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河南武陟貧困兜底戶群體蹲點觀察
2020-11-30 08:56:3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靠什麼“兜”住最後的貧困人群 河南武陟貧困兜底戶群體蹲點觀察

  ▲楊凱蘭老房子破舊成了危房。  受訪者供圖

  馬大興説,以前為了照顧孩子,除了種兩畝地吃飯,啥也幹不了。現在住到醫養中心,孩子越來越好,自己還有了收入,算是看到希望了

  “現在我們一家三口三張床,我睡中間負責維護治安呢。”妻子和女兒都是重度精神殘疾的劉新年自嘲,以前不得不出門時,就把兩人分別拴在兩棵樹上

  楊變泉和村委會重新簽訂包幫托養協議:生活照顧和身後事都由村委會負責。去世後宅基地和房屋歸村委會集體所有。以後不管誰當選村委會主任,無論換屆與否,都要負責到底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貧困兜底戶因病、因殘、因老而成為“貧中最貧、困中最困”的弱勢群體,這個群體脫貧難、返貧風險大。解決兜底戶脫貧問題,是實現小康路上不落一人目標、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所在。

  河南省武陟縣探索提出了貧困兜底戶“五養八延伸”工作機制,採取集中醫養、親情托養、鄰裏托養、慈善托養、包幫托養的模式,同時延伸公益崗位、就業培訓、創業發展、金融貸款、家庭醫生、醫療救助、社會救助、慈善救助等服務,建立健全社會保障兜底服務體係,確保貧困兜底戶生活有保障、有尊嚴、有依靠。

  集中醫養“兜”住“貧中最貧、困中最困”

  2020年10月29日,秋風漸涼。

  在河南省武陟縣大虹橋醫養中心的康復大廳裏,35歲的馬偉雙手拄著助行器,一圈圈地走著。

  “我一次能走10多分鐘了。”馬偉額頭已經布滿細密的汗珠,臉上卻洋溢著微笑。

  1985年12月,馬偉出生在大虹橋鄉布莊村。從小習武,13歲那年冬天,不小心從武校樓梯上滑倒摔傷。

  去醫院後,被診斷為“強制性脊柱炎”。從最初渾身疼痛難忍、無法站立行走,逐漸發展為全身關節僵直無法動彈,完全癱倒在床。

  “全身只有胳膊和嘴能動,連翻身都不會。吃喝拉撒完全不能自理,是個僅能説話的‘植物人’。”父親馬大興説。

  一方面四處看病花銷巨大,一方面因為要照顧馬偉,父母都無法外出打工,這個家庭陷入了貧困的深淵。2017年,馬偉家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2018年4月,在武陟縣健康扶貧政策支持下,馬偉在焦作市人民醫院實施了雙側股骨頭置換手術。經過20多天的住院治療,他可以拄著雙拐慢慢行走。

  好景不長,一次意外摔倒導致病情再次急劇惡化。馬偉身體越來越差,逐漸封閉自我,不再願意與人交流。

  “親戚朋友絕望了,勸我放棄這個孩子。”馬大興回憶。

  脫貧攻堅持續深入,同期的建檔立卡戶紛紛脫貧。馬偉家不但沒有脫貧,境況還越來越差,成了貧困兜底戶。

  目前在武陟縣,像馬偉家這樣脫貧難、返貧風險大的貧困兜底戶共有465戶。記者調研發現,這個群體中因病、因殘、因老而缺乏勞動力致貧者居多,基本屬于“貧中最貧、困中最困”的弱勢群體。

  “眼下要緊的是怎麼讓他們能夠脫貧,讓他們能過上總書記所説的高質量生活。其次,這些是最弱勢的群體,等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後,幫扶責任人撤離了怎麼辦?將來這些人的生老病死和自己無力解決的大事小事以及各種隱憂去找誰?”武陟縣委書記秦迎軍説,“這是一個涉及貧困兜底戶群體長效機制的問題,國家將來應該出臺長期政策。作為基層黨委,武陟縣探索提出了貧困兜底戶‘五養八延伸’工作機制。”

  首先是按照焦作全市部署,以醫養為中心,按照“分類管理、就近入住”的原則,全面實施集中醫養政策。

  武陟縣是焦作最早試點集中醫養扶貧的縣區之一。據武陟縣衛健委主任王國強介紹,該縣累計投入6000萬元,依托縣養老中心、精神衛生醫院和大虹橋、圪垱店和嘉應觀等6個鄉鎮衛生院,按照統一標準建設了8個醫養中心,設置醫養床位908張,優先對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重度殘疾人員進行集中醫養。

