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們需要怎樣的未來教育
2020-11-23 10:56:04 來源: 《瞭望》新聞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一代的兒童青少年是網絡原住民,他們認知世界、適應世界的思維方式跟上一代人相比發生了根本改變。如果把這種思維變化視為教育大樓的地基,那麼地基變了,教育大樓也要改,且需要結構性變化,小修小補都不夠

  家長不能只重視發掘、培養孩子們的藝術童子功,還要培養孩子們的科技童子功,國家應該讓各行各業的大師工匠們成為孩子們的導師和科學技術的引路人,培養孩子們的係統直觀思維、原理原創能力、民族文化自信,並站在巨人肩膀上教學相長

  國際關係演變錯綜復雜、科學技術發展日新月異,社會生産生活方式變化越來越快……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高速變化的未來,沿襲了兩三百年的規模化、標準化、流水線式教育能否適應未來的世界?

  在近日召開的首屆東錢湖教育論壇上,來自國內外教育、科技、文化、經濟、商界等領域的專業人士齊聚一堂,直面教育問題,探討更好的教育如何發生,以期凝聚智慧,啟迪未來。

  幫人應對變化的教育

  《瞭望》:教育天然承擔著為國家未來發展培養人才的重任。在你眼中,新時代需要培養什麼樣的人才?

  李象益:當今時代正由信息時代向創意時代過渡,適應新的時代需要培養大量兼具創新思維、創新能力和人文情懷的人。這是中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要前提和有力支撐。

  尹後慶:未來社會的不確定性因素會越來越多,這需要培養大量能夠應對變化、解決復雜問題的綜合型人才。

  袁振國:人類已越來越變成一個命運共同體,誰都不可能獨善其身,必須在全球共同利益視野下,尋找合作解決問題的方式方法。從這個意義上,未來需要培養具有共情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才。

  余勝泉:今天進入的智能時代,知識和信息的增量正以指數級膨脹,一個人一年接收的信息量比過去一個人一輩子或幾輩子接收的都多,人的認知僅靠大腦已很難處理如此繁多復雜的信息,必須借助外腦才能適應越來越復雜的社會。這意味著新時代需要培養能夠人機協同的人才。

  孫尚傳:我們已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初期階段和工業5.0的萌芽階段,隨著人工智能進一步發展,絕大多數大學生學的邏輯、模型等智能化早期的過渡性知識技能將被人工智能替代,再往前走就必須培養能夠創造、使用和治理人工智能的高級人才。

  《瞭望》:培養適合時代需要的人才,呼喚什麼樣的教育?

  尹後慶:能夠幫人應對變化的教育。人類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有一些核心素養能幫助人們在面對不確定時以不變應萬變。其要義包括價值觀念、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對此,我們雖然還需要經過很多研究才能深入、完整地理解,但有一些已形成廣泛共識。比如全球視野、家國情懷、創新創造、駕馭信息的能力等。

  李象益:從公共利益轉向共同利益的教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5年11月發表了一篇戰略性研究報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相比1972年發布的《學會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和1996年發布的《教育:財富蘊藏其中》,一個顛覆性理念轉變是,把教育從公共利益轉為共同利益,這意味著未來的教育不能止步于僅為個人生存或積累財富提供工具,還要在關係全球共同利益的問題上有所貢獻。

  喬治·帕潘德裏歐:從全球化視野看,所有人都應該對這顆星球負責任。以全球正在遭遇的大危機新冠肺炎疫情來説,教育要教會人在面對不確定時不是被動的觀察者,而是聯合起來適應變化,打造美好、可持續未來的創造者。

  領悟知識背後的精神

  《瞭望》:所謂“未來已來”,就在人們深思未來教育時,一些教育創新實踐正在悄悄發生,你從中看到了未來教育的哪些趨勢和基因碎片?

  袁振國:新冠肺炎疫情中發生的前所未有的大規模信息化教學實踐,倒逼師生、家長對線上教育的認知和接受度大幅提升,應視為最直接、最深刻,也可能是最持久的創新實踐,它預示著線上線下混合教學將會加速到來。

  余勝泉:線上線下混合教學,也預示著基于智能技術的規模化教學和個性化培養會得到有機結合。將來線上的虛擬空間會提供成千上萬個學習服務,線下的實體空間也會提供成百上千個尊重學生興趣、與學生能力相匹配的服務,再加上實體與虛擬空間服務的靈活組合,學生可獲得因人而異的多樣化服務和發展。與此同時,未來優質教育資源的提供還會朝著大規模、社會化協同的方向發展,校內校外的優質資源會出現雙向流動,校內的可流到校外,校外的也可流到校內。

  尹後慶:單純記憶學科知識的學習其價值會弱化,但學科知識學習仍然十分重要,因為在知識學習過程中所形成的能力和知識及其所承載的社會價值與文化精神會受到更多重視。今天一些學校通過學習方式變革,比如探索情境化、問題化、項目化學習,進行跨學科的學習和探究,讓學生基于興趣,面對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其目的就是讓學生在綜合應用學科知識過程中領悟知識背後的精神,這種精神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價值觀、世界觀,也是一種思維方式和創新能力,更是應對未來各種不確定時以不變應萬變的核心素養,這代表著新時代育人的方向。

  《瞭望》:如何理解驅動學校積極探索未來教育、未來學校的底層邏輯?

