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摘帽”之後不歇腳,“接棒”振興再出發
2020-09-11 08:08:3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摘帽”之後不歇腳,“接棒”振興再出發

  中原小村源溝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無縫銜接”啟示錄

  源溝村航拍圖(5月31日攝)。

  76歲的錢桃花老人談及村裏的變化,笑得合不攏嘴。 均為受訪者供圖

  8月,在河南省孟州市槐樹鄉源溝村,一處由養雞棚改造的餐廳裏,農家樂老板宋永波一上午都在忙前忙後。

  “等下又要接待一個幾十人的旅遊團。”他抹了抹臉上的汗,笑著説。

  宋永波的農家樂自去年營業以來,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去年國慶長假期間,一天最多接待了上千人。

  宋永波原來在城裏做生意,收入可觀。但家鄉的變化和紛至沓來的遊客,促使他回村創業。

  源溝村位于孟州市西北25公裏的嶺區,全村不到400人。這裏溝壑縱橫、梯田疊布,原本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然而,過去村裏的支柱産業是養殖業。全村130戶人家,有90多座大小不一的養殖場。養殖場排出的污水和糞便直接流到溝裏,導致村裏臭氣熏天、蠅蟲撲面,甚至新打的機井被糞水污染而報廢。青壯年大都選擇外出打工,源溝村成為孟州市最具典型意義的省級貧困村。

  隨著脫貧攻堅的步伐,源溝村的命運迎來轉機——從垃圾遍地、污水橫流、蠅蟲撲面的省級貧困村,到如今環境優美、遊客如織的全國美麗休閒鄉村,短短幾年時間,源溝村實現蝶變。

  端著“金碗”要飯吃

  “小時候一天三頓紅薯,蒸紅薯、煮紅薯、紅薯饸饹,吃得人直瞪眼。”回憶起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生活經歷,源溝村76歲的錢桃花老人説,直到今天,多吃一點紅薯,胃裏就會反酸。

  與周邊村莊比,源溝村的耕種條件是最差的。村民喝水全靠溝底一個泉眼,遇到連續幹旱,水都沒得喝。

  2014年之前,該村有41戶建檔立卡貧困戶,貧困發生率高達31%。

  2015年9月,孟州市扶貧工作隊進駐該村。短短一年多時間,幫扶單位利用扶貧資金,先後幫助該村建成蓄水量6萬余立方米的灌溉坑塘一座,提灌站2個,完善了灌溉渠網,實現耕地灌溉全覆蓋;新打兩眼深井,清澈甘甜的井水通過新鋪設的管網通到了群眾家……

  到2017年底,源溝村貧困發生率降至0.5%,實現了整村脫貧。但是脫貧以後怎麼辦?源溝下一步往何處去?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起點。源溝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大的優勢和財富,我們要讓其成為鄉村振興的支撐點。”孟州市委書記盧和平説。

  源溝村地處南太行山麓向黃河衝積平原過渡地帶,高岸深谷,溝壑遍布。因為“地無三尺平”,群眾長期貧困,村民紛紛外出打工。

  “反過來看,這裏有‘溝、嶺、水’的自然稟賦和生態特色。如果打造好,這就是源溝最大的財富和寶藏。我們不能再讓群眾端著‘金碗’要飯吃。”盧和平説。

  在孟州市委倡導下,源溝村上上下下展開一場深挖“寶藏”的行動。

  一方面,進行生活垃圾分類、改造旱廁、修復耕地梯田護坡等,改善生態環境;另一方面,按照北方民居建築“藍磚白墻灰瓦”的風格,以村委會供料、村民出工的方式,全村美化,對老房子進行修復。同時,充分依托原有的地形地貌,用青磚鋪道、架設觀光橋,打造生態觀光設施。

  隨著生態環境越來越美,源溝知名度越來越高,2018年10月被推介為“中國美麗休閒鄉村”,2019年入選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名單,並成為河南省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産業聯盟會員,成功創建了國家3A級景區。

  村民們説,平時每天都有兩三百人前來參觀旅遊。到周末、“五一”“十一”等節假日,日客流量能達到兩三千人。

  專家又送來“一碗好飯”

  路修好了,環境改善了,但老百姓靠什麼致富?村裏經濟靠什麼産業支撐?

  “嶺區缺水,傳統産業不行,怎麼發展新的産業?”盧和平説,“産業支撐是一個地方發展的靈魂。我們要把老祖宗留下來的資源利用好,繼續深挖源溝生態和自然資源稟賦這塊‘寶藏’。”

  前來考察的專家發現,源溝村土壤礦物質含量高,氣候幹旱,早晚溫差大,非常適合發展高品質的果蔬種植産業。

  “專家給我們送來‘一碗好飯’!”槐樹鄉黨委書記錢軼敏是一位能幹的“80後”,在她的推動下,2018年6月的一個早上,一個由幫扶單位幹部、村幹部、村裏致富能人、建檔立卡貧困戶等組成的考察團,悄然向山東壽光出發了。

  幾天參觀學習,幹部群眾開了眼界、長了見識。回到村裏,鄉村幹部很快統一了思想——上大棚項目。

  經過動員,由村幹部帶頭,拆除了全村大大小小的散亂養殖場。但群眾顧慮重重:之前沒幹過,賠了咋辦?

