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點亮“世界屋脊的屋脊”——寫在西藏阿裏告別“電網孤島”之際
2020-12-04 19:20:3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12月4日電 題:點亮“世界屋脊的屋脊”——寫在西藏阿裏告別“電網孤島”之際

  新華社記者張京品、王炳坤、格桑朗傑、劉羊旸

  新時代的雪域高原,一直在創造奇跡。

  隨著電力工人合上電氣設備的開關,跨越上千公裏的電流,經線路最後一個220千伏巴爾變電站的調配,源源不斷輸入到阿裏城區,這個西藏最偏遠地方長期缺電的歷史一去不復返了。

  12月4日,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正式投運,西藏也由此迎來了主電網覆蓋全區7地市、74縣(區)的統一電網標志時刻。

  12月4日在拉薩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投運大會西藏會場。新華社記者 張汝鋒 攝

  消息傳來,退休在家的彭措老人淚水漣漣,激動不已。

  在阿裏工作40多年,彭措一直為這裏的缺電少電奔走。如今,大電網的到來,解決了當地群眾長期盼望的大事。彭措説,這片神奇的土地必將洗去暗淡,綻放出耀眼光芒!

  12月4日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投運大會霍爾220千伏變電站分會場。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電!電!電!

  退休前,彭措擔任阿裏地區行署專員。從2013年起,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他,連續在全國兩會上提出建議,呼吁解決阿裏地區的電力瓶頸。

  “阿裏山高路遠,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幹部群眾在這麼艱苦的地方戍邊生活,要有基本的電力供應保障。”彭措説。

  阿裏聯網投運前夕,記者從拉薩出發,驅車1500公裏採訪沿途縣鄉,方才讀懂彭措心中曾經的“痛”。

  進入冬季,藏西高原天寒地凍。記者天黑來到日喀則市薩嘎縣,正值全縣停電,投宿的酒店雖有柴油發電機,但由于發電負荷太小,帶不動電暖器,記者只好蓋上三層棉被禦寒。

  酒店經理達娃普遲説,全縣就靠兩個小型水電站供電,冬天水流減小,縣城隔三差五就會停電。“為了能夠正常經營,我們燒柴油發電,一天下來的油費就在1200元左右,比正常電費貴了3倍以上。”

  用電難、用電貴、用電不穩定,一直困擾著藏西經濟發展和群眾生産生活。

  坐擁岡仁波齊和瑪旁雍錯等旅遊資源的普蘭縣巴嘎鄉,因長期缺電制約了當地旅遊業的發展。

  巴嘎鄉黨委書記王俊華介紹,由于電力供應不足,轄區僅在每晚8點至12點集中供電。“前年一位遊客在入住酒店洗澡時突然斷電,引發了矛盾糾紛。”

  西藏阿裏地區噶爾縣獅泉河鎮全景(12月2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平均海拔4500米,最低氣溫零下40攝氏度,有“天邊秘境”美譽的阿裏地區,高寒缺氧,氣候嚴酷。用上充足、穩定的電,過上小康生活,是阿裏幾代幹部和10多萬群眾的心願,也是黨中央的牽挂。

  擔任阿裏聯網工程副總指揮長的洛桑達娃還記得,1994年他參加建設阿裏朗久地熱電站,時任阿裏地委書記的孔繁森就帶著水果來工地慰問過。“孔書記語重心長地叮囑大家加快建設,讓阿裏早日緩解缺電之苦。”他回憶道,“真不容易啊……”

  近年來,藏西電力設施不斷升級,各地市和縣鄉已經建成水電站、光伏電站和柴油機應急電站相互配合的電源體係,內部供電網絡也已形成。但由于電源不足、供電不穩,仍不能完全滿足群眾的用電需求。

  在西藏阿裏地區普蘭縣巴嘎鄉崗莎村,一家飯店的工作人員準備用發電機發電(11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一到冬天,阿裏各縣就會發布有序用電方案,優先保證醫院和應急場所電力供應;各個水電站也會組織人員去河面砸冰,就為了增大水流,多發點電。”國網阿裏供電公司總經理張明敏説。

  時至今日,在阿裏聯網沿線,每家每戶居民、商鋪仍保留著“三件寶”:汽(柴)油發電機、太陽能儲電燈和取暖爐。

  “一到停電時段,沿街商鋪開動汽(柴)油發電機,許多街道煙氣嗆人,轟鳴一片。”國網日喀則市供電公司變電運檢中心主任普布頓珠説,這樣的場景,經常讓電力人抬不起頭來。

  “一點都不能少!”即使遠在天邊,也要將改革發展的成果惠及于民。

  2019年9月17日,阿裏聯網開工動員大會在西藏拉薩召開。

  透過電視機屏幕,數百名電力工人身穿工作服、頭戴安全帽豪邁誓師的鏡頭,讓藏西百姓興奮不已——“盼望多年,我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

  12月4日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投運大會霍爾220千伏變電站分會場。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難!難!難!

