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刻刀善舞 匠心傳承
2020-11-03 08:34:0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刻刀善舞 匠心傳承

  浙江東陽木雕紅木産業成長記

  兩圖均為工作人員在亞太地區手工藝大師、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陸光正的創作室內雕刻作品(10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翁忻旸攝

  “我要實現一個夢想,讓東陽真正成為木雕紅木之鄉。”

  2018年的植樹節,浙江省東陽市明堂紅木家具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向榮為他的夢想表了一次決心——在東陽種活海南黃花梨。

  東陽從未有成功栽種海南黃花梨的先例,海南黃花梨是紅木的一種,對生長環境要求苛刻,移栽至他處成活率低,成材後質地、花紋、香氣也不同,只能長成普通黃花梨木。

  張向榮在東陽種下一株海南黃花梨,覺得“就是種下了東陽木雕紅木産業傳承與發展的希望”。

  “百工之鄉”闖出的産業

  歷史上,東陽人多地少,面對緊張的人地關係,東陽人多發展副業謀生。據《東陽縣志》,明清時期,手工業從家庭副業中分離出來,形成以建築、竹編、木作泥瓦作及紡織為主的百工隊伍,此為東陽“百工之鄉”由來,也是東陽木雕紅木産業“木上功夫”的“培土”。

  20世紀80年代,大批東陽木工南下做學徒。

  “改革開放讓廣東先富了起來,當時雕花工在東陽工資6元一天,在廣東能有80-90元一天。”張向榮道出了東陽匠人南下的緣由。

  高工資意味著工廠能賺取高利潤。改革開放的第一波紅利之下,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升。更高的生活水平意味著更高品質的生活追求,許多生意人將眼光投向傳統中式高檔家具。廣東、雲南等木材原産地紅木家具産業蒸蒸日上。

  東陽不是紅木這類珍貴硬木的主産地,本地家具多為樟木材質。再加上雕工、木工多為生計外出打工,發展紅木家具産業的商機並未成熟。但心靈手巧的東陽匠人“善舞”刻刀,把木質家具上的雕花工藝發展得爐火純青。

  “改革開放以前,東陽木雕多以工藝品及箱櫃家具外銷。”東陽木雕代表性傳承人陸光正説,“20世紀80年代開始,逐漸由外銷轉向內銷,國內市場迅速打開,東陽木雕的知名度不斷提升。”

  世紀之交,東陽木雕的招牌逐漸打響,長三角區域消費水平不斷提高,南下打工的匠人敏銳“嗅”到了商機。大批木匠從各地回歸東陽創辦紅木家具廠。

  1998年,以2000元的啟動金,張向榮回東陽創辦了向榮紅木家具廠。此時的張向榮,在廣東中山工廠做了10年的雕花工人。

  2008年,馬海軍創辦了禦乾堂宮廷紅木家具廠。他15歲學木工技術,南下廣東工廠鑽研11年。20世紀90年代回東陽,先創業做胖大海梨膏糖,掙到了人生第一桶金——7000萬元,悉數投入紅木産業。“當時,東陽紅木家具産業已經起來了,我一開始就決定走高端産品路線。”馬海軍出手果斷。

  世紀之交的十幾年間,非紅木産區的東陽在第一批匠人的努力下異軍突起,涌現出一大批紅木家具企業,依托東陽傳統土壤培育出的大批雕工、木工以及歷史悠久的精湛技藝,在全國紅木家具産業中站住了腳。

  新時代新“匠人”

  21世紀初,眼看著東陽紅木家具産業逐漸發展,大家爭相入市。一時間,紅木家具小作坊、小工廠如雨後春筍般涌現。

  “2016年,全市木雕紅木企業有3000多家。”東陽市木雕紅木家居産業發展局局長傅為民説,“其中有很多‘四無企業’、環保不達標企業。”

  為倒逼東陽木雕紅木産業轉型升級,2018年,東陽市政府大力推進環保整治,關停淘汰“四無企業”、環保不達標企業974家,拆除違章43萬平方,全市木雕紅木企業從3000多家壓縮到目前的1336家。“規范市場是促進企業優化産能的助推力。”傅為民説。