  2019年3月,馬偉被列為集中醫養保障對象,順利入住大虹橋醫養中心。他的主管醫生分析研究了他的病情後,為他定制了個性化的康復保健計劃,包括如何用藥、如何康復、康復頻次和具體時間等。

  經過一年多的康復鍛煉,馬偉的病情開始好轉,自己可以穿衣、走路、上廁所,甚至還能幹些輕體力勞動。精神狀況得到改善,人也開朗了許多。

  醫養中心還聘請他的父親來做護工,除了兒子,還護理其他6個人,管吃管住,每個月能掙四五千元。

  “以前為了照顧孩子,除了種兩畝地吃飯,啥也幹不了,即使這樣孩子還是照顧不好。現在住到醫養中心,孩子越來越好,我還有了收入,算是看到希望了。”馬大興感慨道。

  醫養一個人、解放一群人、幸福一家人

  今年53歲的慕保記是龍泉街道南賈村人。妻子和女兒都是重度精神殘疾。

  “以前需要時刻看著這娘倆,出去買個東西,都得一手拉一個。有一次我就到門口商店買點鹽沒帶他們,兩個人就把家裏砸了個亂七八糟。”穆保記説。

  2019年3月,他們被識別符合條件入住精神衛生醫養中心。現在,他們一家住在一起,可以享受“醫療、康復、護理、文娛、生活照料”五位一體的服務。

  在這裏,除了妻子女兒,慕保記還看護另外兩個人,每個月管吃管住,有2000元的收入。

  嘉應觀鄉西五村的劉新年,帶著重度智力殘疾的妻子和女兒也在此入住。在和記者交談的幾分鐘裏,他數次起身,“我就擔心她們倆打起來。”

  “現在我們一家三口三張床,我睡中間負責維護治安呢。”他自嘲地説,以前不得不出門時,就把兩人分別拴在兩棵樹上,“不能讓她倆接觸到,否則就打架。”

  “我都30年沒外出打工了。”劉新年説,現在他在這裏專職負責看護妻女,一家三口人吃住免費,妻女可以得到治療。

  截至目前,武陟縣入住醫養中心的貧困重度殘疾人162人,實現了應住盡住的目標。縣財政按照四肢殘疾每月2600元、精神殘疾每月1600元、智力殘疾每月2300元標準給予保障。

  武陟縣委副書記、縣長申琳説:“醫養中心運營費用在整合殘聯、民政等部門相關政策資金後,不足部分由縣鄉財政兜底,確保實現‘醫養一個人、解放一群人、幸福一家人’目標。”

  不是每個兜底戶都願意去醫養中心

  與馬偉類似,44歲的大虹橋鄉大虹橋村的裴緒磊,也已經癱瘓在床20多年。

  裴緒磊自小成績優異,還考上了全縣最好的高中。如果沒有發生意外,他應該會和絕大多數同學一樣,考上大學,畢業工作,過上體面的生活。然而就在高三那年,他患上類風濕疾病,最終完全癱瘓在床,大小便無法自理。妻子留下年幼的孩子離開,年邁的父親不但要伺候兒子,還要撫養孫子。

  五年前,老父親去世,兒子也上了大學,留下裴緒磊一個人癱臥在家。扶貧工作人員多次勸他入住醫養中心,給他講種種好處,都被他拒絕了。

  “我在家,孩子放假回來,才有家的感覺。”裴緒磊解釋自己拒絕去醫養中心的原因。

  與裴緒磊同村的江文才,也不願去醫養中心。

  21年前,江文才因為一場意外導致高位截癱,多年來,他和老娘以及抱養的女兒相依為命。老娘年歲漸高,身體不好,女兒也上了高中。

  “如果我去了,孩子咋辦?媽咋辦?一家人熱熱鬧鬧地在一起挺好。”江文才説。

  “集中醫養確實很好地解決了絕大部分貧困兜底戶的高質量脫貧的問題,剩下來的人怎麼辦?對于這些因病、殘、老而無力靠自身脫貧的群體,如何也讓他們能夠高質量脫貧,同時在物質上和精神上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秦迎軍表示,長期以來,武陟縣一邊調研一邊在尋找問題的答案。