  前往阿裏的路途,時而群山高聳,時而峽谷險峻,時而沼澤連綿。而車窗外唯一不變的,是一座座供電鐵塔身負導線,宛如一條銀龍穿行在高原大地上。

  這不禁讓人遐想,在這樣的“生命禁區”,建設迄今為止世界上海拔最高、運距最遠、最具挑戰性的輸變電工程,需要面對怎樣的挑戰?

  運輸難、施工難、管理難……這可能是世界電力建設史上最難的工程。

  位于日喀則市拉孜縣與定日縣交界處的嘉措拉山山頂,一座鐵塔標注了全球500千伏輸電線路的高度記錄——海拔5357米。

  在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4標段施工人員在風雪中作業(5月2日攝)。新華社發

  31歲的譚晉是5357鐵塔的項目經理。“我們從雲南過來,對施工條件早有準備,但艱苦程度還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車輛開到5248米的嘉措拉山口,前往山頂沒有公路,塔材、建材、機器設備全靠人挑馬馱。在這樣的高度,連當地的騾、馬都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從山口到山頂500米的路程,馬幫走一趟就得半個多小時。

  在西藏日喀則市拉孜縣與定日縣交界處的嘉措拉山上,施工人員用騾子向施工點運送材料(4月25日攝)。新華社發

  天氣晴朗時,在嘉措拉山頂面向西南,可以遠眺珠穆朗瑪峰。

  這裏是眼睛的天堂,卻是身體的地獄,初春零下20攝氏度的最低溫度、10級以上的最大風力,加上不及內地一半的空氣含氧量,考驗著每個人的意志。

  為了確保參建者的生命安全,工程全線投入醫療保障人員97名,配置救護車18輛,建立了16個一級醫療站、4個二級醫療站、4座固定式高壓氧艙。

  在西藏阿裏地區噶爾縣,施工人員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13標段吃午飯(2019年12月21日攝)。新華社發

  “施工人員服用保護心臟的藥,背著氧氣瓶上到山頂,工作時心跳一直保持在每分鐘120次以上,一個小時就得輪班下來。”譚晉説,山頂的天氣變幻無常,有時晴朗,強烈的紫外線照得大家滿臉水泡;有時一場大雪,有的工人會瞬間雪盲。

  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經過50多天高強度作業,5357鐵塔組立完成。當身高55米、自重42噸的鐵塔猶如一座鋼鐵巨人屹立在大山之巔,譚晉和同事們禁不住喜極而泣。

  在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施工人員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4標段作業(4月28日攝)。新華社發

  在西藏阿裏地區噶爾縣,施工人員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13標段進行組塔作業(3月29日攝)。新華社發

  突破“生命禁區”,挑戰生存極限,死亡的危險有時也會如影隨形。

  從薩嘎縣拉藏鄉到噶爾縣門土鄉,一汪沼澤地延綿500公裏。平時人員、車輛無法進入,施工窗口期只有大地冰封的隆冬時節。

  2020年春節前夕,一場暴風雪不期而至。大雪壓垮了工地上的帳篷,就連柴油發電機也因極寒打不著火。在這裏施工的西藏電建公司40多名員工,深夜果斷決定撤離。

  能見度不足10米,風雪打在臉上像刀割,項目經理黃小洪拿著照明燈在前面探路,引導越野車一點點往前開。走了兩個多小時,大家才來到20公裏外在建的巴爾變電站,擋風避雪的工棚讓他們逃離了死神威脅……

  這是11月27日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霍爾220千伏變電站(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拼搏才能勝利,奮鬥結出碩果。

  經過3萬多名工人的連續奮戰,2020年7月26日,總投資74億元的阿裏聯網工程全線貫通。1689公裏的輸電線路,將沿途16個縣的38萬農牧民接入其中。

  從10月下旬開始,一支超百人的隊伍轉戰這條“電力天路”,在每個節點完成一係列復雜的測試、驗收和安全調試後,線路開始自東向西逐段充電。

  這是11月29日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巴爾220千伏變電站(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11月27日,35千伏拉讓變電站投運成功,仲巴縣城第一次用上大網電。

  接通當晚,拉讓變電站附近禮花衝天,人們給測試人員獻上哈達,送上青稞酒,感謝他們驅走黑暗與寒冷,從此帶來“亮堂堂”“暖烘烘”的生活。

  這一幕,讓現場的普布頓珠感慨萬分:“心中多年的壓抑瞬間消散,大電網終于讓我們電力建設人自豪感爆棚!”

