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部分民辦園“轉公轉普”,園方喊冤家長叫苦
2020-08-24 07:36:0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部分民辦園“轉公轉普”,園方喊冤家長叫苦

  本意在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卻“水土不服”陷入多方不滿窘境

▲圖為福州市馬尾區耶魯東方名城幼兒園。受訪者供圖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幹意見》提出,到2020年,全國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公辦園達到50%,基本建成廣覆蓋、保基本、有質量的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係。

  今年,各地為了完成指標,加快推進營利性民辦幼兒園的轉型。記者調查發現,部分“退場”的營利性民辦園,面臨前期投入無法收回的困局;部分轉為普惠性的民辦園,則因補償不到位,靠降低教師工資、興趣班收費等方式維持辦學質量。

  意在解決“入園難”“入園貴”的民生舉措,在個別地方出現家長、辦園者、教師和開發商都不滿意的窘境。業內專家表示,營利性民辦園轉普或轉公,要精準施策,避免“一刀切”,維護學前教育從業者的積極性。

  轉公轉普“水土不服”

  福州市馬尾區耶魯東方名城幼兒園,是一家小區配套營利性幼兒園。辦學8年來,在當地教育局民辦幼兒園年度檢查評估中,連續4年排名全區第一。

  今年該幼兒園接到通知,辦學場地要收回移交,用于改辦普惠性民辦幼兒園。

  耶魯東方名城幼兒園與小區開發商所簽租期到2032年12月31日,但後者以幼兒園要轉型為由,認為之前的租約無效。在疫情下復學之後,開發商停水停電,要求其搬離。

  園方認為,自己既無辦學不當過錯,也向政府書面承諾,願意在原址改辦普惠性幼兒園,不接受開發商單方面的決定,于是將其告上法庭。

  然而,園方最終敗訴。教育部門至今無明確回復,全園師生也不知道9月是否能在原址如期開學。

  在近期下發的《福州市馬尾區教育局關于印發2020年秋季幼兒園招生工作方案的通知》中,對耶魯東方名城幼兒園的招生信息表述為:“擬辦成普惠性幼兒園”,月保教費一欄寫著“待定”。

  廣州白雲區時代玫瑰園小區配套的孫瑞雪幼兒園,是一家營利性民辦幼兒園。2006年開始辦學,2015年租約到期之後,園方遲遲不願搬走。當地教育部門給了其4年過渡期,定于2019年9月起轉為公辦幼兒園。

  直到去年5月,園方仍不願離開。可是每月5000元保教費,令這個並非高檔小區的居民不滿多年,于是家長們聯合上訪,最終在一個月後,當地教育部門強制對該幼兒園摘牌,改為公辦,每月收費1千多元。

  廣州珠江帝景幼兒園,在今年轉為公辦幼兒園後,老師平均工資從每月3000多元降到1000多元,過節費、獎金甚至寒暑假都被取消了。幼兒園運營方對老師説,想保證原有收入,必須配合公司要求幼兒報讀興趣班。

  珠江帝景是一個高檔小區,業主普遍對學前教育有較高要求。有孩子家長提出,希望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不在乎學費從兩千多元降到一千多元,“如果老師收入不體面,人心不穩,影響辦園質量,還不如不轉公辦”。

  園方喊冤家長叫苦

  記者調查了解到,營利性民辦幼兒園轉型後,存在前期投入無法收回、辦園質量降低、家長負擔不降反升等問題。

  一位不願具名的連鎖幼兒園負責人坦言,轉型後遇到的最大困難,在于房租、資産評估等歷史遺留問題如何協商解決。

  “在大連某地,我們三所優質高端園被收回改成公辦園後,卻被告知因為當地財政困難,無力支付我們的前期投入補償。”這位幼兒園負責人表示,轉成公辦後,按照580元/生/月收費,給幼兒園補貼365元/生/月,“合計收費勉強夠支付教師工資,但主管部門要求幼兒園運營維修等費用仍由我們承擔,造成幼兒園無力維持。”

  記者梳理相關案例發現,不少小區配套的民辦園,和開發商簽訂的場地租期一般是10年到15年。由于周期較長,成本回收是逐年分攤回收,前五年就能盈利的民辦園基本沒有。如果在轉型後,對前期投入和累計虧損補償不夠,甚至“一筆勾銷”,極易引發矛盾。

  “我們的租約未到期,開發商就要我們停止辦園,于是我們走司法途徑尋求解決,希望開發商賠償我們前期投入的損失,但是敗訴了。”耶魯東方名城幼兒園舉辦方代表張海濤説,法院認為,這是不可抗力,根據國家規定,辦園場地被政府收回。

  張海濤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既然産權屬于政府,那地産商憑什麼收我們租金?是否應該退回來?我們在場地上建設的建築、設施和固定資産,該有誰來補償或者贖買?開發商斷水斷電鎖門,是否侵害在校學生和教師的合法權益?”

