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廈門探索
2020-09-18 07:43:3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經濟特區牽手“三區三州” 制度優勢引領産業變革

廈門援建臨夏的廈臨遠達服飾扶貧車間。

 

廈門援建的臨夏吉明鞋業東西協作扶貧車間。

廈門援建和政縣夏潤赤松茸種植基地。赤松茸豐收農戶樂開懷。(圖片均為黃嶸攝)

  “三區三州”,中國脫貧攻堅史上的特有名詞。打開中國地形圖,“三區三州”所在的位置,基本屬于西北、西南最險峻的高原山區地帶,這裏長期以來屬于深度貧困地區,被認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當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位于甘肅省中部的臨夏回族自治州便是“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

  2010年6月,廈門市開始結對幫扶臨夏州。從鼓勵國企帶動民企參與扶貧,到兩地營商環境嫁接,再到人才共享、“扶智扶志”……10年時間裏,廈門市先行先試,在臨夏這片熱土積極進行跨區域扶貧協作的經驗探索與實踐積累。

  如今,廈臨扶貧協作正結碩果:行走在長期難脫貧困“魔咒”的臨夏州,曾經閉塞保守的山村小鎮裏,一座座産業園區拔地而起,扶貧車間、扶貧工廠流水線上生産如火如荼,貧困戶脫貧致富鬥志高昂,地方營商環境持續向好。一幅東西相牽、陸海相連的扶貧協作壯美畫卷已然繪就。

  蝶變:10年結對見證滄海桑田

  在臨夏州積石山縣安集鄉雨具扶貧加工中心,20多位貧困戶正在縫制雨傘。“這裏原來是一所閒置的村小,我們租用過來辦了扶貧車間。”積石山海滄産業運營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江文賓説,廈門市海投集團在積石山縣援建了12個這樣的扶貧車間。

  “第一次來這裏,看到的是一片荒山,只有幾只羊在吃草。”和政縣吉美包袋公司車間裏縫紉機嗒嗒作響,100多名工人正在縫制旅行包,其中90%以上是貧困戶。公司總經理田小平説,公司買下了30畝地建設廠房,現在滿負荷能容納500人就業。

  不遠處是廈門市援建的集和興産業園,記者看到,多棟工廠大樓已經完工,第一批企業已簽約入駐。負責園區建設的臨夏州集和興貿易公司總經理吳世欣説,産業園總投資2.1億元,總建築面積約5.8萬平方米,目前完成一期建築面積3.1萬平方米,廈門市集美區同步招商引進了夏潤高原農業等東部企業進駐,跟進在談項目5家,預計一期全部投産後可新增近千個就業崗位。

  在位于永靖縣西南部的甘肅炳靈丹霞國家地質公園,由廈門企業計劃投資30億元的甘肅黃河丹霞文化旅遊項目正有序推進。“我們計劃在保護的前提下合理開發地質公園、炳靈湖等100多平方公裏面積。”甘肅黃河丹霞旅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衷梅英説,項目建成後年吸引遊客將達到100萬人次,成為臨夏州文旅産業龍頭,間接創造5000個就業崗位。

  看得見的變化之外,還有更多的轉變正在悄然發生。廈門市對口支援辦公室常務副主任葉健介紹,廈門去年出臺協作産業支持政策,入駐臨夏州的企業可享受比在廈門市更加優厚的支持措施,企業積極性顯著提高。臨夏州今年也跟進出臺相應政策,産業協同加快。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廈門市為臨夏州招商引資注冊資金達3.5億元,遠超往年同期水平。

  荒地上崛起一座座工廠,昔日農民變為産業工人,第三産業發展如火如荼……與廈門市結對以來,臨夏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貧困發生率由2013年底的32.5%降至2019年底的1.78%,大量東部企業落戶,帶來持續發展活力。最近3年,在國務院扶貧辦組織的東西部扶貧協作年度考核中,廈門在東部城市中始終名列前茅。

  破冰:從貧困山區走向經濟特區

  時間撥回到10年前,中央首次明確廈門市結對幫扶臨夏州。

  “最早的時候,我們幫扶主要關注基礎設施建設和教育、住房、醫療等民生問題,每年拿出幾千萬元投入到臨夏州相關建設項目中去。”廈門市工信局三級調研員茅江鋒説,2015年,廈門市開始派駐挂職幹部到臨夏州,調研當地貧困狀況、幫扶需求,協調幫扶項目等,工作重心逐漸轉向提高當地居民收入水平,開始向“造血式”幫扶轉變。