  村支書湯長軍提議村幹部7個人帶頭幹,掙錢是村集體的,賠了算自個兒的。

  他們每人拿出3萬元,並利用扶貧資金先後建成7座簡易大棚、2座溫室大棚,種植草莓、西紅柿、辣椒等,為群眾致富“先嘗先試”。他們把山東的技術員請到村裏虛心請教。幾個月裏,每天忙完村裏的事務,就一頭扎在大棚裏忙碌著。功夫不負有心人,年底大棚裏種出的果蔬産品由于口感好、品質佳,獲得市場認可。

  群眾看到有“甜頭”,也動了承包大棚的心。2019年4月,村裏順勢以每棚年均8000元的價格,交由村民自發承包,貧困戶(脫貧戶)優先。

  脫貧戶秦朝就是首批承包戶之一。他與村裏簽訂承包7座草莓大棚的合同時,正是草莓生長、銷售的旺季,村幹部交給他的不僅有“手把手教”的技術,還有更現成的“豐收果實”。接手短短兩個月時間,銷售收入超過4萬元。

  如今,提出承包大棚的群眾越來越多,村裏按照“公司+合作社+貧困戶”的模式籌集資金,大棚也越建越多。

  去年,源溝村試點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完成了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2020年春節前夕,該村群眾有史以來第一次以股民的身份,領到了合作社發放的近3.7萬元分紅。

  遊客來了,村民的掙錢門路自然就多起來了:小雜果採摘、特色養殖、農家樂、窯洞民宿、農耕文化體驗、鄉村生態休閒遊等特色産業,陸續在村裏發展起來。

  産業的發展,又帶動了村裏各種基礎設施的完善,更為村裏帶來了源源不斷的人流、物流和經營收入,源溝實現了良性循環。

  “大棚七勇士”效應

  七位帶頭建大棚的村幹部,被村民們風趣地稱為“大棚七勇士”。

  在2011年當選村黨支部書記之前,湯長軍做過廚師,養過豬,還跑過運輸,早已是村民眼中的能人,也是村裏最早購置小汽車的一批人。

  但是,當時多數村幹部對村裏的事務並不是很上心。村委會辦公地,也只是破敗不堪的三孔窯洞,裏邊蛛網遍布,村幹部一年也不去一次,連電費都沒有。

  “村裏這幾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群眾創業致富的積極性很高,我們幹部也是越幹越有勁。”村黨支部副書記張波説。

  如今,源溝村黨建綜合體內的便民服務站、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合作社等,每天都有人員值班,接待外來參觀考察團隊。

  值得一提的是,村委會一個月的電費保持在3000元左右。

  不光幹部,群眾的積極性也空前高漲。

  秦教通是村裏的養雞專業戶,這兩年把原來的養豬場改造成林下生態養雞場,專門放養土雞,實現了穩定脫貧。

  他説,每茬1200只,一年4茬,專門向村裏的農家樂以及周邊濟源市、洛陽市的餐廳供應,年毛收入在10萬元左右。

  在下源溝村“土布作坊”,記者見到一間屋子裏放置有七臺不同樣式的老式織布機。在這裏,遊客們可以親身體驗織布的樂趣,也可購買由村民織成的各種花色土布。

  經營“土布作坊”的69歲老人王蓮説,在缺吃少穿的年代,織布機是家裏的重要生産工具,一家人的穿戴全靠它。現在,它又成了致富的工具。

  拒絕用財政打造“盆景”

  “我們堅決防止用財政的錢去打造盆景和政績工程,而是帶領群眾走上一條真正可持續的富裕道路。”孟州市委書記盧和平表示,源溝的每一項決策都強調可持續、可復制性。

  2018年以來,孟州市累計投入3.58億元,提升道路近400公裏,建設綠色廊道1.4萬畝,改造過村路段31個,打造特色驛站19個,被授予“四好農村路全國示范縣”稱號。

  如今,源溝村的示范效應,帶動了周邊村莊的發展,共同迎來“繁花似錦”的好生活。

  “説實話,壓力很大,但信心也很足,必須與源溝村聯動發展,利用土地復耕,盡快把大棚等産業發展起來,不能讓群眾戳咱脊梁骨。”與源溝村相隔不遠的前尖莊黨支部書記張建立、後尖莊黨支部書記賈獻忠均向記者表示,同樣的資源和稟賦條件,源溝村的發展給了自己很大啟示。

  源溝村的發展,不僅吸引了本村年輕人返鄉創業,也讓周邊村的人才看到了回鄉發展的希望。

  今年45歲的李建崗是和源溝不到一裏地的北楊村人,原來在洛陽一家銀行做高管。看到源溝的變化後,他買斷工齡回到村裏。

  憑著在外多年積累的經驗和人脈,他敏銳地把握住現代人追求健康、綠色、生態的飲食習慣,發展訂單農業4000多畝,帶動周邊村200多戶群眾增收。

  焦作市委書記王小平也是源溝村“粉絲”。他説:“從省級貧困村到中國美麗休閒鄉村、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源溝村的蝶變,就是認真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動實踐。”(記者王爍)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479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