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2020-10-10 16:32:1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9月20日,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村民陳百藏目前居住的房子(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攝);下圖為:9月20日,陳百藏即將要搬進的三合村村臺(新華社記者王凱攝)。 新華社發

  新華社濟南10月10日電 題:“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新華社記者王凱、郭緒雷

  陳百藏自己蓋過三次房。每次都有刻骨銘心的痛。

  山東省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是典型的黃河灘區村,緊鄰黃河不到1公裏。1855年,黃河在銅瓦廂決口,奪大清河入渤海,被圈進黃河灘裏的人,世代在頻繁的水患中艱難繁衍生息。

  黃河灘,黃河灘,黃河發水,房就淹。“灘裏人”陳百藏每次蓋房都是在與黃河抗爭,然而,每次他都敵不過。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在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陳百藏介紹1996年黃河水災淹到墻面的位置(9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1982年,陳百藏第一次蓋房。

  那一年,大兒子不滿周歲,陳百藏清楚地記得,他用270塊磚和泥巴秸稈,蓋了間磚草房。

  然而,一家人剛搬進去,當夜黃河就發了水,新房子墻倒屋塌。

  “什麼都沒剩下,除了我們一家三口。”陳百藏回憶道。

  大水漲了又落。隨後,陳百藏開始第二次蓋房。

  半年的時間裏,陳百藏用小推車一車車拉土,一點點墊高地基,舉家借債,房子總算蓋了起來。四壁土坯,房頂秸稈,只有在進門的地方用了些磚,雖然簡陋但總歸是個家。

  陳百藏説,不敢用太多磚頭,也沒錢買太多磚頭,洪水説來就來,房屋倒塌時砸不傷人就行。

  不曾想,1986年黃河發水,陳百藏的家再次被毀。

  外出打工、手頭有些積蓄的陳百藏開始了第三次蓋房。

  為躲避洪水,陳百藏再次把地基墊高,他不知道多高才夠安全,只知道竭盡所能墊高、再墊高。盡管如此,1996年的洪水淹進房屋1米多高。這一次,磚瓦房沒有倒,只是墻體出現了幾道裂痕。

  淹沒、倒塌、再建、再淹,這幾乎是每個“灘裏人”心酸的“蓋房史”。

  安居,成了像陳百藏一樣生活在山東黃河灘區人最大的夢想。

  2017年山東省編制實施《山東省黃河灘區居民遷建規劃》,將安居作為脫貧攻堅重點任務,提出用3年時間,給“灘裏人”一個穩穩的家。

  2017年10月25日,佔地870.462畝、高5.2米的三合村村臺動工開建。陳百藏知道,這是要為他們遷建蓋房。

  這麼大規模,能蓋起來嗎?和陳百藏一樣心存疑慮的群眾不在少數。

  打夯機“砰砰砰”,倣佛打在“灘裏人”心坎上,聲音越響心裏卻越踏實;統一外觀的兩層小樓越蓋越多,越蓋越高,“灘裏人”心裏卻越敞亮。他們知道,安居,這個“灘裏人”覺得比天還大的夢,終于要圓了。

  今年9月20日,三合村村臺投入使用,遷建安置涉及三合村、王莊村、毛洼村等5個自然村的6526名群眾。按照排號順序,陳百藏選了兩套大戶型二層小樓,一套給自己和老伴,另一套給大兒子。

  拿著選房確認單,陳百藏笑了。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3)“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在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陳百藏介紹1996年黃河水災過後墻體裂縫情況(9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4)“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在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陳百藏在自家院裏的無花果樹前留影(9月20日攝)。這棵無花果樹是他第三次蓋房後栽下的。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5)“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

  在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陳百藏介紹自己蓋房的經歷(9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灘裏人”陳百藏的“蓋房”記-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59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