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奉“公”: 是公園,更是家園
2020-10-15 16:53:42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公園城市的“公”內涵明確:是“奉公”,是服務人民,是以人為本。

《瞭望東方周刊》特約撰稿劉依林、吳梓溢、王琳黎  編輯黃琳

成都江灘公園

夏末初秋交替的時節,成都的陽光變得溫和。在天府大道南一段的麓湖公園社區,從武侯區專門到這裏的王楊正帶著女兒在動物農場玩耍,乖巧的小兔子、可愛的小豬、呆萌的羊駝……

麓湖公園社區,因其“公園社區與公園片區、城市大公園互聯互通”的獨特氣質,自誕生以來就獲得“桃花源”“神仙社區”美譽。

像麓湖社區這樣政府、社會、市民形成的共享共治共同體,在公園城市成都並不罕見。高新區劍南大道天府一街口,原本閒置地塊內雜草叢生。現在這裏已是宜人的綠地,企業、市民捐贈的長椅成為公園溫暖的“支撐”,椅子上刻著捐贈者對這個城市的記憶和祝福。

成都市委十三屆七次全會提出,要堅持共建共治共享,充分尊重人民群眾主體地位,服務人的全面發展,探索公園城市現代治理路徑。

從公園城市的首提地到“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在成都的探索和實踐中,公園城市的“公”內涵明確:是“奉公”,是服務人民,是以人為本。

這樣的思路體現了城市發展從工業邏輯回歸人本邏輯、從生産導向轉向生活導向的深刻轉變,而這種轉變也是公園城市示范區的應有之義。

同濟大學教授、天府新區成都管委會總規劃師匡曉明認為,“公”的屬性,是公園城市最為深刻的本質特徵,也是對當下社會問題與人民期待的有力回應。

最愛上班和回家的路

金牛區星科北街。王女士下班後並不著急回家,她先在一家“菌越鮮”的店裏買完東西後 ,再走到社區的小廣場和老鄰居們擺起了龍門陣。“出了家門就是綠道,既能在這裏散步,還能在這裏休息聊天、參加各種活動,很巴適!”

讓她感到“巴適”的,是金牛區星科北街打造的美好生活特色街區,也是成都規劃建設的“回家的路”“上班的路”中的一個點位。

從2020年以來,成都加快實施“綠道+”“公園+”策略,加快培育六大公園場景,計劃建成1000條“回家的路”“上班的路”,進一步推進社區綠道“串街連戶”,構建15分鐘社區生活服務圈,培育更多新經濟新業態場景,讓市民有更多休閒、消費、娛樂的新選擇。

在各色花卉、綠植圍繞簇擁下,一個“回家的路”的標牌,讓人備感溫馨。

沿著街道的路,一家家規劃得宜、幹凈整潔的鋪面分列兩旁,在路的中段位置,有一個綠植環繞的小空間,可供居民休憩,居民也可以在這裏展示他們的技藝。王女士説,以前這裏“沒有小花園供我們休息。”

雜亂不堪的小街變身“美好生活街區”,在成都,並不局限于這一處。

而“回家的路”不只是生態,還包含有休閒、健身、遊憩、科普、文化體驗等多元化功能。

作為天府綠道體係的其中一段,磨底河綠道以送仙橋為起點,至三環路止,全線總長6.7公裏。這條綠道建設利用街邊開闊地帶設置了十個休憩驛站,承擔了包括臨時休息、文化展示等的基礎服務功能。橋下流水潺潺,岸上花團錦簇,沿線設有驛站點位、花壇坐凳,隨處可見正在跑步、健身、騎行的市民……

“回家的路不止一條,可我最愛走這條。”住在磨底河沿巷的市民小青讚不絕口,在她看來,綠道不僅為她提供了一條舒適美麗的回家路,還讓她在家門口有了享受戶外運動的生態休閒空間。

新都區的錦水苑濱河綠道的“回家的路”又是另一番場景。該項目在綠道合適的位置把“三店一館”(書店、花店、商店及咖啡館)作為生活場景的基本配置。此外,健身天地、生態停車區、兒童遊樂組團也將在此呈現。

“逛市場、喝咖啡、遊綠道、鄰裏社交、兒童遊樂、運動鍛煉,6大生活場景都將在社區綠道中串聯起來。”新都區公園城市建設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説。

