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惠農政策那麼多,為何于我沒感覺?解開惠農政策無感之困
2020-12-10 13:35:29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只知道國家有許多好政策,可是不知道我們能不能享受……”半月談記者在農村採訪,不時聽到這樣的説法。仔細了解發現,農村群眾一般對全民性的惠農政策知道較多,但對一些有門檻標準或針對特定群體的惠農政策,如産業發展補貼、危房改造補貼、美麗鄉村建設獎勵等,則常常不熟悉、不清楚,這讓部分惠農政策在落地時差了“最後一公裏”,效果打了折扣。

村民在田間勞作 黃孝邦 攝

  一些惠農政策農戶“無感”

  西部某平原縣土地肥沃,是該區域糧倉地帶。走進一名種糧大戶的家,門頭正中間挂著“科技示范戶”的牌子。“因為當年買的農機設備多,縣裏來人給我挂的牌子。”該種糧大戶告訴半月談記者,自己流轉了100畝耕地種糧,但除了一塊沒用的牌子,什麼政策都沒享受到。

  該種糧大戶表示,自己經常去農業部門詢問有沒有針對大戶的惠農政策,答復都是沒有,但從鄰縣種糧大戶了解到,他們得到了政府發放的種子、化肥等農資。今年,農業部門發了種子和兩茬農藥,但只有村幹部有。于是他再次詢問相關部門,得到的答復是:那是幾年前申報的。

  他對自己的遭遇感到困惑:國家那麼多惠農政策,也不知道有什麼標準,自己到底能不能享受?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類似的情況並不少見,許多群眾對惠農政策不熟悉:要麼不知道有相關政策,要麼不清楚具體的申請標準。這就使得惠農政策與村民的距離還差“最後一公裏”,覆蓋面不能實現最大化。

  例如,為促進生豬生産,國家和地方都出臺了扶持政策,但有群眾反映“到基層基本沒落實到養殖戶”。一名養殖戶説:“扶持政策不透明,村裏也不宣講,好像是怕我們知道,然後找政府要政策、要項目、要資金,增加工作麻煩。”

  “最後一公裏”堵在哪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許多惠農政策雖然可以在網上查詢,但這對農村群眾來説有難度,他們還是習慣于、依賴于從鄉村幹部那裏獲知政策信息。而且一些惠農政策,各省市甚至各縣,都會有所不同,必須要本鄉本土的幹部才能講清楚。

  其中,村幹部尤其重要。南方地區一名鄉鎮幹部説,鄉鎮一級負責政策的上傳下達,許多工作主要跟村支部、村幹部説清楚,沒有具體跟農戶對接。

  有的村幹部隨手把政策通知轉發到村民微信群裏,沒結合本村實際做解釋説明。“群裏人多,有時候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通知很快就石沉大海了。”一名村民告訴半月談記者,消息沒看等于根本不知道,而村幹部默認你收到了。

  還有一些村幹部掌握了政策,但秘而不宣,而是把信息優勢作為施恩樹威的手段,誰跟他關係近就告訴誰,或者誰主動問起來才告知。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一些惠農政策在執行的過程中,被安排給了特定的對象。北方某鎮幹部説,“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脫貧攻堅、安全生産、産業發展、環境衛生等各項事務匯集到基層,讓基層幹部分身乏術,為了保險和省事,個別項目和政策會慣性地給予“老典型”。

  此外,一些有名額限制的惠農政策,部分鄉鎮也會優先考慮村幹部。有鄉鎮幹部坦言,個別惠農政策讓村組幹部享受,是出于對他們收入低、工作忙、壓力大的補償,“村組幹部拿著微薄的收入,卻做很多事、操很多心,不如外出打工光景好”。

  提高政策知曉度、執行度

  “改變部分惠農政策‘雷聲大、雨點小’現象,需要採取過硬措施。”湖南師范大學教授吳易雄説,各項扶持政策應納入各部門組織開展培訓的“第一課”,聘請三農專家面向相關對象開展政策宣講,提高政策的知曉度和執行度,使各項政策在陽光下操作。

  同時,嚴格監督也很必要。專家建議,政府部門要強化督查主體責任,在政策實施一定期限後進行“回頭看”,採取突擊式、暗訪式、隨機式督查方式,直接深入政策服務對象了解情況,真實掌握政策實施效果。對政策理解不透徹、政策執行不及時、不到位、不落實的地方和幹部嚴肅追究責任。

  農村群眾期待,惠農政策完全打通“最後一公裏”,無障礙到達群眾身邊,讓大家知道、熟悉,根據需要自主申請選用。(記者 李浩 柳王敏 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22期)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4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