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患一陪護”催生護工剛需 人才短缺愈發凸顯
2020-11-30 15:36:5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長春11月30日電 題:“一患一陪護”催生護工剛需 人才短缺愈發凸顯

  新華社記者趙丹丹、徐弘毅、藺娟、董小紅

  在今冬明春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的背景下,全國各地醫院嚴格執行標準化防護,“一患一陪護”已成為常態。一些患者家屬“倒班式看護”無法繼續,急需全天候護工“補位”。一時間,關于護工人才短缺等話題再次引發公眾熱議。

  醫院護工成剛需

  近日,68歲的長春市民陳宏在遛彎時不慎滑倒,造成盆骨骨折,住院接受手術治療。他的兒子在外地工作,親戚也大都繁忙,“一患一陪護”限制了他們的探視和輪流看護,家人很難做到全天24小時與患者“綁”在一起。在病友推薦下,陳宏聘了一名全天候護工,每天200元,負責打飯、洗漱等工作。在其照顧下,陳宏的傷情和心情都日漸平穩。

  在我國,護工是20世紀90年代興起的職業。由于護理人員資源不足、老齡化進程加快、社會發展和家庭結構發生變化等因素,護工需求量快速攀升。今年,疫情防控再次催生護工剛需。

  “近幾個月的需求量比以往明顯增加,目前已經供不應求。”廣州康橋後勤服務有限公司經理蔣麗説。該公司是當地一家大型綜合三甲醫院的護工和陪護服務供應商,管理著近250名護工,相比這家醫院的2500多張床位,護工人手明顯緊缺。

  廣東一家科技公司董事長張朋朋開發了一個在線預約護工平臺。他介紹,護工和病床的配比一般是1:10至1:15,而近期後臺數據顯示,某家有200個護工的醫院一天能接下300到400個訂單——護工“一對多”服務比較普遍。

  專業護工愈發吃香

  31歲的孕婦雷蕾(化名)正在西安市第四醫院圍産與産科危重症醫學中心待産。這裏是無陪護病房,家屬不能進入,入住前她還心懷忐忑。“住進來我才知道,醫療和護理由醫生和助産士負責,還有專門的陪護人員給我們清潔、按摩、翻身、打水、送飯,照顧是全方位的。”她説。

  西安市第四醫院圍産與産科危重症醫學中心護理負責人馬倩告訴記者,陪護服務由醫院與第三方公司合作,能為患者提供更專業的服務,在疫情防控期間更凸顯優勢。陪護人員需持高級母嬰護理師證、高級育嬰師證,經過崗前培訓且考核合格才能上崗,服務期間還要定期做核酸檢測。

  近年來,成都市慢性病醫院也開始施行“管床護士與護工捆綁管理”,讓患者在疾病護理和生活護理上達到更高標準。院方還出臺了專門的護工管理規章制度,建立標準化操作細則,讓護工工作更專業,受到患者和家屬好評。

  成都市慢性病醫院副主任醫師李雪介紹,護士與護工的捆綁管理,其實是將責任整合,形成一個更有效的團隊,不再是各幹各的工作。護士有責任指導護工,強調某一階段的病人該注意哪些方面的生活護理,而出現護理障礙後,護工有責任與護士一起來解決問題,讓醫療護理和生活護理齊頭並進,讓病患康復得更好。

  隊伍亟待補缺升級

  45歲的黃秀英已經在長春一家醫院做了6年護工。2014年,她從老家廣西來到長春,經過一係列培訓後取得“養老護理員”職業資格證。黃秀英告訴記者,近些年明顯感覺護工的市場需求量更大了,但是身邊很多曾經的工友卻已轉行了。

  “人才短缺是目前護工市場面臨的最大問題。”四川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卓認為,針對護工行業出現的巨大供需缺口,可以考慮將護工作為一種專業納入職業教育中,以培養專業化隊伍,吸引更多年輕人投身其中,同時也能促進更多人將其認同為一份體面的職業,使該群體“後繼有人”。

  護工隊伍也亟待更規范化的管理。據了解,目前我國護工管理模式主要有醫院化管理模式、醫院和企業雙重管理模式、企業社會化管理模式、個體護工無管理模式等4種類型。

  2018年,國家衛健委、發改委、教育部等11個部門聯合印發《關于促進護理服務業改革與發展的指導意見》,對護理員培訓和管理進行規定,提示倡導醫療機構建立護理員制度、對醫院生活護理進行統一管理是未來護工服務模式發展的重要方向,也是滿足我國患者需求、提高患者滿意度的重要舉措之一。

  王卓建議,可以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比如澳大利亞的“護士助理”和日本的“介護”,都將護工納入了醫療機構管理體係,此舉不僅可以提升護工的護理技能和理念,還能提升患者的滿意度。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803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