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醫藥“出海”“乘風難破浪”
2020-09-02 07:55:0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數據,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地蔓延勢頭不減,國際抗疫形勢不容樂觀。在國內抗疫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中醫藥,其海外需求和關注度也在不斷增加,這也給部分中醫藥産品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帶來契機。但受制于準入制度、文化差異等因素,中醫藥國際化難以一蹴而就,中醫藥“出海路”面臨瓶頸。

  “乘風出海” 中醫藥為全球抗疫提供“中國方案”

  各生産線有序生産、倉庫産品整齊碼放、工人清點出庫産品……近日,河北省石家莊市以嶺藥業生産車間一派忙碌景象,大批量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走下”流水線進入國內外市場以滿足抗疫需要。

  8月12日,河北石家莊以嶺藥業發布公告稱,公司近日收到吉爾吉斯斯坦衛生部核準簽發的食品補充劑注冊證書,批準公司産品連花清瘟膠囊符合吉爾吉斯斯坦食品補充劑標準注冊。

  以嶺藥業總經理吳相君表示,這標志著公司具備了在吉爾吉斯斯坦市場銷售連花清瘟膠囊的資格,也將對其拓展海外市場帶來積極影響。截至目前,連花清瘟已在加拿大、印度尼西亞、莫桑比克、巴西等10余個國家和中國香港及澳門地區獲得了上市許可。

  作為疫情防控的一大亮點,中醫藥在中國抗疫過程中發揮了顯著作用。與此同時,海外對中醫藥參與抗疫的需求與關注也在與日俱增。

  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此前在與美國針灸與東方醫學協會專家們視頻連線時表示,“我們沒有找到特效藥,但是我們有有效方案,解決了很大問題。中國推出的‘三藥三方’在新冠肺炎的治療中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根據《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中醫藥參與救治確診病例的佔比達到92%,湖北省確診病例中醫藥使用率和總有效率超過90%。

  醫藥界人士表示,伴隨著全球抗疫,很多國家會考慮嘗試中醫藥治療的方法。中醫藥“出海”在為全球抗疫提供“中國方案”的同時,也為其進一步拓展海外市場提供契機。

  奔赴非洲援助抗疫的河北省中醫院副主任醫師邊東介紹,當地衛生部門和醫護人員都注意到中醫藥在中國防治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他們希望能將相關中醫藥引入來治療新冠肺炎患者。

  安國聚藥堂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馬佔江説,今年第一季度,公司中藥飲片銷售額達1.3258億元,同比增長17%。受疫情影響,韓國某株式會社共向公司訂了4集裝箱價值約250萬元的中藥提取物。

  河北中醫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許慶友表示,中醫藥防治疾病注重增強人體自身抵抗力,維護整體平衡,具有治未病、辨證施治、多靶點幹預等優勢。中醫藥治療傳染病已有幾千年歷史,在應對瘟疫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今年第一季度,安徽省出口中藥材及中式成藥2.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7%;同仁堂國藥在加拿大、新加坡、泰國等多個國家門店設立“防疫藥品專櫃”,同時向全球雲公布“扶正避瘟飲”係列組方。

  “跋山涉水” 中醫藥遭遇“落地難”

  中醫專家指出,目前海外疫情尚未看到明顯轉機,這在一定程度上給中醫藥提供了推廣窗口,也為之提高海外市場份額創造了新契機。但目前中醫藥出海依舊面臨“落地難”,要納入西方國家基礎醫療保險障礙重重,藥品理念、法律法規、文化差異等成為中醫藥“出海”落地的絆腳石,挑戰與機遇並肩同行。

  拿以嶺藥業為例,雖然連花清瘟膠囊已在多國注冊上市,但在國外銷售尚未形成規模。吳相君説,各國對中藥産品的注冊要求各不相同,嚴重制約了其在全球上市推廣。

  “中藥缺乏能使西方國家認可的統一科學標準。”許慶友表示,中醫藥體係和西醫理論體係差異較大。中藥是多靶點幹預,一般是多種成分混合物,化學成分和作用機制並不明確,無法在西方現有的理論下檢測其藥理毒理,這也是中藥難以通過外國藥品審批、獲得國際注冊藥品市場認可的原因所在。