  尹後慶:今天知識和信息的存儲和傳播方式都發生了深刻變革。過去找資料需要去公共圖書館,現在全世界發生一件事情,瞬間就可通過網絡傳播給無數人。可以説,今天的老師和學生獲得新信息往往是在同一時間,過去老師在知識廣博上的優勢已受到很大挑戰,如果延續此前的教育方式,就難以吸引孩子。在這種現實挑戰下,此前注重知識傳遞的教育必須改變,教育功能、方式、手段,包括教育評價勢必要重構。

  余勝泉:一個直觀挑戰是,新一代的兒童青少年是網絡原住民,他們認知世界、適應世界的思維方式跟上一代人相比發生了根本改變。如果把這種思維變化視為教育大樓的地基,那麼現在地基變了,教育大樓就不得不改,且需要結構性變化,小修小補都不夠。

  袁振國:今天的新知識也在快速增長。根據統計,100多年前知識增長速度是50年更新一次,到1950年,知識更新縮短到15年,而現在,知識增長速度3年就要更新一次。這意味著大學一年級進學校學習的東西,還沒有畢業,學的東西就被更新了,如果還延續過去以知識記憶和傳承為主的教育,越來越多學生將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尷尬,而國家和社會進步也會出現人才乏力。

  此外,知識增長的方式多來自學科的綜合,像航天科學、海洋科學、生命科學、能源科學、材料科學、計算機科學等社會發展的主導推動力無一不是多學科綜合的結果。這就意味著過去注重通過學科知識分化來增加知識的方式已不能適應未來需求,必須在跨學科和學科知識的綜合應用中尋找價值增長點。

  培養孩子們的科技童子功

  《瞭望》:如果把未來教育的發展趨勢視為一面鏡子,你覺得它照出了教育現狀的哪些短板?未來教育探索中還存在哪些實際問題?

  喬治·帕潘德裏歐:現有的教育體係,其方法可以追溯到工業時代,就其目的而言,它仍然專注于那些幾年內可能會不復存在的行業和專業技能,那些可能由機器人或人工智能接管的工作。就其教學方法來看,該體係更側重于標準化思維,而不是創新和批判性思維。

  尹後慶:受現存考試制度的影響,學生所學知識往往最後變成碎片化記憶,與現實生活缺乏關聯,學生也難以習得知識背後的社會價值和文化精神。與此同時,目前大量的教育教學還是分學科開展的,與現代社會知識增長的綜合化趨勢不相符合,也不利于發展學生綜合應用知識的能力。

  余勝泉:一些學校雖然致力于改變現狀,開發了大量項目型、探究型、活動型和美育課程,但是其中一些只有行為投入,沒有認知、思維投入,只走了形式,沒有觸及過程教育的本質,對學生思維或能力發展有時有害無益。比如一些學校設計課程時忽略與國家課標的聯係,也忽略與學生身心發展規律的聯係,簡單把高等教育或職業教育的課程拿來為中小學用,不僅超出兒童認知范圍,有的只是簡單要求學生按著套件做出一模一樣的東西來,至于為什麼那麼做卻不清楚。

  《瞭望》:從補短板和解決問題角度,你有什麼思考?

  尹後慶:當今時代我們不是不要學科知識,而是要更加注重借助學科知識來發展過程教學、活動教學和探究教學,讓學生加強學科知識應用,因為知識只有在應用中才能逐步提升結構化程度,才能與其他知識發生聯係,才能讓學生看到知識産生的社會價值,生發知識何以産生的疑問,探究知識如何産生的方法和能力。而這些背後恰恰蘊含著知識的社會價值和文化精神,是讓知識的學習發揮了真正的育人作用。

  袁振國:要讓混合式學習成為一種常態,不能疫情結束後再回到原來,繼續忽略新興科學技術對教育的巨大影響。事實上,當混合式學習成為常態,人的學習軌跡就可以統一作整體化設計,人的個性化學習就可能會實現,學習效率和品質也會提高,這應成為“十四五”時期教育信息化的重要課題。

  孫尚傳:家長不能只重視發掘培養孩子們的藝術童子功,還要培養孩子們的科技童子功,國家應該讓各行各業的大師工匠們成為孩子們的導師和科學技術的引路人,培養孩子們的係統直觀思維、原理原創能力、民族文化自信,並站在巨人肩膀上教學相長。

  劉利民:一是利用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發揮其在促進教育公平,創新人才培養模式與教育評價體係上的作用,推動學校教育教學和治理方式變革,完善全民終身學習推進機制,促進新興技術在教育領域的深度融合應用,讓技術成為推動教育領域改革創新的強勁動力。二是通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優化學科設置,完善高水平科研支撐、高質量人才培養的機制,激發高校人才培養的潛力和活力。加大人力資本投入,增強職業技術教育適應性,深化職普融通、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探索中國特色學徒制,大力培養技術技能人才。對本科和研究生則以培養創新型、應用型、復合型人才為重點,在專業設置上更加注重以社會需求為導向,在課程設置上更加注重科學知識、思想品德、人文素養和實踐能力的融合。三是進一步聚焦全球教育發展改革所面臨的共同問題,整合各國政府、國際組織和科研機構等多方力量,合作探索解決辦法與方案,推動發展經驗互學互建,實現全球治理互利互惠,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記者 劉苗苗)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77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