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丨失管、變毒:“笑氣”讓人笑不出
2020-10-22 10:06:23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笑氣”,化學名稱是氧化亞氮,曾作為麻醉藥物使用,現多用作食品添加劑。然而,不法人員將“笑氣”作為新型毒品替代品,壓縮後注入小鋼瓶,再導入氣球供青少年吸食。這一尚未列入管制名錄的新型毒品替代品,亟待加以重拳整治。

  “笑氣”侵襲青少年

  “一開始吸食的少。”2019年6月,23歲的李涵在河北石家莊一家酒吧開始吸食“笑氣”,“後來吸食的量就大了,一晚上吸食近600個小鋼瓶”。

  小鋼瓶中的“笑氣”會讓吸食人員産生幻聽和幻覺。中原治安研究中心研究員崔向前介紹,“笑氣”具有成癮性和神經毒性,一次使用會讓人産生快感,長期使用會産生依賴。

  2020年6月23日,石家莊市公安局橋西公安分局立案偵辦楊海明等人非法經營“笑氣”案,抓獲犯罪嫌疑人24名,查扣氧化亞氮大氣罐152個,奶油氣彈(聞著有奶油味的“笑氣”小鋼瓶)21300個。

  石家莊市公安局橋西分局食藥大隊隊長穆言介紹,吸食“笑氣”的多為青少年,年齡在18至35歲之間。

  “青少年心智尚未成熟,辨別能力較差,他們吸食‘笑氣’本為緩解壓力、滿足好奇心,結果逐漸成癮。”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與社會發展研究院副研究員楊玉春認為,有些青少年對社會誘惑抵抗力差,意識不到吸食“笑氣”的危害,是“笑氣”消費的主要群體。

  價格低、危害大,尚未列入管制

  “2019年年中時,在酒吧看到有人用氣球吸食‘笑氣’。當時我也跟著吸了,之後産生了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25歲的河北保定人陳曦説,後來自己吸食太多,導致四肢麻木、頭皮有紅斑,胸口喘不過氣來。“我先後去了多家醫院,醫生都看不了這種病。我雖然還吃著藥,但手掌、腳底板還是發麻。”

  崔向前介紹,吸食“笑氣”會引起心臟病變、中樞神經係統損壞等疾病,嚴重時可致人死亡。

  與海洛因、冰毒等毒品相比,“笑氣”的價格更低,更容易被青少年接受。警方調查發現,1支拇指大小奶油氣彈的售價一般為2.5元至4.5元,10支/盒的售價在24元到40元不等,一箱“笑氣”價格在千元左右。許多吸食者還反映,獲取“笑氣”的渠道主要通過電商平臺,快且方便。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笑氣”雖然已被列入《危險化學品目錄》,但未列入新型毒品目錄,導致公安禁毒機構難以從法律層面對“有證企業”向個人銷售“笑氣”和個人“娛樂使用”的行為進行犯罪定性。

  穆言説,目前國內立法尚未限制“有證企業”向個人銷售“笑氣”以及個人“娛樂使用”的行為,導致公安機關對濫用行為無禁止或處罰權力,工商、衛生和安監部門僅有權對企業使用的范圍、劑量作出規定,對個人購買和使用行為缺少監管職責。警方在偵辦中只能按照非法經營罪追究相關責任人刑事責任。

  將“笑氣”納入管制刻不容緩

  應對“笑氣”這一新型毒品替代品,亟需加快立法步伐,完善相關法規。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錦輝認為,在未被列入毒品名錄之前,應以現有刑法體係按照涉嫌非法經營罪給予打擊。

  穆言建議,盡快將“笑氣”列入新型毒品目錄,給予公安機關、禁毒機構執法依據,按照非法經營罪追究相關責任人刑事責任。

  同時,加強部門聯動,加大監管執法力度,禁止除醫療等目的之外所有“笑氣”類産品的生産流通、販賣,從源頭上杜絕毒品替代品的買賣與吸食。崔向前建議,對生産企業、網購平臺及食品、醫療等領域進行全面整治,完善監管機制。

  此外,還需全力推進學校健康教育。教育行政部門的健康教育大多依賴公共衛生部門、疾控部門的常規管理,較少健康教育的專業力量,大多數學校、家庭對青少年吸食“笑氣”的行為約束乏力,缺乏有效的管控措施。楊玉春建議,將“健康第一”落實到教育教學過程中,增強青少年的健康管理能力,從個體角度樹立起“自己是健康第一責任人”的理念。(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19期)(記者 王昆)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64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