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智守“咽喉線”——記抗美援朝老戰士解永江
2020-12-08 18:58: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西安12月8日電 題:智守“咽喉線”——記抗美援朝老戰士解永江

  新華社記者孫魯明

  從陜西省西安市市區向東北方向驅車大約60公裏,閻良火車站附近有一個外墻為赭紅色的住宅小區,抗美援朝老戰士解永江就住在這裏。

  96歲的解永江銀發蒼蒼,聲音洪亮。他行動不便,多年前就用上了拐杖。閒暇時他會看看新聞聯播、聽聽評劇。

  1951年2月19日夜,解永江隨部隊由安東(今遼寧省丹東市)過江入朝,搶修被敵破壞的鐵路橋梁,保障運輸線暢通。

  “才到朝鮮定州,我們就遭遇了敵機。他們先是投擲炸彈,後來又用機槍掃射。我們的車廂被打出兩個大窟窿。”解永江説,寒風呼嘯中,隊伍抵達了目的地孟中裏車站。

  “剛下車,敵機又來了。隔著山就聽到爆炸聲,後來聽説,敵人把清川江大橋炸了。”老人回憶。

  清川江大橋北扼京義、平北兩線,南連平壤直通作戰前線,是抗美援朝的咽喉要道。江上的鋼梁正橋,在敵軍每日十幾架次飛機、數十枚炸彈的頻繁轟炸中,早已破敗不堪。便橋的下部結構也已坍塌偏沉,難以通車。“咽喉線”被掐斷,幾十列物資列車只能停靠在江邊車站,隨時可能被敵發現。

  工程隊一刻也不耽誤,迅即投入搶修工作。他們3班倒,卸木材、運沙石、打基樁、架排架、壘枕木、扣鋼軌……僅用了2天多的時間,就完成了第1便橋的修復加固任務,恢復了通車。

  但敵軍侵擾轟炸過于頻繁。“有時候一天來好幾趟,炸彈一扔下來,鋼軌就被炸飛了。橋一斷,火車就過不去了。”解永江回憶説,為了提高通車效率,工程隊開始修建第2便橋。

  南北兩岸同時開工,淺水區搭建枕木垛,深水區打木樁。“打樁的時候我們就泡在冰水裏,一出水,棉褲管裏全是冰碴子。”解永江説,他的小腿被凍得發黑,從此落下病根。

  經過工程隊近10天的搶建,便橋兩端已經接合在望。這天,隊員們正在江中深水區打樁、穩樁,敵機又飛來了。

  “敵人越來搞破壞,我們越要幹成!你炸壞這座橋,我就修通那座橋。你白天炸,我就晚上修。”解永江説。

  解永江説這話是有底氣的。

  當時,清川江正橋的幾個橋墩都是臨時修建的,便橋也在不停地“修修補補”,它們的承重能力有限,通車效率不佳。解永江提出“頂牛過江”的通車辦法,即在緊急搶修後不堪重壓的橋梁地段,通車時一端用火車頭頂著車廂過橋,另一端用火車頭拉車廂。

  “火車頭不過橋,速度一下子就上來了。橋不斷,物資就源源不斷。”解永江説,用這種辦法,僅清川江大橋通車一夜即搶過340節車皮的物資。

  解永江也因修清川江大橋提合理化建議榮立一等功。

  回國後,解永江收起立功的“小紅本”,投身鐵路建設,參與修建了寶成線、寶天線等鐵路要道,一生勤儉克己,從未向組織提出什麼要求。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837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