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江蘇試點“綠島”,走出“治污要賠、不治要停”困境
2020-12-07 10:47:3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疫情暴發以來,不少中小企業生存艱難,面臨“治污要賠、不治要停”的兩難,甚至陷入“反復治,治反復”的怪圈,成為污染防治突出短板。

  如何助力企業低成本實現達標排放、綠色轉型?如何挖掘環保産業潛力對衝經濟下行壓力,助力高質量發展?如何在後疫情時代統籌“六穩”“六保”和生態環保?

  今年2月起,江蘇用“集約建設、共享治污”的思路,啟動“綠島”建設試點,農業、工業及服務業各自瞄準污染頑疾,以專業化治污促企業達標排放,降低治污成本,著力破解中小企業治污與發展難題。

鎮江華科生態電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廢水處理係統。受訪者供圖

  瞄準痼疾集約建設,降低成本共享治污

  按照“集約建設、共享治污”理念,江蘇投入約82.87億元,建設106個“綠島”項目,實現污染物統一收集、集中治理、穩定達標排放,惠及三萬多家中小企業。

  泰州市春光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工廠內,數十個狀如“蒙古包”的污泥堆在生物分子膜的覆蓋下靜靜發酵。“別看‘土堆’不起眼,它們可都是‘金山銀山’。”公司董事長李春光介紹,這些由秸稈、畜禽糞便等構成的“蒙古包”發酵成熟後,可加工成生物有機肥和土壤改良劑。

  “公司服務方圓50公裏內的7家企業,包括7000頭豬、6000頭牛和20萬只雞。”李春光説,臭氣熏天的養殖廢棄物蘊藏著巨大商機。

  在李春光等不少養殖戶看來,傳統畜禽廢棄物處理模式只強調末端治理,易造成二次污染。農業“綠島”則針對廣大分散經營的種植或者養殖戶,建立起“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廢棄物污染物收集體係。江蘇省目前有14個農業“綠島”項目,主要涉及水産養殖尾水凈化、畜禽養殖廢棄物綜合利用等。

  電鍍工藝具有提高耐磨性、導電性、抗腐蝕性及增進美觀等作用,在工業領域應用廣泛,但極易産生酸、鹼、重金屬離子,甚至氰化鈉等劇毒品,其危廢處置問題一直是短板。

  不過,在鎮江華科電鍍園區,林蔭小道縱橫交錯,花園式工廠讓人忘了這裏聚集著43家電鍍企業。

  “公司對危廢品中重金屬的回收利用率達90%,固廢處理成本降低過半。”鎮江華科生態電鍍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道路説。

  道路介紹,有的地方雖然建立了電鍍園區,但大多停留在物理集聚層面,園區污染物處置缺乏“一盤棋”思維,而工業“綠島”可實現危廢品集中收置、統一治理,讓散亂污現象得以根治。

  據介紹,江蘇目前有80個工業“綠島”項目,主要涉及園區污水集中處理、危廢品集中收集貯存等。

  “上宅下店”的布局是南京市老城區不少居民樓的現狀,但由于油煙擾民,餐飲行業屢遭投訴,“求生存”的店鋪和“求生活”的住戶長期處于對立狀態。

  秦淮區生態環境局執法大隊副隊長榮照輝介紹,以前,位于該區的瑞陽街道一到飯點便油煙四起,氣味嗆人,一年投訴量曾達400多起。不過,近一年來,瑞陽街道實現了環保零投訴。

  改變源自服務業“綠島”建設。“我們動員餐飲店安裝油煙凈化係統,並在街道統一安裝高空排放管道和在線監測係統。”榮照輝説,“綠島”項目正助力餐飲油煙監管智慧化。在他的手機App“指尖上的環保”裏,清晰記錄著每家餐飲店的油煙實時監測數據。

  據悉,江蘇目前有12個服務業綠島項目,主要涉及餐飲油煙集中處理和船舶水上綠色服務區等。

  市場化治污助力精準監管,專業化治理催生潛在市場

  根據污染源普查相關統計數據,中小企業是江蘇污染物主要排放主體。以污染物排放佔比為例,其化學需氧量、氨氮、總氮、總磷、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顆粒物,分別佔總污染量的88%、83%、85%、91%、72%、58%及67%。