  最迫切的轉型需求來自産業內部。新的時代需要“新匠人”。

  2013年下半年開始,紅木家具行業銷售量下滑,此後整個市場一直處于低迷狀態。業內一部分企業以次充好、以假亂真,擾亂市場秩序是消費不足的部分原因,而根本原因是市場消費結構的變化。

  “紅木家具市場消費不足與消費觀念的變化有直接聯係。”蘇陽紅紅木家具有限公司總經理吳春飛説。

  傳統紅木家具多倣明清家具樣式,工藝繁復,大氣穩重,對中式大宅院來説恰到好處。而現代樓房戶型大多小巧緊湊,空間有限,大而笨重的傳統紅木家具既不適用也不實用。現代年輕人的審美又多崇尚簡約,繁復的雕花工藝也逐漸失去市場喜愛。如何讓紅木家具也能符合現代生活和審美需求是産業內部亟須解決的問題。

  吳春飛是“紅創二代”,父親是東陽紅木家具産業的初創一代。東陽的“紅創二代”面臨著同樣的困境:他們見證了父輩當時古典紅木家具市場的繁榮,待接過手,市場風向已經悄然發生變化。

  “我現在追求的是有‘顏價比’的家具。”吳春飛將現代家具中的一些皮革、布料等材質與紅木相結合,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中發展當下開始流行的“新中式”紅木家具風格。“創辦‘東遇’‘南元’兩個‘新中式’風格的新品牌,我就是為了符合當下年輕人的審美,讓更多的年輕人喜歡紅木家具。”

  吳春飛緊跟市場風向,“不想被淘汰就要跟上市場的發展,智能科技在家具行業中的廣泛應用引導我們開發一些智能化紅木家具。”

  仍在木雕紅木家具市場堅守的“紅創一代”面臨著時代變革更大的痛楚。“束縛我們的蠶繭我們得自己掙脫。”張向榮説,“時代發展快,觀念改變是企業發展最大的困難。”

  曾經赤手打天下的日子過去了。現在的企業,沒有一整套完整科學的管理體係,就沒有辦法抓住市場瞬息萬變的消費風向。想要走向更大的市場,必須建立更加現代化的管理體係。

  “從市場調研、設計、生産到營銷,我們在各環節建立了專業的團隊。”張向榮説,“你看這張嬰兒床,不用了可以變成一張書桌,讓很多消費者眼前一亮。沒有現在的管理體係,我們做不出這樣的産品來。”

  把“匠人精神”傳給孩子

  “你對東陽木雕紅木産業的未來樂觀嗎?”採訪中,記者問張向榮。

  “我很有信心。”張向榮毫不遲疑,“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個深圳的設計團隊,成員都是90後,很年輕,來明堂考察之後改變了原先的設計方案。”

  “這讓我看到年輕人也能理解紅木家具文化,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大有希望。”

  “文化”,採訪中,多位受訪者都提到過這個詞。“文”,古同“紋”,指器物上的紋飾,日常器物上以圖案紋飾的文化傳統自古就有。“木寄情思,紅木家具不僅僅是一件器物,每一處雕花、每一個線條,都有其文化意義。”明堂紅木銷售負責人葉飛説。

  有技術又有才思,這是東陽木雕紅木産業的“匠人精神”,也是東陽木雕紅木産業至今不衰的精神根源。

  2016年,東陽木雕小鎮被列入全省第二批歷史經典産業特色小鎮創建名單,集木雕藝術創意設計、生産銷售、展示展覽、休閒旅遊、行業研討、木材交易等功能于一體,引導産業聚集、文化傳承。

  10月27日上午,東陽市六石小學的二年級孩子來到木雕小鎮研學。在師傅的指導下,他們用砂紙磨平小塊木板的棱角,體驗木工的一些基本技能。

  “雖然是一些最簡單的實踐,孩子們在過程中也在慢慢理解東陽的‘匠人精神’,這也是傳承。”六石小學二(4)班老師張敏超説。(記者蔣彤)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89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