  2016年底,中央調整東西部扶貧協作結對幫扶關係,再次明確廈門市結對幫扶臨夏州。廈臨扶貧協作勞務輸轉、産業幫扶等開始全面加速。

  2017年12月,廈門市組織多家本地企業組團來到臨夏州東鄉縣招工。“臨夏州工業發展較為薄弱,冬季農閒時有很多閒置勞動力,我們一開始認為行程會比較順利。”回憶起這次招工,廈門市睿和電子有限公司管理課課長陸秀梅説,“但是到東鄉縣後,我們在各個地方轉了一圈,最後也沒有招到多少人。”

  臨夏州地處西北山區,當地信息閉塞,村民就業觀念保守,建檔立卡戶外出務工意願弱,不願相信東南沿海會有包吃住、年薪數萬元的工作。作為最早一批派駐到臨夏州的挂職幹部之一,茅江鋒曾在臨夏州工作三年多。他坦言,幫扶之初,相關工作推進面臨不少困難。

  “一開始我們思維不夠開放,村裏流傳沿海地區到處是傳銷,包吃住還給發這麼多工資,大家都覺得‘哪有這麼好的事?’”來自東鄉縣包家村的貧困戶包哈麥德説,2017年以前,村裏很少有人外出務工,沒人願意報名去廈門這麼遠的地方。“後來村支書和鄉長向我們保證,車票、食宿由政府來安排,我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來了。”

  針對臨夏州農民外出務工意願弱的問題,廈門市多部門研究出臺政策,一方面通過符合當地習俗的生活安排幫助第一批務工者適應環境;另一方面,制定用工企業補貼、中介公司獎勵、老員工帶新員工獎勵等政策,調動相關企業、員工的積極性。

  “他們家庭觀念重,夫妻兩人很少分開,出來務工也是在同一家企業工作,為了生活方便,公司專門安排了夫妻房宿舍。”陸秀梅説,為了留住招到的第一批工人,企業下足了功夫。餐食方面,專門從清真餐廳訂餐,同時根據務工者需求不斷調整菜品的種類和口味。

  就這樣,第一批抵達廈門的務工者逐漸穩定了下來。政策支持下,一輪傳幫帶接力就此開始。

  “我們村有近300戶人,第一批只出來了4個,都在睿和電子公司,絕大部分人顧慮較多沒敢出來。”包哈麥德説,穩定後自己就聯係村裏人,告訴他們廈門的情況,同時做好溝通銜接,幫助後來者適應工作環境。廈門市非常支持臨夏州貧困戶前來務工,介紹貧困戶來廈門工作滿3個月和6個月各有1000元獎勵,包哈麥德介紹了10多位村民過來,拿到了一筆可觀的收入。

  勞務輸轉困境逐漸化解,昔日顧慮較多的臨夏州農民開始走向沿海地區務工,一時間這成為各個山村的時尚。

  包哈布都就是包哈麥德介紹出來的務工者之一,他坦言,如今很多務工者都回村建了新房,這是他們最好的名片,自己成了大家口中“廠子裏上班”的人,在村裏很受禮遇。“大家都看到了外出務工的好處,現在村裏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出來了。”

  一係列鼓勵政策支持下,廈臨勞務協作有序推進。“今年一季度,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壓力下,我們仍然通過包大巴、包列車、包航班等方式輸轉了3000多名務工者來廈就業。”廈門市對口支援辦公室副主任張群騰説,2017年以來,廈門市帶動3萬多名臨夏州貧困戶走出大山,走向東部沿海。

  扎根:在一片荒蕪中開始的艱難求索

  臨夏州農村人口多,因照顧家庭、農活等原因,許多農民無法外出務工。部分人走出去到沿海闖蕩背後,是更多的人留守在家鄉,翹首以盼。

  “這要求我們必須把企業引過去,推動當地産業發展,進而持續拉動就業。”葉健説,對于以外向型經濟為主的廈門市來説,這項工作難度不小。

  外資企業佔廈門70%的工業産值,它們大多對上下遊産業配套、物流、人才方面要求很高,難以轉移至西部貧困地區。勞動密集型民企是産業轉移的主力,而這恰恰是廈門産業結構的短板所在。為推動當地産業發展,廈門市以國有企業為先鋒“奔赴”産業基礎薄弱的臨夏州,也走過一些彎路。

  2017年10月,廈門國貿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6家市屬國企投資成立臨夏州廈臨經濟發展有限公司,準備以産業幫扶帶動就業。“6家國企中有3家世界500強企業,實力是毫無疑問的,但大家主業都在金融、貿易、供應鏈等領域,缺乏可以引薦的制造業企業資源。”廈臨公司副董事長李勇説,企業成立之初,投資近3000萬元發展養殖業,採購了1000多頭西門塔爾肉牛,但是如此規模的養殖廠只需要30多名工人,帶動就業效果並不理想。

  外資企業轉移難,國有企業主業與當地脫貧攻堅需求不契合,勞動密集型民企則是廈門市産業結構的短板,該如何破題?

