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脫貧路上,“我的工作我做主”
2020-09-27 14:10:3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烏魯木齊9月27日電 題:脫貧路上,“我的工作我做主”

  新華社記者胡虎虎

  關于如何使用跳槽後的第一份月薪,30歲的曼孜熱木·阿吾提早已計劃妥當。她幾乎脫口而出:“肯定會去一次巴扎,請家人好好享受美食。”談笑間,曼孜熱木用手撥了下精心挑染過的劉海,左手上紅色的指甲油有些搶眼。

  離家更近、薪酬更高的新工作讓曼孜熱木底氣十足。一個月前,她下定決心從暖氣廠離職,到緊鄰村子的多胎肉羊擴繁場應聘飼養員。在這座由天津援建的擴繁場裏,目前共有90名工人來自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佔全部飼養員的三分之二以上。

  曼孜熱木家所在的于田縣,地處塔克拉瑪幹沙漠南緣,距烏魯木齊1000多公裏,是新疆和田地區五個未摘帽貧困縣之一。當地依托龍頭企業帶動,發展規模化特色養殖,助推脫貧攻堅。僅多胎肉羊産業一項,就覆蓋于田縣14個鄉鎮,受益家庭超4900戶。

  作為我國深度貧困的“三區三州”之一,包括和田在內的南疆四地州長期以來受地域、自然、經濟等因素制約,貧困人口多、産業發展滯後、就業渠道狹窄,難以滿足貧困群眾通過就業實現脫貧的願望。

  為此,新疆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綜合施策,通過擴大就業渠道、拓展就業空間等途徑,擴容就業“蓄水池”,幫助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勞動力實現就業。

  眼下,曼孜熱木不僅每月有2000多元工資,還有15只羊托管參加每年的分紅,加上家中五畝半的麥田,收入漸穩。伴隨穩定收入而來的,還有她“有事可做”的飽滿精神。

  “在這裏,羊有專門的‘運動場’,‘吃飯’還必須按時間來。”現代化的養殖衝擊著曼孜熱木和鄉親們的傳統認知。此前,與十裏八鄉的農戶一樣,她家的養羊方式是“想啥時候喂,就啥時候喂”。

  “可如今,我們每天都可忙了!”曼孜熱木感慨,以往“無奈的散漫”已逐漸遠去。

  護理、配種、保育、如何觀察羊的身體狀態等等,由公司組織的崗前培訓和每天下班小結,使得和曼孜熱木一樣的貧困戶加速成長。現在,有了實現夢想的平臺和家人的堅定支持,曼孜熱木對脫貧後的生活更是信心滿滿:“還要繼續學習,提高收入。”

  從曼孜熱木家出發,向西200多公裏處,便是和田地區的首府——和田市。華燈初上,遠近聞名的和田夜市開啟“不夜模式”,28歲的阿布來提·艾尼瓦爾也忙了起來。

  “攤主把美食賣給顧客,我的工作就是為230多位攤主和來來往往的食客服務。”作為和田夜市的運營經理,阿布來提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夜市上,食客熙熙攘攘,這意味著活力與商機。

  為幫助貧困戶創業增收,阿布來提所在的團隊專門開辟11個攤位,並公布租金減免等優惠扶持政策。“疫情期間,夜市採取輪流經營的限流措施,但貧困戶攤主除外。”阿布來提介紹,“同時,夜市還會統一從各縣扶貧車間、農民合作社採購食材。”

  近年來,和田夜市加快“走出去”步伐,陸續落地阿勒泰、昌吉、天津等城市,促進了和田地區的勞務輸出、農副産品銷售。在阿布來提看來,身在這樣一個團隊工作,自己也為家鄉脫貧攻堅盡了份責任。

  從新疆財經大學畢業後,戀家的他選擇返回和田。幾經歷練,最終就任現在的職位。回顧“就業史”,阿布來提顯得從容自信。“時間自由”“舒服”成了他描述工作的常用詞。閒暇之余,精通計算機技術的他還設計了一個電商小程序,“店內”滿是産自和田的特色農産品。

  在脫貧攻堅中,新疆明確以就業為導向、以南疆為重點,大力發展勞動密集型産業和扶貧産業,越來越多的工廠、車間開到了貧困地區百姓的“家門口”,“一戶一就業”已遍地開花,“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的目標也快速實現。

  如今,行走南疆,像曼孜熱木、阿布來提一樣的“追夢人”並不鮮見。從“想工作”逐漸到“挑工作”,“追夢人”的舞臺愈發寬廣。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稻田飄香收獲忙
稻田飄香收獲忙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547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