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焦點訪談丨斥巨資治理污水卻越治越污!哪裏出了問題?
2020-12-09 07:54:09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安肇新河流經黑龍江的西南部,周圍有大量耕地,主要種植水稻。其中有幾萬畝稻田依靠安肇新河流出的河水來灌溉。由于這條河的水質一直不好,流域各地採取了嚴格的排污措施,並投入巨資進行污水處理,希望改善水質。但奇怪的是,這幾年安肇新河水質改善並不明顯,幾萬畝稻田還是只能使用污水灌溉。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農民反映,上遊仍然有一些地方將各種污水未經處理,直接偷排進了安肇新河。

  八家河位于大慶市肇源縣,全長62公裏,河面寬廣,是一條具有濕地特徵的淺水河流。不僅河面上有2萬多畝的淡水養殖,而且八家河河水還灌溉了5萬多畝水稻,但是八家河的河水長年被污染讓農民們深受其害。記者來到了一個農業提灌站,這裏還有一些積存的河水,河水已經成黑色的了,八家河兩岸5萬多畝稻田,多年來必須用這河裏的水澆灌,導致稻田和稻子也和以前不一樣了。

  農民説:“澆完了以後稻子不長,薅出來稻根是黑的,聞著都臭,這個水對水稻污染太嚴重了。”

  2017年,當地村民將八家河稻田裏的土壤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稻田土壤中重金屬鎘和汞超標。同時,八家河裏2萬多畝的漁場也經常有死魚的現象。

  農民説:“今年死了兩茬,這幾年,年年死,現在養不出多少了,頭些年一年能打四五萬斤魚,現在一年一萬斤都打不到。”

  除了經常死魚、魚的産量下降之外,存活的魚品質也變差了。

  農民説:“魚吃起來像硫粉味,就跟蒿子的味兒,説不出魚味,反正人是吃不了,像草味、六六粉、農藥味。”

  漁民們請第三方檢測機構對河水進行檢測,結果顯示河水中BOD、氟化物、重金屬鎘等指標超標。這八家河的河水為什麼污染得這麼嚴重呢?

  農民説:“大慶庫裏泡的水來了直接抽到這裏來,庫裏泡的水正好是直溝,泄洪閘下來,這塊就抽過來了,直接就進河了。”

  八家河唯一的水源來自八家河抽水站,抽水站的水源又來自松花江的一個小支流。從抽水站溯江而上不到兩三公裏,就有一條安肇新河匯入,村民們所説的庫裏泡就屬于安肇新河。記者了解到,每年開春、河水解凍時,安肇新河開閘放水,成為下遊八家河抽水站的主要水源。村民們反映,八家河被污染是因為安肇新河的水質太差導致的,那麼,是不是這樣呢,安肇新河的水質到底怎麼樣呢?

  大慶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成員梁健説:“整個安肇新河流域都是劣V類,我們排的水,我們承認,國家也知道,每年都報數據,這是劣V類,達不到國家的要求,這是肯定的。”

  安肇新河是大慶地區20世紀80年代開挖的一條人工河,全長108公裏,當時主要是為了排泄大慶和周邊部分市縣大部分地區的城市污水、工業廢水和雨洪水。隨著我國對水污染治理的要求不斷提高,城市污水、工業廢水需要經過污水處理廠處理,達標後才能排入這條河流,最終在八家河抽水站上遊兩三公裏處匯入松花江支流。為什麼到現在安肇新河全流域水質還是劣V類,還是達不到國家標準呢?

  大慶市生態環境局水生態環境科科長劉實説:“安肇新河存在的主要問題很復雜,首先它是人工修建的排污防洪幹渠,整體上沒有天然河流的特性,沒有天然河流的污凈比,加之大慶地區是缺水地區,所以整個流域也沒有生態用水的補給。同時,大慶在早期的時候石油化工企業排放,控制標準相對較低的時候,安肇新河承擔了大慶市早期的石油化工企業一些排污,在這種情況下可能對沿途一些大的滯洪區水泡底泥形成了一定的內源污染,這些綜合因素導致安肇新河目前水質不盡如人意。”

  大慶環保部門説,安肇新河全流域不達標有特殊的歷史和客觀原因。據介紹,近幾年大慶市政府投入了近20億元,對安肇新河進行治理,檢測數據顯示,雖然仍然是劣V類水,但主要污染物濃度已有所下降。而要根本解決安肇新河的污染問題,還需要投入巨資進行綜合治理。

  記者發現,安肇新河的污染問題確實有其特殊性,但是它長年不達標僅僅是因為投入不夠嗎?