  此外,一些不符合集中醫養條件的兜底戶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喬廟鄉楊洼一街72歲的楊變泉,早年因為家窮未婚,多年來四處打零工討生活。由于年齡過大,工地不願接納,幾年前回到了村裏。按照政策,當地政府為他辦理了分散供養五保戶,每月給他近700元的兜底扶貧費用,直接打到銀行卡裏。

  按照農村的慣例,他的生活由親侄子一家照顧,死後宅基地、房屋等財産歸侄子繼承。但是侄媳婦卻直接把他的卡收走,不僅政府給的兜底養老錢一分不給老人,還想盡辦法跟老人要錢,甚至楊變泉自己種的菜,都不讓他吃。

  楊變泉多次到村委會反映,要求解除和侄子的贍養關係。村幹部多次調解,都被侄媳婦拒絕。

  “如何讓農村鰥寡孤獨老人真正享受兜底政策,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光靠給錢還是不夠的,需要做更多更細致的工作。”武陟縣委副書記胡欣華説。

  農村鰥寡老人也能“以地養老”“以房養老”

  經過充分調研,武陟縣針對不願入住、不符合入住條件或入住後家庭生活仍存困難的兜底戶,按照“一戶一策、精準定制”的原則,調動各類社會資源,拓展“親情托養、鄰裏托養、慈善托養、包幫托養”四種兜底模式,作為集中醫養政策的延伸和完善,切實築牢兜底保障線。

  有近親屬願意托養的,與近親屬簽訂親情托養協議;無近親屬或近親屬不願托養,但有街坊鄰居或親戚朋友願意聯養的,與街坊鄰居簽訂鄰裏托養協議;沒人願意托養的,由村級慈善幸福院實施慈善托養;其余的與村委幹部、愛心人士等簽訂包幫托養協議。

  于是,不願入住醫養中心的裴緒磊,由村幹部楊佳佳負責包幫托養。雙方以縣委統一制定的協議模板為藍本簽字蓋章,協議一式五份,雙方、村委會、鄉政府、縣扶貧辦各存留一份。

  在楊佳佳的協調幫助下,裴緒磊的鄰居負責送飯和大小便照顧,楊佳佳負責其他大小事。癱臥在床的裴緒磊沒有了後顧之憂,在外求學的兒子也可以安心讀書了。

  江文才一家同樣享受了兜底保障,生活上無法完成的大小事,都由負責包幫托養的村幹部協助完成。

  原本束手無策的村幹部,也正好借此幫助楊變泉解決難題。按照楊變泉本人意願,他和村委會重新簽訂包幫托養協議:生活照顧和身後事都由村委會負責。去世後宅基地和房屋歸村委會集體所有。以後不管誰當選村委會主任,都是包幫托養責任人,無論換屆與否,都要負責到底。

  協議簽訂後,村委會主任兼包幫托養負責人楊正標帶人將老人又臟又亂的院子打掃歸置幹凈,安裝了水衝廁所,修葺了房屋。記者去採訪時,老人笑得合不攏嘴。

  75歲的貧困兜底戶馮靜蘭家住喬廟鎮劉莊村。全家6口人,兒子、兒媳、二孫女都屬精神殘疾,大孫女是肢體殘疾,只有小孫子身體健康,年邁的馮靜蘭拉扯一大家子,日子過得很艱難。

  後來,經過包村幹部王海霞協調,今年4月,附近一家食品公司董事長、愛心人士職紅海與馮靜蘭家簽訂包幫托養協議,為馮靜蘭家提供幫助。

  職紅海多次前去噓寒問暖,當他了解到馮靜蘭的二孫女是由于後天受刺激,精神才出現問題,治愈可能性很大,隨即出錢將其送去治療。

  兩個月後,二孫女的病情明顯好轉。“二孫女的這個病,是我最牽挂的事,畢竟才23歲,看著她好起來心裏真是高興。”馮靜蘭笑著説,包村幹部説,孩子再康復一段時間,還謀劃著給她找個婆家呢。

  除了企業和幹部幫扶,武陟縣還針對每戶不同情況,讓近親屬、鄰居以及慈善機構共同幫扶貧困兜底戶,調動各類社會資源,建立機制幫助貧困兜底戶脫貧。

  75歲的前馮堤村貧困戶楊凱蘭無兒無女,老無所依。按照國家政策,包村幹部幫她申辦了分散供養五保戶的手續,同時她還被識別為貧困兜底戶,國家的各項扶貧政策讓老人的衣食有了保障。

  然而,老人心裏還是有擔憂:“我年齡大了,哪天走不動了,咋辦?”

