桿示范企業。

  如今的柯橋,是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産品最齊全的紡織品集散中心的中國輕紡城,每年有全球近1/4的紡織産品在此交易,銷售網絡遍布世界192個國家和地區。“搬遷是傷筋動骨,亦是脫胎換骨。”陶華冠説,“一張白紙”重新創作,國周已是集印染技術、新材料研發等于一體的綜合性現代化企業集團。

  “我們的紗線染色已不是普通的一支紗線染色了,通過把高科技原料加進這支紗,成為具有多種功能的新型面料的原材料。比如透氣性的保暖內衣面料,比如具有輕薄排汗抗紫外線功能的運動服裝面料等,我們已是優衣庫、ZARA、H&M等一些國際知名品牌的面料供貨商。”手裏托著那顆紗線團,陶華冠眼裏有光。

  “紹芯”異軍突起

  “這麼講吧,我們做的其實就是自主研發的‘中國芯’。”

  在紹興越城區的“集成電路産業園”裏,入住不久的“紹興韋豪”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是“豪威集團”上海韋爾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在簡潔、“符合科技氣質的”辦公室裏,研發總監李宏亮説話也很簡潔。

  “這裏符合我們的氣質,上下遊産業鏈非常齊全集中,辦事效率高,服務到位,園區的産業文化氛圍非常好,尤其適合我們初創公司的孵化發展。”李宏亮這樣解釋“豪威集團”為何落戶紹興。

  李宏亮説的是上下遊産業鏈。無疑都是國內芯片領域的“大咖”公司。如今,“紹興集成電路産業園”除先後引進的集成電路設計頭部企業豪威科技、國內晶圓代工頭部企業中芯國際、封測頭部企業長電科技等項目,還帶動形成了全産業鏈項目集群落戶,目前招引集成電路相關項目70余個、協議總投資超過2000億元,儲備項目30余個、意向總投資1500億元以上。

  上世紀80年代,原地處甘肅的871廠(後更名為華越微電子有限公司)落戶紹興,使紹興與集成電路産業結下不解之緣。何堅剛介紹,871廠原為國家集成電路重點發展的五大支柱企業。“871廠的到來為紹興營造了良好的産業氛圍。隨後,浙江華越芯裝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紹興光大芯業微電子有限公司、紹興芯谷科技有限公司等一批集成電路産業企業先後成立。”特別是2018年3月,中芯國際落戶越城,紹興發展集成電路産業如虎添翼。

  2019年5月,打造紹興國家級集成電路産業創新中心被寫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同一時期,紹興集成電路産業平臺入選浙江省首批“萬畝千億”新産業平臺。

  不僅如此,通過引進張江生物等一批龍頭企業,建設歌禮藥業、德琪醫藥等一批創新藥企,還有細胞及糖工程生物醫藥項目群等一批高端項目,紹興濱海新區高端生物醫藥平臺入選浙江省第二批“萬畝千億”新産業平臺。(記者 強曉玲)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882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