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人將300萬房産留給水果攤主 “意定監護”你聽過嗎
2020-11-22 08:00:13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位上海八旬老人,老伴去世,患有精神疾病的獨生子猝死,兒子後事是身旁這位在老人家樓下做水果生意的攤主陪伴料理,自家親戚無人到場。三年前,老人帶著攤主找到了公證員李辰陽做監護公證,還要把300萬房産送給這位毫無血緣關係的攤主,這件事于近日被媒體報道,引發熱議。

  “意定監護”是什麼?

  李辰陽是上海市普陀公證處公證員,接受採訪時他表示,老人和攤主幾年前就認識。老人沒事就跑到這個水果攤,等著孩子下學,和這個攤主聊天。他還説,一個獨居老人在家裏沒人和他説話,能有這樣一個接納他的場所,又能夠獲得他所謂的天倫之樂,是對他心靈上的一種安慰。

  李辰陽:比如説他説我妻子沒有了,兒子沒有了,晚年當我無能為力的時候,沒有人來養育我了,怎麼辦?我先找到人了,我和他沒有親戚關係,我很著急。

  老人著急找李辰陽,就是想趁自己意識尚清時,讓攤主一家當自己的監護人。這在法律上叫“意定監護”,它正式確立于《民法總則》,並在《民法典》中進行明確規定,還是個新事物。

  李辰陽説,像這位老人一樣,向公證處尋求法律幫助的場景,每天都在公證處發生,都是因為自己的家庭出現了事故。老人尋求一種安定感,他需要一個司法部門幫助他解決他身份缺失的問題。

  就像這位老人,他看中了一個人,這個人也願意,他需要通過“意定監護”這種方式,建立和形成他們之間的一種身份關聯,法律上叫形成司法秩序。

  “意定監護”有什麼好處?

  作為最早一批“意定監護”公證員,李辰陽曾辦理過國內首例意定監護生效案例。他所在的公證處,八成案件是類似這位老人一樣的獨居獨身、或者失獨、孤寡等老年群體,且大部分是無血緣關係案。

  一次,老人在家中摔倒昏迷,是監護人攤主發現並送醫。由于無親戚照護,攤主便早上進完貨再去醫院,晚上回家,日復一日。此後,老人便邀請住在簡易棚的攤主夫婦及其三個孩子住進自己的房子,組建成一個特殊家庭。

  李辰陽表示,“意定監護”會在部分情況下發揮重要作用,避免這種場景出現,能有人來協助他們解決。

  就醫:醫生往往會問老人,“家屬來了嗎?”“你有監護人嗎?”

  申請社會福利:老人有各種社會福利,但是他到各個部門去申請的時候,別人也會質疑他的身份問題。這樣高齡的老人不怕死,痛苦的死亡過程他是最怕的,他要有尊嚴地走完這個人生。

  “意定監護”優于法定監護,這是法律制度的光輝點和核心點,目的就是自治原則,法律保障你自我決定權的優先實現。

  日常照護、大病治療、臨終關懷等,“意定監護”為不可抗力造成的鰥寡孤獨者尋求監護做兜底保障,也超越血親范疇監護可能有的情感綁架,最大限度尊重老人的意願。

  “意定監護”需要第三方監督

  但是,像這位老人尋求監護時,把房産一並讓出,讓李辰陽和同事很是詫異。因為遺産分配一般不與意定監護挂構處理,是為避免監護者有歹意、加速老人死亡,這也是此案爭議點之一。

  公證部門的工作其實就是去排除“意定監護”中,老人是不是存在被欺騙、脅迫的情況。

  李辰陽:像這樣非近親屬來建立意定監護關係的,可能公證部門會讓他們跑很多次,有意識地去可能是“折磨”他們,(擔心老人)被迷惑了、洗腦了、被騙了。我們專業人員是從蛛絲馬跡或者從他的敘述交流當中,把他的社交圈、近親屬圈先了解清楚,然後再來確定為什麼老人不指定自己的近親屬而指定一個非近親屬。

  老人和攤主的這段“陌生親情”合法化,事前有調查核實,事後還要進一步監督監護者行為。這也意味著“意定監護”需要沒有利害關係的第三方作監督。可老人覺得,能找到攤主這樣的監護人已屬難能可貴,基于信任,他和大多數老人一樣並不尋求監督措施,而類似這樣的案例,大概佔到90%。

  李辰陽對此不敢掉以輕心,“監督人就類似于紀委書記一樣,我們有時候也會‘陌生拜訪’,不通知老人,悄悄地進入他的社區,去和他的鄰居、居委會或者突然到他家裏,去看這個老人。我還經常去養老院、重症監護室、火葬場等,因為這些場所和場景,都是監護人需要出現的,也是他應盡的職責。”

  李辰陽還説,自己去拜訪這位老人的時候,他容光煥發,看到孩子時的笑臉,有發自內心、享受的感覺。

  本周,因為選定攤主作為監護人同時搭送300萬房産,老人頻繁接到各媒體邀約採訪,不堪親朋重負;而監護人攤主也因房産與監護集于一身備受輿論壓力。

  李辰陽:有的時候,一邊倒地去講他的家屬不好,我覺得這個並不公平,因為他們沒有出現在媒體,沒有給他們説話的機會。作為這對小夫妻,老人家把這麼大的重擔給他,他們也很詫異。老人家找到我,我們覺得這個能托付起嗎?能夠做下去嗎?他家屬來找我我怎麼辦?實際上,監護人的擔心是更加復雜的,包括經濟上、體力上、精神上,特別是社會上的責難。我覺得這個案例的評論還是要客觀點。

  2月份,老齡辦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我國老齡化水平將達到17.17%。這其中,失能失智、孤老殘障等無法自理的老年人佔有一定比例。如何讓老人有所養,獨立而不孤獨,社會需要更多像意定監護一樣的法治探索和深耕。李辰陽説,“我們希望他們過得有尊嚴,按他的意願生活,並且在他無能為力的時候,能有信任的人協助他。不光是老人,也是我自己,所有人理想的一種狀態。”

  白岩松:剛看完的這個故事,絕不僅僅是一個與老年人有關的問題。2019年,中國60歲及以上的人口已經佔到總人口的18.1%,再過幾年,中國60歲以上的人口就將超過三個億。因此,應對老齡化是方方面面的問題,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要立法先行、法律完備,否則將來會有很多的麻煩事兒。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7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