  面對這樣的困境,廈門市打破傳統思維,在發動本地企業到西部建廠的基礎上,鼓勵扶貧工作隊通過商會、行業協會等到廈門市外招商引資,為對口幫扶地區帶來第一批制造業民企。

  “2018年3月扶貧工作隊聯係我,向我推介臨夏州投資環境。當年9月我第一次到臨夏州考察,感覺就像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廈門一樣,雖然窮,但勞動力資源有很大發掘空間。”吉美包袋公司總經理田小平曾在福建省泉州市辦工廠20多年,近年來一直受用工緊張困擾。扶貧工作隊的推介讓她下定決心在當地辦工廠。如今,她位于臨夏的工廠運轉良好,二期、三期也已開始建設。

  在走出去為扶貧協作招商的基礎上,廈門市率先出臺政策,在全國范圍內吸引企業入駐對口幫扶地區。根據實到注冊資本不同,最高給予100萬元一次性獎勵;企業增資擴産所購置的生産設備,驗收通過後,按實際發生金額的15%給予獎勵……

  “政策是面向全國的,只要達到相應條件的企業,就可以享受我們的産業協作政策。”葉健説,為了引導更多企業落戶臨夏,廈門市規定,企業落戶臨夏可以享受比落戶廈門更優惠的政策。

  民企有了到臨夏州投資辦廠的意向,緊接著又會遇到資金不充裕、廠房基礎設施薄弱等難題,對此廈門市屬國有企業發揮資金優勢,探索國企帶民企的東西協作模式幫助産業項目盡快落地。

  位于和政縣的廈琳鞋業公司由廈門市屬國企廈臨公司和民企古琳達姬公司合作成立,訂單和技術均來自古琳達姬,目前企業運轉良好,已經産生經濟效益。“民企的優勢在于有訂單、技術和勞動密集型企業管理經驗,但缺乏資金,國企剛好與之優勢互補。”李勇説,目前廈臨公司與民企合作成立了12家企業,以“國企出資+民企訂單和技術保障+地方政府協助雇傭建檔立卡戶”的模式深度合作,帶動貧困戶1500多人。

  一方面,通過成立混合所有制公司,以國企出資,民企出技術、管理和訂單的方式合作,實現優勢互補;另一方面,通過投資建設産業園區,以商招商、築巢引鳳,解決企業落戶臨夏碰到的各種問題。廈門市打出了立體式産業幫扶組合拳。

  集和興産業園多棟工廠大樓已經完工,作為第一家入駐企業,夏潤高原農業公司總經理黃雄越説,企業在臨夏州有1500多畝食用菌種植基地,2019年到臨夏州考察建廠事宜,與産業園簽訂協議後,很快入駐園區。“租金減免每年可以節約幾十萬元成本,而且配套齊全的現有廠房節省了自建廠房的時間,加速項目落地,讓我們趕上了今年的採摘季。”

  “租金減免之外,企業最看重的還是避免了繁瑣的自建廠房流程和資金投入。”吳世欣説,很多企業關注産業園建設,目前正與他們協商入駐事宜。此外,廈門市在臨夏州臨夏縣等地正在建設新一批産業園,將為後續招商引資企業提供充足的保障。

  一係列創新探索推動下,産業幫扶打開了局面。實實在在的激勵政策帶動招商成效明顯。包袋、鞋業、雨具、特色農産品加工……一批帶貧效果明顯的東部沿海企業在臨夏州落地生根。據統計,截至8月,廈門市累計為臨夏州引進企業57家,實際到資6.2億元,通過吸納就業和利益聯結機制帶動貧困人口1萬多人增收。