  此外,個別地方在民辦園轉公後,由于缺乏經費,採取公辦委托模式要求舉辦者繼續運營,但要求執行幾百元的公辦收費,與當地公辦園的年度經費相比相距甚遠。幼兒園為了生存,要麼違規收費,要麼降低成本招用實習老師等。

  前述連鎖幼兒園負責人説:“我們提出按公示及審計成本核算補貼,有關部門回復‘補貼無法增加,你們可以通過降低教師工資,或者重新聘用低學歷低工資教師來降低成本,對教具等設備可以不更新不新增投入。”

  教師收入如果受到一定限制,將直接影響師資培養。廣州珠江帝景幼兒園今年轉為公辦後,幼兒園全體員工因福利待遇大為縮水,四處投訴。負責人告訴記者,老師平均工資從每月3000多元降到1000多元,過節費、獎金甚至寒暑假都被取消了,部分教師辭職。

  記者走訪發現,在北京,普惠性幼兒園老師,稅後收入拿到5000元左右算不錯的了。如果幼兒園支付房租等,勉強能留在北京。如果幼兒園不負擔房租,老師很難留下。大批幼兒園教師總是處于“新人”的水準,勢必影響整體教育質量。

  營利性民辦園轉公或轉普,是為了解決群眾“入園難”“入園貴”,有家長對此“體感”並不明顯,有的甚至感到負擔不降反升。

  孩子所在的幼兒園轉型後,就有家長吐槽,不提供素質特色課程和延時服務,家長必須4點半接孩子,對雙職工家庭造成很大困難;家長對孩子的才藝、運動、美術等都有需求,但幼兒園不再提供服務,家長就要花更多的錢去參加社會上的培訓機構,費用更高不説,質量還沒法保證。

  廣州珠江帝景幼兒園家長吳可擔憂,受制于成本經費,幼兒園很難招到好老師,最終受影響的還是孩子。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説,為了達到80%普惠園和50%公辦園的目標,部分地方採取強制方法來解決,導致一些民辦園撤出。如果民辦園撤出,政府就要投入更多的錢去辦公辦園。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老百姓可能在短時間內嘗到甜頭,但長久來看可能會出現更高的收費。

  加大投入精準施策

  目前,關于小區配套幼兒園轉為公辦或普惠園,國家提倡堅持“一園一策”“一園一案”,不搞“一刀切”。

  多位民辦幼兒園從業者、業內專家建議,轉型要精準施策,必須考慮三個因素。

  一是地方經濟實力。公辦幼兒園需要公共財政投入,不僅需要錢,而且需要場地和足夠的師資。每個地方的社會經濟發展水平不同,幼教師資儲備也不同,所以要看地方政府在財力、人力、物力等方面是否具備條件。

  二是當地公辦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的整體發展狀況。如果公辦園嚴重不足,民辦園質量也比較低,就需要政府巨大投入來改變現狀;如果公辦園數量不夠,但民辦園辦學質量並不差,那麼完全可以讓民辦園繼續舉辦。願意轉成普惠園,政府給予普惠補貼,確保“家長少花錢,質量不變”。對于財政有困難的地方,如果暫時無法給予普惠園補貼,則可以考慮出臺一些配套優惠政策。

  三是家長的意願。小區配套幼兒園是否必須轉為普惠園,要看大多數幼兒家長的意願。如果這個小區屬于高檔小區,家長對孩子的教育期待高,願意多花錢,也不一定都轉成普惠園。

  儲朝暉表示,當下幼兒教育經費投入是偏低的。根據2017年統計數據,幼兒教育經費在教育投入總經費中佔7.6%;財政性投入中,幼兒教育經費不到5%。要解決3歲到6歲孩子入園問題,財政至少拿出9%的比例經費,才能維持正常運轉。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原副會長、學前教育專委會第二任理事長楊志彬認為,學前教育的普惠性發展,是為了實現“幼有所育”的戰略思考,是全局性的,是宏觀的;普惠園則是對某個幼兒園的界定,是具體的,微觀的,“不能把學前教育發展美好願景,簡單地聚焦在民辦普惠園建設上”。

  業內專家呼吁,要採取措施,切實提高民辦普惠園幼兒教師的待遇問題。給民辦幼師提供獎勵和補貼,讓他們能夠享受和公辦園幼師同等的社會尊重、同等的培訓機會和同等的崗位津貼。

  部分基層教育工作者表示,教育部門要參與到城市規劃中。這個區域有哪些小區、要配套多少幼兒園,需要徵求教育部門意見。不能在城市規劃設計時,就沒有考慮幼兒園。(應受訪者要求,吳可為化名)(記者鄭天虹、趙琬微、周暢)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03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