  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薩嘎220千伏變電站,工作人員查看設備運行情況(1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暖!暖!暖!

  2020年的冬天,大電網的到來,猶如雪中送炭,溫暖了“天邊阿裏”幹部群眾的心房。

  阿裏地委所在的噶爾縣獅泉河鎮格桑路上,幾家電器商行顧客盈門。“以前大功率家電很少有人問津,現在老百姓不再為用電發愁,這幾天來‘買買買’的人多了不少,哈哈哈……”一位來自四川南充的女店主高興地説,最近大電網成了本地居民的“最熱話題”。

  在西藏日喀則市薩嘎縣西部驛站大酒店,工作人員查看發電機運行情況(11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許多工廠、商家早已提前布局,搶抓大電網開通的商機。

  幾個月前,達娃普遲在縣城盤下了一家新賓館。裝修時,她特意為每個房間都安裝了空調。“要不了多久,全縣用電將不再緊張,賓館的服務水平也該跟上了。”她説。

  普蘭縣西德村集體食品廠也有了新計劃。一個月前,廠子召集村民們開會,打算購進一批機器設備,增加挂面、方便面、肉夾饃等新品種的生産。

  廠長普布次仁説,食品廠擔負著全村人脫貧增收的希望,“電力充足後,我們要把這個‘聚寶盆’做得更大。”

  在西藏阿裏地區普蘭縣普蘭西德稞原地食品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在糌粑加工車間查看設備運行情況(11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點亮天路,溫暖雪域。

  從2010年起,國家在雪域高原連續建設青藏聯網、川藏聯網、藏中聯網三條“電力天路”。每一條的開通,都為沿途城鄉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廣大農牧民告別了電荒。

  在拉薩、日喀則、山南等市,大數據儲存、有色金屬採選、綠色建材等耗電量較大的産業近年快速發展,藏藥制造、食品飲料、高原種植養殖等傳統産業也已“鳥槍換炮”,由人工生産為主轉變為更多採用現代智能設備。

  10月30日在西藏阿裏地區普蘭縣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輸電鐵塔。新華社發

  11月29日在西藏阿裏地區普蘭縣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輸電鐵塔。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不甘落後的阿裏,也啟動了經濟社會發展全面追趕的步伐。

  今年年初,噶爾縣獅泉河綜合産業園區開啟規劃,這是阿裏地區布局的第一個産業園區。

  阿裏地區行署副專員劉宏介紹,“打通電力瓶頸後,我們將集約化發展高原生物深加工,要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産業優勢。”

  解決了眼前的電力缺口,阿裏地區還把目光放得更遠。

  “阿裏年平均日照達到3800—4200個小時,一年日照時長相當于內地的3到4年,獨具光伏發電的優勢。”阿裏地區發展改革委副主任支新説,“今年我們啟動了清潔能源發展規劃的編制,利用聯網線路逆向輸出的功能,未來阿裏地區有望加入‘藏電外送’的行列。”

  青藏高原上,一條條公路從無到有,曾給藏族群眾帶來多少福音。而今,將清潔能源送入千家萬戶的“電力天路”,為西藏推進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

  10月4日在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拍攝的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輸電鐵塔(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

  “在西藏自治區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脫貧攻堅全面轉入鞏固提升階段的重要節點,阿裏聯網既是一條光明線、脫貧線、民生線,也是一條保障線、生態線和開放線,必將書寫雪域高原發展的新篇章。”國網西藏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罡説。

  天上阿裏,不再寒峭。

  在西藏日喀則市吉隆縣,施工人員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9標段進行塔上作業(9月8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

  在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4標段施工人員在暴風雪中作業(5月2日攝)。新華社發

  在西藏日喀則市聶拉木縣,施工人員在西藏阿裏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線路7標段進行塔上作業(4月16日攝)。新華社發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點亮“世界屋脊的屋脊”——寫在西藏阿裏告別“電網孤島”之際-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23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