  成長:逐漸富起來的思想觀念

  “你們企業到這裏來是扶貧的,怎麼能賺工人的血汗錢呢?”初到臨夏州的一次會議上,田小平遇到一名幫扶地區幹部的“靈魂拷問”。

  “我當時被驚到了,我是一個商人,辦企業怎麼可能不為了盈利呢?”田小平説,當初,臨夏少數幹部思維還停留在以往的“輸血式”扶貧階段,並不理解産業幫扶模式。

  多位受訪企業負責人坦言,初到臨夏時,當地企業注冊、證件審批流程長、效率低,部分基層幹部服務意識較弱,企業很不適應。

  對此,廈門市加強挂職幹部交流,幫助企業解決困難。結對幫扶以來,廈門市向臨夏州派駐幫扶幹部800多人,從規劃設計到行政審批,新的服務理念在臨夏州落地生根,讓當地企業感受到實實在在的變化,也影響著當地黨政幹部。

  “互訪互學互助的過程中,潛移默化的影響在持續發生。廈門去年出臺協作産業支持政策,臨夏州今年也出臺了相應的政策,這就是看得見的進步。”張群騰説。

  如今,當地黨政幹部經常到廠裏走訪,詢問有什麼困難需要解決,“靈魂拷問”早已不復存在。

  “楊縣長現場辦公,解決我們員工公交車問題。讚!”9月4日,吉美包袋公司經理周金敏發布了這樣一條朋友圈,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公司最近在擴大用工規模,新招了100多名工人,有的家離公司比較遠,不在公交車覆蓋范圍內。”周金敏説,和政縣一位副縣長來公司調研時得知情況後,現場打電話和公交公司協調。

  從“靈魂拷問”到現場辦公,當地幹部觀念正在發生轉變,與此同時當地貧困戶也逐漸走出農業思維。落地臨夏州後,一些沿海企業帶來現代化管理經驗。思想交流碰撞中,昔日農民逐漸適應現代化工廠管理,轉變為成熟的産業工人。

  “2018年6月,工廠剛開始招工時,近300人爭相報名,門口排起了長隊,但是幾個月後,大部分都離開了。”積石山縣特利強雨具公司負責人謝根生説,從農民轉變為工人,許多人一開始並不習慣。“他們在工廠一上班就是一整天,時間並不像在家種地那麼自由,一到農忙季節,很多人就辭職挖蟲草去了。”

  謝根生從廈門市組織了近50名管理、技術人員到廠裏做技術指導,一段時間後,工人隊伍穩定了下來。

  “剛開始3個月非常難熬,一些員工不適應工廠工作模式,經常上班遲到、隨意請假。”臨夏同樂雨具有限公司位于康樂縣康豐鄉,公司經理劉崗虎説,企業成立之初,當地員工商品意識弱,工作效率低、次品率高,企業經營壓力較大。

  “針對這一情況,我們購買了一些知名企業的講座課程,周末下午組織帶薪聽課。員工視野拓寬的同時,觀念也逐漸發生轉變。”劉崗虎説,經過近兩年的磨合,員工工作積極性明顯提高,現在許多人提前到崗、主動加班。“我們有加班費獎勵,晚上7點下班,許多人工作到8點半才離開。”

  從薪酬制度的變化也能看出臨夏的進步。扶貧工廠剛落地時,一些臨夏幹部提出要實行固定工資制度,這樣才能保證工人的利益。吉美包袋公司剛推行計件工資時,有些人離職了,因為計件工作壓力大。“但工作積極的工人都留下來了,他們逐漸認識到固定工資是在養懶漢,很不公平,應該多勞多得。”周金敏説,實行計件工資後,最勤快的員工每月能掙4000多元,工資水平整體提高的同時,工廠效率也大為提升。

  在燕之屋位于廣河縣的扶貧工廠,工人們整齊地坐成一排又一排,埋頭挑揀燕窩,其中很多人是少數民族。他們視力很好,在掌握燕窩挑揀技術方面天然具有優勢。大廳的展板上寫著每個工人上個月工資收入,其中最多的一個月突破6000元。

  一些企業負責人直言,産業發展幾年來,員工精氣神變化非常大。以往有些貧困戶認為進廠工作就是拿補貼,存在“等靠要”的思想,現在真正把它當成了自己的職業。“之前縣裏舉行了一個技能大賽,大家都很努力,我們公司拿到好幾個獎項,員工集體榮譽感明顯增強。”周金敏説。

  廈門挂職幹部、臨夏州副州長邱武偉説,在幫助當地産業發展同時,廈門市還安排教師赴臨夏州開展普通話推廣工作,舉辦職工“周末學堂”進行文化知識普及,並吸納當地貧困生到廈門就讀。如今,車間裏的臨夏工人對于東部地區的了解與認同感大大提升。

