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門店關停失聯 魚樂貝貝仍“招商”?
2020-09-13 07:40:2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直營店擅自將會員轉店 凍結通卡余額 總部客服電話無人應答

  門店關停失聯 魚樂貝貝仍“招商”?

  位于回龍觀華聯的魚樂貝貝門店已無人打理

  給孩子在水育館辦的卡被擅自轉到其他門店、還沒享受服務直營店就“跑路”了……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發現,“魚樂貝貝”水育館多家門店被消費者投訴“失聯”,在被工商及法院多次、多項處罰並監控後,該公司運營部門仍在“暗中”招攬加盟商。

  事件

  水育館突然停業

  會員被轉到其他門店

  小豪的媽媽告訴北青報記者,魚樂貝貝水育館是北京魚樂貝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創辦的。2018年,她在北京市昌平區“龍錦苑”的魚樂貝貝直營店,為孩子一次性繳納了近2萬元的費用,辦了一張會員通卡,一共330余次遊泳次數。“平時遊泳要100多,辦卡的話,遊泳一次只要80元。”她説,店內員工還向她承諾,這張通卡,在全國任意一家魚樂貝貝店都能使用。

  據魚樂貝貝官方數據顯示,其從2011年開始在全國拓展了2000余家分店。小豪媽媽説,魚樂貝貝官網主打“堅持不忽悠、堅持專注嬰兒遊泳、堅持做好售後”的口號,讓很多家長對這個品牌的誠信度深信不疑,成為了當時最為火熱的育兒項目。

  但讓小豪媽媽沒想到的是,今年5月,她在魚樂貝貝的家長群裏無意間看到,“龍錦苑”的魚樂貝貝店停業,並將各個會員轉至回龍觀華聯店的消息。

  “我特意去查看了手機,發現沒收到任何通知轉店的消息,要不是家長們相互轉告,我都不知道呢。”小豪媽媽説,她之後到店內查看,發現門店已停業,自己卡內還剩余226次遊泳次數未消費。

  會員多米媽媽也在這家門店內辦了張卡,充值了近2000元,剩余19次未消費。她告訴北青報記者,這家店是在4月13日在朋友圈發布信息稱停業的,並擅自將店內所有家長的信息轉至回龍觀華聯的魚樂貝貝店去了。

  多米媽媽説,當時很多家長試著撥打“龍錦苑”魚樂貝貝店負責人的電話,但對方始終未接聽。于是多人開始試圖從魚樂貝貝總部獲取説法,但得到的回應是,“雖然是直營店,但轉店事宜只能找門店協商。”官方客服承諾,回龍觀華聯的魚樂貝貝店將于7月1日開業。

  但該店至今也未正常開業。家長們表示,8月份發現該門店電話佔線,魚樂貝貝的官方客服電話也無人應答。

  走訪

  涉事門店拖欠租金

  總部電話無法接通

  北青報記者跟隨家長們來到回龍觀華聯的三樓,看到魚樂貝貝店門大開,裏面卻空無一人。辦公桌和設備上布滿灰塵,“直營店”的牌匾立在櫃子上。

  通過向附近店家詢問得知,這家店保持如今的狀態已有兩個月之久,一直無人打理,只是華聯物業的工作人員照常來巡視。

  同時家長們發現,自己在“魚樂貝貝”APP內的通卡已被凍結,魚樂貝貝官方顯示的凍結理由為“該門店未繳納任何保證金”。

  “直營店沒繳納保證金,為什麼凍結我們的卡?”經家長們自發統計,四天內已與116位涉事兩家門店的會員取得聯係,通卡被凍結的金額總額達31萬余元,目前參與維權的會員人數仍在繼續增加,受損失金額也在逐步上升。

  涉事門店所在的華聯商場物業值班經理告訴北青報記者,“不僅家長在找、員工在找,我們也在找,他們還拖欠我們半年的租金,大概50多萬元。”商場方也曾多次與魚樂貝貝總部及門店店長聯係,談預約門店復課、恢復營業等事宜。

  “起初店長還願意溝通,表示正在與總部協調會員延期的工作。但慢慢地也開始拒接電話,直至‘失聯’,總部電話也打不通了。”值班經理表示,目前已有家長報案,自己也去工商部門進行了備案,如果家長想向商場索賠,建議通過司法途徑處理。

