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城市治理:管得了人,治不了狗?
2020-10-18 10:39:36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廣東一位88歲老人前段時間被狗繩絆倒致死一事引發輿論熱議。一時間,城市治理“管得了人,治不了狗”的尷尬引發網民吐槽。值得深思的是,這背後反映出的城市犬只管理難題:犬患已成為當前城市治理的短板,處理不好極易産生矛盾糾紛,甚至導致極端案件發生。

  糾紛頻發,犬患成群眾煩心事

  廣東一位88歲老人近期被狗繩絆倒致死的視頻曝光後,輿論高度關注。一開始,不少網民在爭論該意外事件的侵權責任劃分問題,但隨後,大多數網民的關注點聚焦在城市文明養犬問題上。

  近年來,因違法違規養犬和不文明養犬行為産生的安全、衛生、環境等問題日益突出,狗咬人、人打狗、愛犬人士和其他市民的衝突等新聞頻頻引爆互聯網。

  就在9月6日,深圳一小區發生養犬糾紛。起因是一名女孩被鄰居家的寵物犬咬傷。在達成調解後,雙方再起爭執,其間女孩的家長將小狗摔打致死。在千裏之外的重慶,兩位鄰居在遛狗時大狗咬了小狗,引得狗主人大打出手,其中一人將另一人咬傷。此類涉犬糾紛日益增多,成了群眾的一大煩心事。

  參與起草《佛山市養犬管理條例》的佛山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科長劉高林説,城市人口密集,養犬不再只是“關起門來的家事”,事關鄰裏和諧、社區安全、環境衛生等方方面面,考驗著城市基層治理能力和精細化管理水平。

  “史上最嚴養狗令”為何落不了地

  為管住狗患,全國多地制定了“史上最嚴養狗令”,實施效果卻堪憂。半月談記者了解到,養狗問題困擾基層管理部門的難點有三。

  其一,基數大、取證難、執法難導致管理成本高。劉高林説,一般來説,城市越大,養犬群體就會越多,犬只管理就越難,“像佛山有800多萬人,如果只有1%的人養狗,也有8萬多只,規范管理實非易事”。

  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治安大隊民警羅雄軍説,有時候處理一單涉犬警情都要兩三個警力花費一個月時間,最常見的犬吠擾民一項,就給基層執法人員帶來很大困擾。“養犬管理只是我一部分工作,卻佔據了我大部分精力,基本每天都有警情。”他説。

  其二,有法難依導致法律威懾力不足。不少地方法規雖有明文規定,處罰主要以口頭警告、限期整改的教育為主,罰款、沒收等方式較少。基層民警反映,處罰或者沒收在現實中阻力也大,如果警情不嚴重,警方也擔心因執法激化矛盾,所以很難強硬執法,只能更多靠宣傳、教育。

  其三,市民文明養犬意識待增強。當前輿論反映較大的問題集中在市民文明養犬的意識不強,犬只登記、續期率有待提升。劉高林在立法調研中發現,雖然全國越來越多城市出臺了關于養犬的地方法規,但犬只的登記率不高。

  “文明養狗”如何成為自覺

  治犬重在治人。劉高林説:“過去的思維是管狗,但真正要管的不是狗而是人,要讓養犬人履行看管好犬只的義務。”受訪人士建議,應嚴格執行相關法律制度,輔以精細化的管理措施和普法宣傳,把養狗人的責任義務壓實壓緊,讓“狗可以養,但責必須擔”像“飲酒不開車”一樣,成為一種文明風尚和行為自覺。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頒布了實施不了,就形同虛設。”劉高林建議,要嚴格執法,提升犬主違規成本,樹立法律權威,“在警告范疇內的就警告,如果達到相當危害,要公正嚴格執法”。

  一些受訪人士表示,狗患需要部門共治,要推進養犬日常管理、治安處罰、普法宣傳協同發力。“犬只管理單靠公安或城管一家肯定是不行的,需要多部門加強合作。”羅雄軍説,城管可承擔犬只日常管理,涉犬警情由公安負責,日常宣傳需要街道、社區給予支持,來逐步提升市民文明意識。

  此外,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也積極給養犬愛好者找出路、做服務,逐步引導其走上規范化道路。如廣州優化“廣州養犬服務通”微信小程序,方便養犬市民足不出戶就可完成登記和續期手續;深圳開辟寵物角,愛犬人士可以去那裏遛狗、交流。(《半月談》2020年第19期  記者 毛鑫)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625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