  江蘇多位環保幹部稱,解決中小企業污染問題,也就解決了污染防治的主要矛盾。當前,“綠島”項目對症施藥,正助力江蘇環境治理實現多重轉變。

  自主治污轉向市場化治污。“我們的豬糞‘香’著呢!”江蘇睢寧縣官山鎮畜禽廢棄物處理中心項目負責人岳喜雲説,利用“綠島”平臺,他們一年可處理30萬噸畜禽動物糞便和菌渣,可産出高品質有機肥10萬噸,每年糞污裏可“掘金”2000多萬元。

  “中小企業很多分散在鎮村及城鄉接合部,污染物種類和排放量變動較大,監管也困難,引進社會資本參與污染治理,可以加快形成公開透明、規范有序、良性競爭的生態環境治理市場。”江蘇省生態環境廳環評處處長戴明忠説,樹立“誰治理、誰受益”的市場政策導向,能充分調動排污企業積極性。

  業余治污轉向專業治污。靖江市江華照明電器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斌説:“環保設施投入兩三百萬元,每年運作還需60萬元。享受‘綠島’政策後,企業每年只需繳納一定的排污費,成本下降一半。”當前,江蘇在制定《“綠島”項目管理暫行辦法》《“綠島”項目入庫篩選原則》的同時,還組織編制了危險廢物收集貯存等技術指南。

靖江華晟重金屬防控公司的廢氣搜集處理管道。受訪者供圖

  “‘綠島’項目堅持‘集約’‘共享’理念,讓中小企業獲得專業化環保治理服務,騰出更多精力聚焦主業謀求創新,增強核心競爭力。”江蘇省生態環境廳主要負責人説,“同時,我們也要建立健全相關政策、標準,完善監督考核執法措施,保障項目高標準、高質量建設運行。”

  分散治污轉向集約化治污。在江蘇睢寧,投資1000萬元的睢寧旭春集中噴涂中心,擁有年噴涂1000萬件家具的能力。“以前沒有噴涂資質,且投資環保設備成本高,現在有了集中噴涂中心,一年節省費用10多萬元。”睢寧易生活家具有限公司負責人王萬軍説。

  睢寧多位中小企業主稱,“綠島”可對同類型污染物進行集中統一處理,産生規模化效益。通過集約治污,還可以實現污染源個體“門診”轉向集中“會診”、“點”上問題轉向“面”上治理的效果。

  被動監管轉向精準化監管。“綠島”建設能調動排污企業積極性,讓“排污者”變為“監督者”,與生態環境部門形成監管合力。

  走出“治污要賠、不治要停”困境,跳出“反復治,治反復”怪圈

  據統計,江蘇首批106個“綠島”項目,在幫助市場主體減少污染治理設施投資約132億元的同時,還將提高中小企業危廢收集能力約2000噸/年,減排化學需氧量約13000噸/年、顆粒物約3400噸/年、揮發性有機物約2500噸/年。

  “綠島”項目注重市場化治污,強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但在實際落地過程中,市場化作用被削弱。此外,部門間標準不一、政策打架等問題導致部分“綠島”項目管理存在失序風險,有待進一步破題。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不少嗅到“綠島”政策紅利的建設主體,過度寄希望于資金補貼。道路等專業人士表示,環保産業屬于“大産業、小行業”,建議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在“綠島”建設中的決定性作用,提高“綠島”項目市場性及靈活性。

  部分“綠島”項目管理標準亟待統一。以危廢品收集儲存處置為例,有企業負責人反映,“綠島”政策雖有利于降低治污成本,促進安全生産,但由于公司污染物分類集中管理,不符合有些部門規定,經常收到罰單,屢屢登上失信企業名單。

  “新生事物發展壯大需要在某些領域突破原有的條條框框。”不少受惠的企業主呼吁,盡快評估“綠島”的落地效果,不同部門間打破壁壘,聯合制定相關管理政策、統一行業標準,讓這一服務中小企業的利好政策用好走穩。(記者 秦華江 陳聖煒)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83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