  扶貧包村幹部給她講解了縣裏的扶貧政策,根據她的意願,與鄰村遠房侄女冉光華簽訂了親養協議,明確了責任人應當承擔的義務和責任,包括生活怎麼照顧、財産怎麼繼承,誰來監督等。

  鰥寡老人一般由近親屬贍養並繼承財産是鄉村千百年來的傳統,但由于沒有監督,往往出現不落實贍養責任只惦記繼承遺産的情況。

  武陟縣用公權力介入鰥寡老人的贍養和財産繼承問題,簽訂協議書,明確責任義務,引入監督機制,促使贍養義務真正落實,提高老人的生活質量。

  由于冉光華自身經濟條件一般,她僅能對楊凱蘭的生活進行照料。為了更好地幫助老人,包村幹部協調本村的愛心企業家馮富生與老人簽訂包幫托養協議。企業家出錢、侄女出力共同照顧老人生活。

  托養協議簽訂後,冉光華和馮富生為老人建了3間新房,還用彩鋼瓦搭了簡易廚房,修建了院墻,裝上了氣派的大門,幫她實現了多年的心願。

  記者採訪時看到,老人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條,白色墻面幹凈整潔,櫃式空調、電冰箱、洗衣機擺放得當,屋裏溫馨舒適。

  解決“長貧難顧”,讓托養人得實惠、受監督

  “托養政策能否持續地運轉下去,托養責任人最為關鍵。”武陟縣扶貧辦副主任王吉興表示,為了解決“長貧難顧”的顧慮和激發托養責任人的內生動力,讓他們更加積極主動地幫扶貧困兜底戶,武陟縣進一步制定了延伸政策:托養責任人及其家庭,根據自身需要還可享受如公益崗位、培訓就業、創業發展、金融貸款、家庭醫生、醫療救助、社會救助、慈善救助等8項服務。

  “這些延伸政策讓托養責任人能夠享受一些貧困戶享受的政策,讓他們感到有榮譽、得實惠,從而增加了動力。”王吉興説。

  西司徒村幹部郭轉運,是本村75歲的兜底貧困戶宋延登家的包幫托養責任人。多年前宋延登唯一的兒子出車禍去世,兒媳改嫁,留下一對孫子孫女,他和73歲的妻子常年患病。孫子今年剛考上大學,孫女上初中,家庭非常困難,作為托養責任人,郭轉運盡心盡責地幫助他。

  在可選的延伸政策上,郭轉運選了家庭醫生簽約服務,他可以和貧困戶一樣享受定期免費體檢、定制醫療以及“先診療後付費”“一站式結算”等多種醫療服務。

  同樣享受延伸政策的還有喬廟鎮黃村兜底戶張東偉的哥哥張永東。本身也不富裕的張永東,和妻子王艷紅一直照顧著癱瘓在床的張東偉。以前王艷紅一直在家務農,想就業但是沒有就業途徑,經過武陟縣人社局和喬廟鎮推薦,王艷紅如今在當地一家塑料廠上班,月工資2000元。

  延伸政策的實施為托養責任人解決了後顧之憂。截至目前,武陟全縣共認定托養家庭428戶2024人,428戶托養責任人家庭全部享受了家庭醫生服務,金融貸款和培訓就業等方面的服務。

  激勵的同時,也對簽約托養責任人加強監督。

  根據每一個兜底戶的具體情況,簽訂托養協議,從法律和制度層面上明確雙方權利和義務,並由村街上報至鄉鎮辦事處備案,作為監管和政策延伸的重要依據。同時,村民委員會組織村組幹部、街坊鄰居、五老人員(老黨員、老教師、老幹部、老軍人、老模范),深入到兜底戶家中,對托養情況進行監督,作為托養責任人家庭是否能夠享受延伸政策的重要依據。最後,由縣直幫扶單位組織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成員、幫扶責任人落實結對幫扶職責,通過周二蹲點日入戶或平時溝通,全面掌握兜底戶生活情況。

  截至目前,全縣465戶兜底戶已全部簽訂五養協議。共簽訂協議507份,其中集中醫養協議62份、親情托養208份、鄰裏托養2份、慈善托養16份、包幫托養219份。通過“五養八延伸”協議的簽訂,從法律和制度層面上為貧困兜底戶穩定脫貧,實現老有所養,探索了路徑、奠定了基礎。(記者王爍)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801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