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級墻上爭“C位”,基層挂牌陪演戲 墻上形式主義因何故?
2020-11-03 11:15:36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一個小小的村委會,內墻、外墻上的宣傳板、宣傳牌、門頭牌、門牌有上百塊,層層疊疊密密麻麻。可為了讓自家的牌子、板子挂在顯眼處,有上級部門開始爭奪村委會墻上的“C位”。基層幹部説,哪個部門的工作都很重要,哪個都惹不起,為了應對部門檢查,只好誰來檢查就挂誰的牌子。不僅牌子要挂正,戲更要演好。

  “牌子太多,挂不過來,只好疊起來挂上”

  走進北方某省的一間村委會辦公室,半月談記者看到墻上挂著的宣傳板、制度牌特別惹眼,滿滿當當幾乎佔據了四面墻上所有能挂東西的地方。

  其中一面墻上,挂著好幾塊關于人民調解工作流程的宣傳板,把人民調解宣傳板掀起來,就是關于民兵預備役工作的宣傳板。村幹部説:“墻只有四面,可牌子太多,挂不過來,只好疊起來挂上。”

  除了挂在墻上的,還有擺在墻邊暖氣片、窗臺上的。“實在太多了,表都沒地兒挂了。”村幹部説。

  這些大小不一的宣傳板關乎不同部門的工作,包括人民調解、綜合治理、陽光救助等眾多內容。此外,村委會門口還懸挂著道德講堂、農家書屋等七八個較小的門牌匾。

  根據各級各部門檢查的頻次不同,這些牌子、板子也分了三六九等,受到分類對待:重要的挂墻上,次要的放在辦公櫥櫃後,另外有些擱在地上,還有一些堆在倉庫裏,上面都落了一層灰。

  盡管墻的面積有限,可很多部門都要求制度上墻,如何平衡不同部門的牌子擺放,著實讓基層傷透了腦筋。

  一名基層幹部對半月談記者説,上級部門要求道德講堂裏挂的牌子要有孔子像,但辦公室裏空間受限,就擺放在墻的下半部分,結果來檢查的不滿意,要求放在更高更顯眼的位置。

  為了讓本部門的工作內容在基層顯得更重要,有的部門甚至開始“搶佔”基層辦公室墻上的好位置。有一次,一名幹部下基層,正好看到基層辦公室剛剛粉刷過墻。于是,他指著墻上正中央的位置説,這地方他要了,過幾天挂他分管工作的宣傳板。他事後對半月談記者説:“只能先預定下,因為各部門都要往上挂……”

  挂好牌子演好戲,一房多用今天養老明天賣貨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受辦公場所面積所限,為了滿足不同部門的“有相關場所、制度上墻”等要求,基層普遍採取的應對辦法是:哪個部門來檢查,就挂哪個部門的。同時,一房多用,按需所取,既得挂好牌子,更得演好戲。

  在東部某村委會辦公室,幾間辦公用房的門牌標簽上分別寫著“院長辦公室”“休息室”等。村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別看今天是院長辦公室,明天可能就變成超市。”

  原來,休息室、院長辦公室的牌子是為了滿足民政部門檢查驗收幸福院工作的要求。但當另一個部門來檢查愛心超市扶貧工作的時候,休息室裏的床、院長辦公室裏的辦公桌椅都會被搬出去,把貨架子搬進來,把各種物資擺上。

  為了滿足上級檢查要求,村裏除了頻繁搬動桌椅、更換門牌簽,還要更新墻上的宣傳欄。該村村幹部説:“制度不上墻,檢查驗收就不好過關 。”

  各級不同部門到村裏檢查工作一般不會停留太久,但村裏為了迎檢所做的更換門牌簽、搬桌椅貨架、準備檔案記錄等工作會讓基層幹部忙得四腳朝天。

  有村幹部告訴半月談記者,有時上午來一個部門檢查,下午又來另一個部門檢查。為了折騰這些,經常中午飯都來不及吃。

  挂好牌子演好戲,絕不能敷衍了事,要“入戲”。一名基層幹部説,為了讓臨時拼湊成的超市更加真實,有時候還要組織人員來購物。

  制度上墻不是目的,上心才是關鍵

  當前,各地實施了多樣化舉措,不斷深化改革,推動治理力量向基層一線下沉,取得了一定的社會成效。

  但多位受訪的幹部和專家認為,治理力量下沉絕不是僅讓制度挂在墻上,而要探索如何將更多資源、服務和管理放到基層,否則良好的初衷可能會讓基層形式主義抬頭。

  多名受訪基層幹部反映,宣傳欄、宣傳牌等大都是為了應付檢查,平時並沒有人關注,群眾很少看,因此並沒有起到實際作用。

  不僅如此,就一項工作來説,不僅需要一套牌子,還需要有一套完整的檔案搭配。一名基層幹部説:“有的檔案是假的。比如,根本沒有人來借書看,哪來的圖書借閱記錄,檢查又必須要有記錄,不編咋整?”

  多位基層幹部認為,治理力量下沉一線沒問題,但關鍵是幹活的人還是那麼多,牌子、板子挂上了,基層的專業配套能力及相關資源跟不上,如何更好服務群眾?只有形式,沒有內容,只會增加基層負擔。

  這些宣傳板、牌大小質地不一,價格也不一樣。基層幹部算了一筆賬:“墻上挂著的宣傳牌80元錢一個,小卡片10塊錢一個。一年光做這些牌子和檔案就得上萬塊錢。”

  制度上墻還不算完,後面還跟著考核監督。“官僚主義水來,形式主義土掩”,從絞盡腦汁琢磨如何讓牌子更方便挂上取下,再到挖空心思捏造姓名填寫材料報表,準備迎檢幾乎成了一些地方基層工作的“主旋律”。

  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認為,為基層“解套”已經是一件迫在眉睫的工作,基層治理要返璞歸真。基層治理主要是做群眾工作的,要警惕一切為了方便上級監督,借制度和規范而施行的形式主義工作。基層治理的關鍵是提高各級政府和各個部門的政策轉化能力。

  制度規矩的價值在于執行落實,制度“上墻”不是目的,“上心”才是關鍵。(記者 邵琨)(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20期)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上級墻上爭“C位”,基層挂牌陪演戲 墻上形式主義因何故?-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69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