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通“堵點” 暢通循環——專訪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
2020-12-14 21:14:4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北京12月14日電 題:打通“堵點” 暢通循環——專訪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

  新華社記者劉開雄

  在日前舉行的第五次“1+6”圓桌對話會上,與會國際組織負責人認為,中國經濟增長將為全球經濟復蘇提供支持。2020年,哪些因素“撐”起了中國經濟的表現?2021年,中國經濟又將面臨哪些挑戰?新華社記者專訪了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

  “我們敏銳地抓住了主要矛盾”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全球經濟都陷入困境。既要抗擊疫情,又要恢復社會經濟,世界各國“同題競答”,卻交出了不一樣的答卷。

  “我們在紛繁復雜的多重矛盾之中,敏銳地抓住了主要矛盾。”在李揚看來,中國一開始就明確將疫情防控放在了第一位。“事實證明,面對如此復雜的問題,我們的處理辦法和優先順序是對的。這是實踐經驗的凝練,是符合科學規律的冷靜安排。”

  李揚認為,我們在抗擊疫情過程中符合科學規律的應對之策,很好地解決了疫情防控與恢復經濟兩者之間的矛盾,不僅有效控制住了疫情,而且使得經濟恢復有條不紊。

  對中國經濟今年的表現,李揚認為,我國出口的表現之好確屬意料之外。今年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後,我國出口卻增長明顯,這説明價值鏈産業鏈供應鏈不會出現斷崖式下跌。

  李揚説,事實證明,疫情初期人們對産業鏈斷裂的估計過于悲觀,“畢竟,各國都要過好日子,都要發展經濟,更重要的是,這個世界的本質是互相依賴,供應與需求相互依存。”

  李揚認為,在疫情衝擊的背景下,中國的超大型經濟體優勢凸顯,這更增強了我們戰勝當前困難的信心。

  “外部市場對我們的影響會增大”

  全球經濟在惶恐中即將度過2020年。那麼在後疫情時代,中國經濟又將面臨哪些挑戰?

  李揚覺得,國際金融市場對我國經濟的影響將不斷增大。“明年甚至是明後兩年的國際金融市場都是不安定的,不確定性比較大。”

  一方面是國際市場長期的超低利率乃至負利率;另一方面是在疫情衝擊下,主要國際儲備貨幣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持續泛濫。李揚説,今年因為疫情的影響,流動性泛濫的惡果尚未充分展現,但在後疫情時代,當最危急的生存問題解決之後,流動性泛濫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副作用將顯現,而中國作為唯一保持正常貨幣環境的國家,其壓力可想而知。

  同時,李揚比較關注明年國內的企業經營和就業問題。他認為,現行的支持政策對就業保障的支持力度很大,但若支持政策逐漸退出,企業經營可能將受到影響,就業壓力恐將加大。

  “我們還在抗疫過程中。”李揚説,明年我們要保持經濟穩定,離不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支持。我們要深化改革,還須解決很多長期的痼疾,再加上國際社會的政治周期,“這些因素攪在一起,將帶給我們一個更加不確定的發展環境。”

  李揚指出,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逆周期發揮作用的。從當前經濟狀況看,對明年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我個人傾向于認為不會有太大變化。”

  “雙循環理論要點是‘循環’”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我國經濟又將有何亮點呢?

  “亮點一定是圍繞著新發展格局展開的。”李揚強調,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要點是“循環”,“明年我們將看到各種衝破‘堵點’的改革措施漸次推出,國內經濟的循環會更為順暢。在此基礎上,經濟的效率也會提高。”

  “為什麼這幾年要持續推進‘放管服’改革?那就是要讓國內市場環境更好一點,就是要衝破體制障礙,降低制度成本,使我們的內循環順暢起來。”李揚表示,我國經濟長期以來存在區域分割、地方保護主義等問題,“只要這些問題得以解決,中國經濟的潛力將更大程度地發揮出來。”

  近年來,我國持續推進區域經濟發展,例如長三角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一體化、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等等。李揚覺得,推動區域經濟發展,為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布下了“先手棋”。

  在李揚看來,我國經濟發展過程中,客觀上存在著區域化的情況,在一個經濟區域內部,各省市之間的企業、市場的關係,較之與區域外更為密切一些。“區域經濟發展戰略的要義,就是以這些區域內的循環為基礎,進一步完善區域間的循環,進一步優化全國的大循環,如此一來,全國經濟就暢通了。”

【糾錯】 責任編輯: 梁海燕
加載更多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安徽黃山:雪潤宏村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6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