江灘公園,處于高新區和雙流區的交界點,東側有産業園區、商業建築、連接城區的公共交通等設施,西側則是近年落成的高層現代化住宅小區。

從居民區步行至公園,路程恰好為15分鐘左右,已經成為周邊市民上下班的必經之路。

每個工作日清晨,西岸的居民過橋穿過園區,在有著“I Love ChengDu”雕塑的廣場旁等候公交車到來,公園便化身為15分鐘的“上班的路”,下班亦是如此。

提升改造後的江灘公園為市民植入了包括綠色、生態、休閒、運動的新經濟消費場景和生活場景。優美的環境和清新空氣為上班的人提供一天的活力,公園提供的運動和休閒服務設施也能緩解工作一天的疲累。公園邊上還配套了一家高新區公立幼兒園,小朋友可以盡情享受公園及公園內專門為兒童設計的快樂園區及智慧化設施,這讓途經公園上下班的父母接送孩子上學放學成為了舒適的日常。

“回家的路”“上班的路”,在公園城市成都,連結的是聚落,拉近的是溫情。

泡桐樹街,成都的網紅打卡地之一

市民都在街上耍

成都城現在的核心在天府廣場。廣場以西,看似魚骨狀的區域便是少城的所在。

少城以長順街為主幹,兩側密密麻麻排列若幹條寬窄不一的巷子——2020年8月被商務部列為“全國示范步行街”的寬窄巷子,正位于此。

但在成為全國知名的商業街區之前,巷子裏各處建築也呈現“不相往來”的態勢,大門緊閉,圍墻深鎖。違建與臨停把城市空間分割,圍墻與路障佔用了可拓展的邊界。

公園城市的打造,並不是將實體的公園空降到街區。對街區來説,首先需要打開自我。

2017年,成都確立城市空間結構調整戰略,明確城市中部進行戰略優化,即“中優”,保持和彰顯成都的歷史文化特色;這一年年底,成都啟動拆違建、拆圍墻、增開敞空間的“兩拆一增”專項行動。有媒體形容,這是打通城市治理的“最後一公裏”。

“我們把城市的有機更新深入地做到了‘院子’裏面。”少城街道寬巷子社區黨委書記吳麗萍認為,“兩拆一增”是城市有機更新的具體方式,其指導思路是公園城市 “景觀化、景區化、可進入、可參與”的理念。城市居民可以在原本被圍墻包圍的空間自由進出,享受到城市中間的綠地,這是一個“可進入”的過程,也能享受到城市的美好,增加居民對城市發展的信心。

“兩拆一增”,減少邊界,拓寬的是空間,拓展的是信心。

而公園城市與生俱來的“公共”元素,不僅要讓居民與城市共享發展成果,更重要的,是讓公眾、居民參與到城市的建設、治理和更新的全過程。唯有如此,才能達成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日落時分,泡桐樹街的酒館茶館開始熱絡起來,店鋪紛紛亮起燈光,人流、客流、車流開始增加。不過,泡桐樹街並不是純粹的商業街區,每間店鋪背靠的依然是市民居住的院子。泡桐樹小學也在不遠處,當下班高峰、消費時段與放學時刻碰撞在一起,街區裏消費者、商家和居民的矛盾似乎一觸即發。

然而,眼前卻是和諧的景象:住在街區的樂齡長者在禁止機動車進入的步道上或坐著、或站著;剛放學的小朋友在街上或跳繩、或騎車,用成都話來説就是人民都在街上“耍”;這裏的食店和酒館也沒有過多的噪音和油煙排放,消費者也很有禮貌地在路上行走、在店鋪旁等位——實際上,不少食客和消費者也是當地的居民。

和諧的景象並非一日之功。吳麗萍介紹,以前這一帶也出現過商家排放油煙、發出噪音擾民的問題,還有商家佔用停車位、亂排放導致下水道堵塞等,與居住在院子裏的居民産生過衝突。

化解衝突需要平臺。在泡桐樹街,吳麗萍與其他社區幹部一道確立了“民事、民議、民決”的工作方法,搭建了一個各方對話與溝通的平臺,即“商居聯盟”——由社區牽頭,邀請商戶和居民代表,包括執法部門和城市規劃部門等,一起商議街區中出現的問題和矛盾。

吳麗萍表示,現在的“商居聯盟”進入了2.0版本,升格為“商居共管委員會”,從治理問題轉為建設社區,比如舉辦社區活動,關心社區的樂齡長者等人群,“大家共同來參與。”

