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個“碰瓷戶”,耗住好幾個扶貧幹部
2020-11-16 09:48:3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基層扶貧幹部常常遇到這樣的糟心事:村子整體已經脫貧,發展形勢不錯,但總有那麼一兩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達到脫貧標準後仍不滿足,要麼“碰瓷”政策,要麼提出各種不合理訴求,讓扶貧幹部疲于應對,不能不管可又無計可施。“驗收時,只要他説一句不好,幾年的工作可能都白幹了。”一名駐村扶貧幹部説,最怕因為個別貧困戶一句不客觀的評價,否定了他們付出的巨大努力。

  一個貧困戶難倒幾個幹部

  貧困戶滿意度是扶貧工作開展情況的一項重要考核指標,且越來越重要,給幫扶責任人和基層幹部帶來不小的思想和工作壓力。個別貧困戶甚至以此“碰瓷”,訴求五花八門。

  “我就要跟哥哥一起,他不能去敬老院。”東部某省,一名貧困戶對多次上門幫扶的扶貧幹部説。

  這個貧困戶家裏總共有兄弟2人,戶主為弟弟,今年67歲,身體健康;家庭成員為哥哥,今年70歲,重度肢體殘疾。為保障貧困戶住房安全,當地政府2018年為其新建房屋2間。但是新房建成後,弟弟就是不把哥哥搬進去,哥哥仍住在危房裏。

  這可難壞了基層幹部,他們也只能另想他法。據介紹,當地有農村特困人員供養政策,鎮上有敬老院,可以集中供養這樣的殘疾貧困戶。當地鎮街、社區、村裏和幫扶責任人多次上門做工作,希望將這名殘疾老人接到敬老院集中供養,但都吃了“閉門羹”。

  不僅如此,幫扶責任人還經常受到刁難。在春節走訪時,扶貧幹部為其送去棉被一床、食用油一桶、面粉一袋,卻遭到弟弟詰問:“2口人,一床被,要我們從中間剪開?”中秋節走訪慰問時,送去食用油一桶,又遭到質問:“為什麼沒有棉被和面粉?”

  基層幹部反映,解決這樣一戶貧困戶的問題,往往需要耗費好幾名基層幹部的精力和時間。

  半月談記者採訪發現,類似以上用各種訴求刁難扶貧幹部的事件並非個例,不少扶貧幹部都遇到過“碰瓷戶”“難纏戶”。“越到後面,骨頭越硬、越難啃。”長期在扶貧一線的雲南省鳳慶縣雪山鎮新聯村第一書記海往認為,不願脫貧的群眾等靠要思想嚴重,以為叫窮可以獲得政策傾斜。

  再難的山頭也要攻下

  在扶貧工作中,一線扶貧幹部面對著各種各樣的人:有的人不符合貧困戶條件,非要享受貧困戶政策不可;有的貧困戶已享受政策,卻不知滿足,事事要求幫忙;還有的貧困戶達到脫貧標準,拒不退出……

  雖然個別貧困戶不配合扶貧工作,消耗基層大量精力,但為了全面脫貧,基層幹部耐下心來,一遍遍入戶、一遍遍溝通,啃下一個個“硬骨頭”。經過多次走訪,扶貧幹部發現,上述例子中那位貧困戶的真正訴求是“想多要一些利益”。原來,當地出臺了農村特困人員供養政策,分散供養的貧困戶每人每月能領取580多塊錢。“哥哥到敬老院集中供養後,弟弟就拿不到哥哥的那份錢了。”幹部道出原委。

  了解了這名貧困戶的真正訴求後,基層幹部與其反復協商、談判,暫時將其哥哥安置在另一處安全住所內,算是基本解決“住房安全有保障”的問題。

  在西南某省的一個貧困村,住建部門在進行房屋鑒定時發現,一名群眾的房子大梁和柱子已被蟲子蛀空,屬于D級危房。于是,村組幹部、駐村幹部、鄉鎮縣裏的幹部前後不少于10次入戶動員,讓一戶群眾把自家危房拆除重建,卻屢遭拒絕。

  “別人的會倒,我的不會倒。”每次動員拆除重建時,他都這樣給扶貧幹部説,無奈之下,當地幹部只能把他的女兒從外地請回來,多次勸説後他才同意重建房屋。

  “苦點累點沒關係,最怕受委屈”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無數黨員幹部衝鋒在前,有的大半年顧不上回家看望家人;有的為了脫貧攻堅而積勞成疾;有的甚至獻出了生命。他們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扶貧幹部的新時代擔當。

  不少幹群認為,脫貧攻堅即將收官,關愛扶貧幹部的舉措也應與脫貧攻堅同步推進,讓他們感到為扶貧事業流的汗水和淚水是值得的。

  多名受訪的基層幹部對半月談記者説:“我們苦點兒、累點兒都沒關係,辛苦和勞累也都不是問題,最怕的是受委屈。千萬不能因為個別貧困戶的不客觀評價就否定我們付出的巨大努力。”

  專家認為,不能只讓扶貧幹部感受到問責的“疼痛”,還要讓其能感受到激勵措施的“心動”。

  從長遠來看,脫貧摘帽之後,基層扶貧幹部還面臨著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任務。持續關心關愛扶貧幹部,才能全面激發扶貧幹部的動力活力,更好推動鄉村振興發展。(記者 邵琨 楊靜)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44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