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社會治理現代化夯實“中國之治”根基
2020-09-30 07:33:34 來源: 法治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十三五”期間政法機關持續深化社會治理創新

  社會治理現代化夯實“中國之治”根基

  “只跑一個地方就把事情解決了,好幾個單位接待,有調解員給我們主持公道,真的很感謝。”不久前,浙江寧波市民陳女士從當地一家房地産公司順利拿到退房款後,特意趕到矛盾調解中心致謝。

  走進一扇門,能解萬家憂。寧波市鄞州區矛盾調解中心,整合了綜治中心等11個中心平臺功能,黨委政法委、信訪、法院等19家單位、部門力量入駐,“一站式”為群眾提供各類法律服務。

  在浙江,像這樣的法律驛站共有90個。看似簡單的“物理整合”,卻發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今年上半年,浙江省縣級矛調中心共受理矛盾糾紛57.3萬件,化解54.2萬件,化解成功率達94.6%。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加強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機制建設,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這一重要論斷為新時代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舉一綱而萬目張,解一卷而眾篇明。“十三五”期間,各級政法機關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社會治理現代化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提高社會治理智能化水平,努力夯實“中國之治”的根基。

  堅持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

  “沒想到能這麼快拿到賠償金,省下了一大筆訴訟費,沒花一分錢,也不用開庭了,真是省事又省心。”9月25日,當事人剛某來到河北省興隆縣人民法院“一站式訴前化解中心”,連聲道謝。

  近年來,各地法院前移解紛關口,延伸服務觸角,下沉力量資源,建立矛盾糾紛源頭預防化解鏈條,實現糾紛“終端”與訴訟“前端”無縫對接,讓大量糾紛止于未發、化于萌芽。

  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法院訴前調解案件近300萬件,同比增加66%。大量糾紛通過調解、和解這樣方便、快捷、低成本、不傷和氣的方式得到解決。

  一枝一葉總關情。群眾之事無小事,以人民為中心是政法工作生命線。新時代,尤其是黨的十九大以來,各地紛紛打造出獨具特色的升級版“楓橋經驗”,助力建設現代化社會治理體係。

  河南、福建、湖北、山東等地鄉鎮推行村幹部兼任村輔警模式,創新提出“本村人解決本村事”的工作思路,發揮人熟地熟情況熟優勢。

  上海、江蘇、浙江、貴州等地有效將社會管理服務、治安防控等職責拓展延伸到村級神經末梢,基本實現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問題不出縣。

  基層工作活多事雜,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動員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堅持和完善新時代“楓橋經驗”尤為重要。

  安徽肥西積極調動“五老”參與基層治理,設立“老張説事”等矛盾糾紛綜合調處中心,利用“五老”人員豐富的民事調解經驗開展調解。

  浙江瑞安以綜治調解中心為依托,以司法調解室、“娘舅”工作室、社區警務室為龍頭,與新居民聯席會等百個社會團體聯合開展矛盾糾紛調解,年均調解數達3000余起。

  重慶沙坪壩利用當地特色茶館文化,採取“政府扶持、社會共建、社區運營、群眾共享”模式打造和順茶館,面向居民提供民意溝通、矛盾化解、法治宣傳等服務。

  如今,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已成為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有效途徑。各地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努力實現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為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

  “前些年,小區總能見到一些三三兩兩的陌生人,感覺住著不安全。如今,陌生面孔越來越少,生活越來越好。”年過七旬的葉鳳清老人是第一批入住湖北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東風陽光城丹桂苑的業主,市域社會治理讓她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

  2018年、2019年,中央政法委先後兩次舉辦新任地市級黨委政法委書記培訓班,提出要把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作為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切入點和突破口來抓,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努力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

  2019年10月,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這是“市域社會治理”概念首次出現在黨的綱領性文件中,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成為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的重要方面。

  各地政法機關以開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為抓手,探索具有中國特色、市域特點、時代特徵的社會治理新模式,推動平安中國建設邁上新臺階。

  山東省充分依托市域較為完備的社會治理體係和資源調配職能,用好用活在立法、司法、行政、人事、資源等方面的決定權和決策權,努力把市域打造成風險隱患化解在萌芽、解決在基層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治理層級。

  雲南省曲靖市將市域社會治理作為“一把手”工程,制定出臺《關于加快推進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工作的意見》,建立聯席會議、督導考核、通報問責等機制,畫出時間表、路線圖,以實的舉措、硬的作風推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跑出“加速度”。

  江蘇南通設立全國首個市域治理現代化指揮中心,匯聚了南通市64個部門、10個縣市區數十億量級的數據,一旦城市出現突發情況,指揮平臺可以及時下達指令到具體執行部門,迅速處理。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實踐證明,市域日益成為重大矛盾風險的産生地、集聚地。各地政法機關主動作為,搭臺子、壓擔子、出點子,在攻堅克難中推動市域社會治理創新發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駛入快車道。

  刑事治安案件下降、矛盾糾紛就地化解、群眾辦事更加便捷……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實踐效果正在顯現。

  探索社會治理智能化路徑

  “社區有規定,持出入證才能進,請您配合防疫工作。”“我忘帶了,讓我進去吧,不然堵在門口誰都進不去。”今年6月初的一天,在山東省東營市東營區文匯街道某小區門口,一名駕駛員與社區工作人員僵持不下。

  網格員閆育梅問清情況後,立即通過“網格通”App上報東營區網格中心。在數據面前,駕駛員承認自己剛從外省返回,同意配合進行信息登記和防疫檢查。

  這是社會治理智能化實踐成效的一個縮影。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民主協商、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係。

  近年來,各地積極探索社會治理智能化,開創了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增加了居民的認可度、參與度,使居民的獲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在家門口升級。

  在浙江,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的深度應用,在疫情期間大顯身手。“一圖一碼一指數”、防疫和醫療物資管理、對疑似、確診病人密切接觸者的精準發現,處處體現著智治理念。

  遼寧沈陽以大數據創新社會民生治理手段,通過“互聯網+”的智慧管理,把社區人員從繁重的日常事務中解放出來,形成了“出門一把抓,回來再分家”的工作流程,讓網格服務真正成為解決民憂的“連心橋”和化解矛盾的“減壓閥”。

  廣東推進人口、車輛等公安基礎數據與政務數據的深度融合應用,推出100項“打防管控服”智能化應用,推動社會治安防控從事後被動應對向事前精準預警、趨勢預判和主動服務轉變。

  面對社會治理新形勢、新需求,讓群眾遇到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有地方“找説法”,讓矛盾糾紛更加快捷有效化解,精準預測預警預防各類風險隱患,是擺在政法機關面前的一道時代課題。

  風好正是揚帆時,不待揚鞭自奮蹄。各級政法機關面對新時代社會治理中出現的新形勢、新問題,及時更新治理理念,豐富完善治理體係,做到係統治理、依法治理、源頭治理、綜合施策,不斷推進實現社會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助推平安中國建設邁上新臺階。(記者 劉子陽)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56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