創新參與方式,讓居民參與社區的治理和建設,是從公園向家園轉化融合的重要路徑。少城街道黨工委書記何媛稱,一係列的開放式社區治理參與和城市景觀的有機更新,其實也是塑造“宜居宜業”的生活場景,實現了在重要的旅遊景區、特色街區、消費場景的情境融合共生,居民既能延續自己以前的生活,還能不斷提高對所在區域的滿意度。

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提供的數據顯示,依托以黨組織為統攬的城鄉社區發展治理體係,成都市整治提升背街小巷2059條,改造老舊院落600個、棚戶區17434戶,完成“兩拆一增”點位3270個,打造特色精品街區121個、公園小區70個,實現公園形態與社區生活有機融合,基層治理能力和宜居生活品質同步提升。

以人為本,形態各異

高樓林立間,綠植與花卉“織就”的立面迎接著來來往往的成都市民,展示著這座公園城市的獨特魅力。

華陽正北下街交叉口壘土垂直綠化項目,充分運用壘土保水性優良,透氣性、安全性、耐用性好,加上固化效果極其適合墻面的優勢,成為了一片獨特的風景。項目負責人介紹,“我們選擇礬根、鴨腳木、腎蕨、吊蘭、佛甲草,在花境與模塊式植物墻的碰撞中,穿插城市景觀,一定范圍內表現了城市生態文明的發展進程,可以看出綠色環境的多樣性和無限發展可能。”由于處于交叉路口的奪眼位置,壘土垂直綠化項目景觀既是隔離帶,又實現了美化環境的目的。

城市建築立體綠化只是成都層出不窮的綠色供給之一。

“軌道+公交+慢行”綠色交通體係也在不斷發力。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是一種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規劃設計。目前成都有14個TOD示范項目,三岔站TOD是其中唯一的城市級站點,位于18號線三岔站,緊鄰三岔湖、絳溪河生態區,與天府國際機場僅兩站之隔。成都軌道集團旗下成都軌道城市發展集團副總工程師王華文説, 這個項目融入時尚消費、特色展覽、節慶活動、商務休閒、城市康養等消費場景,傾力呈現“一個TOD項目就是一個公園城市社區”“一個TOD項目就是一個商業、文化和生活中心”。

在“80後”褚寧的眼裏,自己所住的麓湖公園社區近兩年變化很大,隨著成都不斷推進公園城市建設,社區環境優美了,購物中心、健身房、咖啡館等各種店鋪的開張也如雨後春筍,生活配套設施一應俱全。

文創的色彩在麓湖公園社區同樣濃厚,這也是吸引麓湖·4A美術館策展人李傑來此興業的原因。他目睹了麓湖公園社區蝶變的過程,“每一次展覽之後我都會做復盤,可以看出展覽質量、人流量和社區的生態環境、居民生活的水平保持著正增長的關係。”

活動、節日、展覽的豐富,最終帶來了居民生活的歸宿感和滿足感。麓湖公園社區有關負責人表示,他們還將繼續豐富各種活動,讓社區在公園城市示范區建設中繼續高質量發展。

無論是麓湖公園社區,還是建設中的三岔站TOD,都只是成都探索公園城市示范區建設的縮影。

2020年1月,成都印發《成都市美麗宜居公園城市規劃建設導則(試行)》(以下簡稱《導則》)中。《導則》提出,公園社區是公園城市建設的基本單元,是公園城市生態價值、美學價值、人文價值、經濟價值、生活價值、社會價值等最直接的體現。

成都市公園城市建設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規劃建設公園社區的核心內容是“以人為本”綜合服務功能的提升,強調生態環境、公共空間、居民家庭、城市建築、歷史文化、社會服務、經濟發展等要素的有機融合,具有社區形態開放宜人、空間環境優美舒適、社區文化特色鮮明、建設方式低碳永續、交通係統綠色人性、功能産業多元混合、公服設施便民共享等特徵。

2020年1月,成都提出了六種公園城市示范區類型,即綠道型公園城市示范區、山水型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場景郊野型公園城市示范區、人文型公園城市示范區、街區型公園城市示范區,以及産業型公園城市示范區。

現在,這六種公園城市形態在成都都有了不同的呈現,但是公園城市引領城市發展方式變革,未來的城市形態絕不止于此,成都人相信,還可以創造更多的城市形態。

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為人民,這是公園城市的人民屬性和人本邏輯——積極推進“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建設的成都,正在這樣的理念引領下持續創新創造,安放人民的幸福。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615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