  公開數據顯示,相較于已突破百億美元級別的西藥制劑出口額,我國近幾年中藥出口金額停留在數十億美元級別。差距懸殊的出口額背後,是中藥“出海”面臨的現實困難。

  在西方主流醫藥市場,中藥作為藥品注冊在美國尚未取得零的突破,在歐盟能成功注冊的也屈指可數。目前海外銷售的目標客戶仍以華人為主,産品也多集中于藥材或者飲片,中成藥大部分是通過援助等渠道進入歐美市場。

  “中西方文化的差異也是中藥走出國門面臨的巨大挑戰,海外國家對中醫藥不了解、不理解,而且各個國家藥物注冊審批法律不同,制約了中醫藥在全球的上市推廣。”吳相君表示。

  許慶友介紹,連花清瘟在一些國家也是以“植物藥”“天熱健康産品”“食品補充劑”等身份注冊獲得上市許可。連花清瘟早在2015年就進入美國FDA開展二期臨床研究試驗,但目前仍在病例收集階段。

  中西方文化差異也導致中醫藥文化在國外的傳播效果有限。在德國萊比錫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孫曉丹表示,在德國,中藥可能僅局限于華人圈和一些跟華人結婚的當地人。德國市場中草藥品種有限,也缺少真正好的中醫醫生,受文化和生活習慣差異影響,中醫藥目前還沒在德國火起來。

  一些留學生也表示,目前不少外國人對中醫的認識還僅停留在針灸、按摩、氣功、太極和陰陽這些名詞上,受過真正中醫診治的病人仍佔少數。

  有業內人士表示,當前世界中藥市場,在日韓等國的強勢佔領下,國內中藥企業喊了多年的“中藥國際化”或正在演變為“中藥材國際化”,中藥搶灘海外市場勢必要面臨重重考驗。

  “山重水復”何以“峰回路轉”

  業內人士指出,中醫藥國際化難以一蹴而就,讓中醫文化先行一步走出去是重中之重,大力推廣中醫文化,方能拓寬“出海路”,同時也要進一步提高藥材品質和制藥工藝水平,並建立完善質量追溯機制。

  張伯禮表示,由于文化和醫療準入、藥物標準等差異,中醫藥參與國際抗疫任重而道遠。我國有關組織和機構已向伊朗、泰國、法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捐贈了中成藥、飲片、針灸針等藥品和器械。此外,還選派中醫師赴外支援,並一直與境外相關單位、專家保持著密切聯係。

  許慶友認為,中醫藥産品走出去,關鍵在于要讓中醫藥文化先走出去,讓中醫藥文化和治療理念被海外人士廣泛接受,中醫藥産品自然就更容易打開國外市場。

  部分業內人士表示,日韓在基礎研究方面均有值得借鑒的地方。例如津村藥業在藥理、毒理、劑型成分分析的標準化、規范化等方面的研究中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在傳承中醫藥精髓的同時,又科學化地將其與西方醫藥學接軌。

  由于煎煮費時、利用率低、運輸成本高,“粗、大、黑”的中藥飲片一定程度上難以滿足當今快節奏、高效率的現代人用藥需求。馬佔江説,“體積小、易攜帶、服用方便的中藥顆粒配方應該被鼓勵研發生産,以促進道地藥材的利用,這將更利于中醫藥走出國門。”

  許慶友建議,中醫不光要傳承,更需要創新。可借鑒日本漢方醫學的提取和生産工藝,進一步提高中醫藥的産品質量和市場認可度。同時,國家應加強中醫學教育培養力度,努力提升中醫從業人員整體素質。

  提高藥材品質需從源頭入手,中藥材種植環節的把控是重中之重。近年來,安國市制定了《中藥材標準化種植工程實施方案》和《中藥材提質增效實施方案》,大力推進中藥材標準化和規模化種植,同時加強在中藥材種植和銷售環節的標準化、數字化、質量追溯體係的建設。

  “這些舉措將在源頭上保證中藥材的道地性、安全性,並産生倒逼效應使其規范化,將更利于中醫藥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安國市農業農村局黨組書記王坤説。(記者 高博 杜一方)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44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