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炮彈像長了眼睛一樣飛入敵群——來自抗美援朝老兵唐章洪的講述
2020-10-19 16:19:3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成都10月19日電 題:炮彈像長了眼睛一樣飛入敵群——來自抗美援朝老兵唐章洪的講述

  新華社記者楊茹

  眼前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名叫唐章洪,四川中江縣人,今年85歲,是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

  70年前的那場戰爭在他的額頭和耳朵上留下了傷痕,也給他留下了一生中最深刻的記憶。

  自1951年4月入朝作戰起,他先後參戰上百次,榮立特等功一次、一等功兩次。特別是在著名的上甘嶺戰役中,他靠著手中的一門82毫米迫擊炮殲敵420余人,有效阻滯了敵人的進攻。

  “那場戰役實在太慘烈了,雙方傷亡都很慘重!”問起上甘嶺,老人眼神凝重,語調也變得沉重起來。

  1952年10月上旬,敵人加強了對五聖山前沿597.9和537.7兩個高地志願軍陣地的空襲和炮擊。10月14日,天還沒亮,“聯合國軍”開始集中飛機、大炮對志願軍前沿陣地狂轟濫炸。

  “炮彈如雨點般向我方陣地襲來,大地在不斷顫抖,整個陣地成為一片火海。爆炸聲震耳欲聾,空氣中硝煙彌漫,讓人窒息。”唐章洪回憶道。

  由于在之前開展的“冷槍冷炮運動”中連連立功,唐章洪被安排到了537.7高地一個重要炮位上,為步兵提供炮火支援。

  “過了很久,炮火開始向後延伸,這預示著敵人向我們進攻了。我們已經做好與敵人大幹一場的準備,一定要殺殺他們囂張的氣焰。”唐章洪説。

  接到命令後,唐章洪立即按射擊預案和之前算好的射擊諸元對敵人進攻路線進行攔阻射擊。

  “那時候到處都被煙塵籠罩著,根本看不到敵人,200發炮彈打出去,不知戰果如何。正猶豫時,步兵一連連長跑過來對我們説:‘打得好呀!你們的炮彈像長了眼睛一樣不斷飛入敵群,有效阻滯了敵人的進攻。只要還有炮彈,你們就接著打,不要停。’”唐章洪説到這裏,眼神頓時有了光彩。

  後面的連續射擊打退了敵人的多次進攻,同時也惹怒了敵人,敵機開始在他們頭上盤旋。突然一顆炸彈在他們工事右上方炸響,卷起的泥土和石塊把唐章洪和炮一起埋在了下面。

  被戰友刨出來時,唐章洪滿臉是血,20分鐘後才蘇醒過來。等到再把炮刨出來時,發現炮架已被炸壞。

  怎麼辦?戰鬥還在繼續……

  唐章洪當機立斷,以身體做支架,右手抱著光光的炮筒,左手裝填炮彈,採用簡便射擊的方法打完了剩下的炮彈。

  由于受傷嚴重,他發射的每一發炮彈上都沾有他的鮮血。

  “比起犧牲的戰友,我這點傷又算得了什麼。”唐章洪説,“很多戰友犧牲了,被炸得血肉模糊,有的連完整的屍體都找不到。更讓人難受的是,戰鬥的殘酷已使我們顧不得掩埋那些犧牲的戰友了。”

  “我是幸運的,而他們再也沒能走下戰場。”唐章洪説到這裏,有點哽咽。

  直到現在,每當有人稱他為戰鬥英雄,他都會説,自己只不過代表那些犧牲的戰友享受了這份榮譽。

  硝煙已散,精神永存。作為慘烈戰役的幸存者,唐章洪一直都在堅守上甘嶺精神。

  “為黨盡忠、為國效力、為民分憂”,這是唐章洪早年給自己定下的人生坐標。為此,多年來他一直支持國防教育工作,先後參加國防教育報告會、講座上百場,還把獲得的勳章、獎狀等捐給了博物館。

  唐章洪説:“一切榮譽,都歸屬于人民,也應服務于人民,放在那裏,才能更大發揮出它們的價值。”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3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