  龍澤園市場監督管理所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通過多方尋找,發現魚樂貝貝注冊地及總部屬于“完全失聯”狀態,已經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建議家長向“經偵”報案,並到法院提起訴訟。“我們行政部門現在能做的就是不讓公司注銷,保留它的主體,幫助會員及商場進行訴訟。”工作人員表示。

  調查

  多家門店陸續關停

  “創業總監”仍在招攬加盟商

  北青報記者隨後還聯係了北京處于營業狀態的魚樂貝貝水育館門店,其中多家門店表示自己是加盟商,並非直營店。

  “我們雖然用的是魚樂貝貝品牌,但我們早就不合作了,因為他們管理不善,無端收費,所以我們都開始打造自己的品牌了。”其中一家加盟商門店的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早先他們和魚樂貝貝約定,公司有一段“幫扶期”,幫助門店進行運營,前期合作還算順利,但到了後來,總部開始以“使用係統”或其他借口為由,要求每個月多繳納1萬至幾萬元不等的費用,于是被迫退出合作,開展自己的品牌。

  隨後北青報記者檢索發現,魚樂貝貝公司曾多次在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中敗訴,但一直不履行法定義務,還五次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單。

  不過,北京也有部分營業狀態下的加盟店表示與總部對接正常,屬于正常運營期間,並未發生經濟糾葛和亂收費的現象。其中,位于槐房萬達的魚樂貝貝直營店工作人員表示,總部近期仍在招攬加盟商,不應該出現“跑路”的現象,詳情還需致電官方電話。

  隨後,北青報記者多次撥打魚樂貝貝總部客服電話,始終未收到回應。只能在官網的加盟板塊進行留言。一個小時之後,一名自稱魚樂貝貝創業總監的人聯係到了北青報記者。

  自稱魚樂貝貝創業總監的人向北青報記者介紹,魚樂貝貝目前有兩種合作模式,一種是由加盟商自己找裝修團隊,收費金額在25.6萬元左右,只包含選址、技術學習和設備提供。而另一種合作模式是由魚樂貝貝直接幫助選址、裝修、招聘、開業和技術培訓,價格在70多萬元左右。

  當北青報記者提議現場進行考察時,遭到了對方的明確拒絕。

  北青報記者通過網上投訴平臺及媒體報道發現,“跑路”的魚樂貝貝不止上文中提到的一家,經過與消費者核實,魚樂貝貝位于北京房山加州水郡店、綠地店,豐臺區馬家堡店,昌平區沙河高教園店,宣武區天虹店等門店均于近期關停,出現退費糾紛。包括濟南、蘇州、上海、沈陽等多地也都出現此類狀況。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魚樂貝貝法定代表人等自2018年開始,僅在北京就收到各區法院發布限制消費令高達21筆,魚樂貝貝法定代表人張某名下四家公司僅剩魚樂貝貝一家在業,但其佔股僅1%。作為該公司最終受益人的宋某某在該公司佔股99%,其名下五家公司也僅剩魚樂貝貝一家在業。

  而這家僅存下來的魚樂貝貝公司,卻因為未給職工辦理住房公積金賬戶、未經消防驗收擅自投入使用、未按要求進行年付經營狀況匯報和在宣傳活動中有欺騙、誤導行為,被工商部門九次處以行政處罰。

  説法

  客戶可以根據合同及付款憑證

  依法維權

  中聞律師事務所楊建磊律師認為,公司作為一個市場主體,出現經營不善、關門閉店是正常的;但是企業是要有社會責任的,如果消費者數量眾多,其毫無預兆的關門行為,不但會侵害消費者的利益,而且會嚴重傷害社會風氣,破壞誠信、友善的社會環境。在這樣的背景下,消費者不但應當積極維權,減少損失,而且作為主管機關的市場監督局也應當積極履責,對這類市場主體加強監督與管理。

  如果魚樂貝貝是在已經無法正常管理、經營的情況下,仍然實施大肆推廣加盟,則其行為涉嫌詐騙,應依法向公安機關報警。

  客戶可以根據合同及付款憑證,依法向合同中記載的魚樂貝貝主體提起相關訴訟;因消費者眾多,也可以共同委托律師,形成集體訴訟。在法官審理過程中,如果發現存在經濟犯罪線索,法院也會依法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文並攝/王浩雄)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486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