  “10年幫扶下來,臨夏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最讓我們欣喜的,還是看到當地發展觀念的轉變和營商環境的優化。之前是廈門幹部到臨夏州挂職,現在我們正在推進臨夏幹部到廈門挂職,把經濟特區打造一流營商環境的理念帶回去,這是臨夏州長期發展所需要的。”廈門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李輝躍説。

  綻放:“捆綁式、一體化”發展未來可期

  從位于和政縣城的廈琳鞋業工廠出發,行車幾公裏後,李勇把車停在了一處在建工地的門口。

  “這就是我們的新廠區,前面是辦公樓,後面是兩層共1.2萬平方米廠房,旁邊一棟是宿舍樓。”指著不遠處的幾棟大樓,李勇興奮地説,“以前我們做鞋主要是來料加工,説白了就是做鞋面,原料、市場兩頭在外,物流等成本很高,利潤空間卻很小。有了新廠,我們就可以做整鞋生産甚至鞋業全産業鏈,出口歐洲的産品走‘一帶一路’中歐班列,可以帶動本地就業1000人以上。”

  近年來,東南沿海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出現外遷東南亞的趨勢。“與其往國外遷移,不如引導到西部地區。通過混合所有制的探索,實現雨具産業鏈向積石山轉移,最終將其留在國內。”江文賓説,積石山海滄産業運營公司正聚焦雨具産業,通過引進上下遊多家企業入駐,實現産業鏈轉移,降低運輸成本。“如果有一個係統的産業作為支撐,貧困縣脫貧難度會降低很多。”

  談及未來發展,受訪扶貧幹部、企業負責人表示,廈臨兩地協作力度不斷加大,對産業發展壯大充滿信心。

  “我們一開始過來就做好了長期扎根的準備。”田小平説,企業創辦之初,管理人員從外地高價聘請,同時挑選責任心較強、文化程度較高的本地員工進行培養。目前已完成了交接,廠裏的小組長都是臨夏本地人。二期項目預計10月份投入使用,將進一步擴大工人規模。

  “這就像種樹一樣,政策只是前期的挖坑澆水,後期成長還要看企業自己。”劉崗虎説,在廈門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企業借助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政策東風,已經站穩了腳跟,未來還要不斷提升效益,並根據發展情況適時擴大産能。

  企業發展信心倍增,臨夏州貧困戶也對未來充滿了期待,許多人有了自己的發展規劃。

  “我的工資可以補貼家裏的開銷,老公的工資就能省下來,我們計劃攢錢開一家拉面館。”積石山縣特利強雨具公司員工譚芳説,她和丈夫一直希望能自己開店做生意,以往自己賦閒在家,丈夫務工補貼家用,日子過得緊巴巴。如今,她在廠裏有了穩定的工作,每月近3000元的工資使夢想成為可能。

  “現在回過頭來看,其實我們就是窮在觀念上。”走出東鄉縣山村後,包哈麥德對家鄉脫貧也有了更多的認識和思考。他説,自己偶爾到福建同事家中做客,看到同處農村的他們住著三四層的樓房,家裏每年種茶就有10多萬元收入,依然會選擇在農閒時到工廠裏務工,這樣的對比非常明顯。“如果我們之前有這樣的見識,早些出來打拼,我家肯定不會成為貧困戶。”

  包哈麥德説,現在回到包家村,親戚朋友一起吃飯時,在哪上班賺錢成了繞不開的話題。廈門的幫扶不僅鼓了大家的錢袋子,也富了腦袋子。潛移默化間,一顆顆奮鬥的種子正在村民心中萌發,讓大家燃起了鬥志。

  經過多年探索,廈臨扶貧協作機制初顯成效,看得見的改變給臨夏州貧困戶打了一針強心劑。新一輪扶貧協作方興未艾,後全面小康時期東西部結對幫扶仍大有可為。

  從經濟特區到“三區三州”,不少企業負責人、扶貧幹部將自己的工作稱為“二次創業”:一座座現代化工廠,一片片産業園區,以及技能日趨成熟、微笑面對生活的貧困戶務工者……他們在一片高原中開拓出希望的田野,融化一片土地,種下一顆種子,看著它扎根、成長,並滿心期待著盡快開花結果。

  10年來,廈臨兩地克服重重困難,不斷探索創新,廈臨扶貧協作模式日趨成熟,充分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資金支持力度加大,招商引資加速,挂職幹部交流增多,營商環境持續優化……全方位交流互動之下,廈臨兩地已然實現“捆綁式、一體化”發展,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廈臨扶貧協作模式未來可期,經濟特區與“三區三州”的幫扶故事還在繼續。(康淼、閆紅心、趙文才)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508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