  一些居民向記者反映,在河兩岸,經常有污水直接被排入安肇新河。而監察支隊副支隊長孫陽卻説近幾年沒有發現大慶存在偷排的現象。

  真的是這樣嗎?大慶石化物業公司第四雨水站的雨水排放口,車間運行記錄上顯示,最近一個月,他們都沒有進行過雨水排放。然而到了晚上,記者在排放口發現了令人吃驚的一幕:晚上6點的時候,污水從排放口流出來,取樣水有一股刺鼻的氣味,排放的水最終流入東幹渠,東幹渠屬于安肇新河的一部分。第二天,這個雨水站的運行記錄顯示,前一天還是沒有任何排放的記錄,那麼雨水排放口怎麼會排出污水呢?

  大慶石化物業管理中心副調度長于洪波説:“污水泵站和雨水泵站中間沒有連接,它們是兩個係統,包括跟外面的管網都是兩回事。雨水泵站是沿著馬路的雨水口往那兒排,匯到泵站,污水是從污水管網由管直接排到污水處理廠,是兩個係統,管線也不一樣。”

  雨水站左邊是污水管網,右邊是雨水管網,每年通過污水管網要處理100萬噸左右的污水,大約需要100萬元的處理費。污水管網、雨水管網本來是兩個係統,但在它們中間記者發現一條可疑的管道。

  大慶石化物業管理中心副調度長于洪波説:“這個管道是進雨水的廢線,沒有用的線,是報廢的。”

  然而管道閥門一打開,一股刺鼻的污水流了出來,流進了雨水池,和雨水管網聯通起來。

  我國《城鎮污水排入排水官網許可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在雨水、污水分流排放的地區,不得將污水排入雨水管網,相關的主管部門知道這條管道的存在嗎?

  大慶市城市發展中心排水科副科長李志啟説:“我們不清楚這條管道,企業沒有報備過。”

  大慶市龍鳳區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劉濤説:“我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

  記者在採訪期間,還發現了一些企業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直接向安肇新河排放污水。這些污水直接流入了黑龍江省級自然保護區大慶龍鳳濕地自然保護區。濕地內有大量的候鳥,污水流入濕地後與清水有明顯的分界線,這些污水是從哪裏來的呢?

  大慶市龍鳳區生態環境局副局長劉濤説:“這是臥裏屯地區一部分的生活污水,通過雨排過來的,不是正規的生活污水的排放口,流量一天15噸左右,污水沒有經過處理直接排放,這幾年一直在排。”

  龍鳳濕地的水流入了安肇新河,離龍鳳濕地不遠是大慶市興化園區,這裏有一條排水溝。然而今年4月份,相關部門在這個排水幹渠現場取樣進行檢測,檢測結果顯示:該水體主要污染物指標都嚴重超標。這些污水最終都流入了安肇新河,每年四五月份開春的時候,又流入了八家河上遊的松花江支流。

  大慶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成員梁健説:“污水得排,為了雨季來的時候倒出庫容。”

  而這時也正是水稻灌溉需求的高峰期,同時也是松花江支流的枯水期。就這樣,污水被抽入了八家河,長期污染著這裏的2萬畝漁場和5萬多畝稻田。

  而農民稱,幾萬畝的稻田不得不用上面放下來的水。安肇新河的污水進入八家河流域造成污染的問題已經存在很多年了,但直到現在,八家河流域被污染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安肇新河流域水質問題由來已久,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近年來大慶市投入了二十多億元資金對污水進行專項治理。決心很大,投入也不少,但在一些地方,還是出現了邊治污邊偷排的現象,發人深省。治理水污染是一個係統工程,治污的基礎設施建設只是一方面,有了硬件不一定就有成效,還需要排污企業要依規排放,不動歪念;監管部門則要執法嚴格,監管到位。同時,河流污染往往還涉及地方利益,當污染源和受損方分屬不同地方管理時,往往會出現誰是受損方誰去管的現象。如何樹立起全局意識,上下遊齊抓共管,一起治理,這也是對有關部門管理能力的考驗。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37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