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駐訓叢林的400多個日夜
2020-08-23 07:54:15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中隊官兵扛著彈藥箱在泥水中訓練衝刺。記者 金 歆攝

  雨林深處,中隊開展處置暴恐實戰演練,錘煉實戰本領。王文濤攝

  盛夏的滇西大地,群山起伏,天氣炎熱。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灑在紅土地上。

  乘車從雲南某地開出,省道曲折向前,伸向遠方的群山。道路兩旁丘陵重疊、樹木掩映,林中時而傳來一兩聲婉轉的鳥鳴,顯得極為清幽。

  不知開了多久,駕駛員忽地一打方向,汽車猛地一顛,轉進了一條紅土小路。汽車在坎坷的泥地上飛快前進,上下顛簸。

  同行的戰士卻很平靜:“滇西雨水多,一下雨這山間土路就變得坑洼泥濘。我們要去的中隊,戰士們每次進出營地都要經歷這樣的顛簸。”

  遠方現出一片淺淺的綠色。只見一座座綠色泛黃的野戰帳篷,嚴整排布,氣勢莊嚴。

  “到了!”

  這裏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奉命守護邊陲安寧、在此駐訓400多天的武警雲南總隊機動第三支隊機動一中隊臨時營區。

  “看著自己親手建起的營地,訓練都更有勁了”

  走進營區,首先説起野戰帳篷。

  “為了讓官兵們更好地適應叢林山地的任務環境,能夠快速處置突發事件,2019年初,我們中隊選擇了靠近邊陲的野外山林駐訓。”中隊指導員戴東傑説,“我們雖然住的是野戰帳篷,但戰備標準一點不降、訓練要求一分不減。”

  掀開門簾,走進帳篷,一股潮濕悶熱的氣息瞬間涌到面前。戰士們被子疊得整齊,可用手摸過去,還是有點濕濕的。

  在帳篷裏站一會兒,感覺渾身都要濕透了。看到記者在擦汗,機動第三支隊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羅紅説:“今天剛下過雨,在這裏已經算是涼爽的時候了。一旦出太陽,帳篷裏真像蒸桑拿一樣。”説著,他指著門口挂著的溫度計説,“最熱的時候,這個溫度計會顯示50攝氏度。因為它最高的刻度就是50攝氏度。”

  談起住帳篷的艱苦,一旁的戰士鄧軍也説:“剛住進來的時候還沒有電扇,中午太熱了,帳篷裏根本就沒法午睡。我們經常開玩笑説,帳篷裏的床像個烤爐。好不容易挨到晚上,蚊蟲又開始肆虐。”

  剛來的時候,整個野營駐地什麼生活設施也沒有。

  “艱苦可以磨練官兵的意志,但必要生活條件的改善,也能提高部隊戰鬥力。因此,來到這裏後,中隊官兵就想方設法改善這裏的生活、訓練條件。”機動第三支隊政治工作部主任李軍説。

  “訓練營地地處野外,交通不便,缺水缺電。”戴東傑説,“官兵們自己動手,把營地的生活條件改善了不少。”

  最初,營地裏盡是原始的紅土地,一下雨就泥濘不堪。不下雨的時候,風一吹,漫天盡是塵土。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中隊想給營地的路面鋪上石子。

  破解問題的法子有了,可鋪路的石頭怎麼解決?

  “我們想到了就地取材。”中隊長王學海指了指營地外面的大山,“中隊周末組織戰士去爬山。爬山的時候,我就囑咐大家隨手撿一些大小合適的鵝卵石回來。這樣既放松了身心,又練了體能,還解決了石子的來源。真是一舉多得!”

  在短短的一年間,營區從無到有,建起了澡堂、廁所這些必要的生活設施,甚至還有籃球場、圖書室等學習鍛煉場所,帳篷也加裝了隔熱網。官兵們有的懂建築技術,有的幹過建築工,沒經驗的也能出把力氣。就這樣,在這深山密林裏,他們建起了一座營地。

  “修營房、建籃球場的活,開始一點都不會。可幹著幹著,也摸索出了一些方法。”戰士賴永洪説,“看著自己親手建起的營地,我心裏滿是成就感,訓練都更有勁了!”

  “仗怎麼打,我們就怎麼練”

  群山掩映下的一塊空地,中隊官兵正在處置某任務。先是查看證件、甄別身份,然後進行安全檢查,之後再引導人員進入安置帳篷休息,分發生活物資。官兵們工作熟練、細致,一切都是那麼有條不紊。

  突然,人群中竄出幾名“暴徒”,從包中抽出長刀,向執勤的武警官兵襲來。這突如其來的險情讓在一旁觀看的記者嚇了一跳。

  “應急處置組準備!”中隊一班班長楊虎林下達口令,幾名手持防暴盾牌的戰士立刻上前擋住“暴徒”砍來的刀。

  “散開,準備射擊!”口令下達,盾牌手閃開的瞬間,幾發子彈從他們身後射出,幾名“暴徒”瞬間倒地。

  原來,這是機動一中隊突發事件處置的訓練。“為了更貼近實戰,我們事先並不知道今天會有‘暴徒’。但平時過硬的訓練讓我們能夠應付各種突發事件。”楊虎林説,“我們在野外駐訓,模擬野外的生活作戰環境,就是為了貼近實戰。因此,仗怎麼打,我們就怎麼練!”

  一天下來,中隊的訓練讓人印象深刻。吃完晚飯,本以為官兵們要休息了,卻聽到中隊長王學海説:“今天天氣不錯,正適合進行夜間訓練。晚上大家要練起來!”

  夜色星光下,只見全副武裝的官兵從帳篷內鑽出,迅速跑向預定地域集結。按照行動預案,全大隊有序展開訓練。擔負尖刀任務的機動一中隊剛出營地就遭遇小股“敵人”襲擾,中隊長王學海一聲令下,官兵迅速成多路戰鬥隊形,利用夜幕掩護迅速前出接敵,展開激烈交火。短短10分鐘內,王學海連續下達了20余組戰鬥命令,成功抵禦了“敵軍”的襲擾。

  深夜兩點,“敵軍”調整策略,利用假襲哨兵為誘餌,實則從兵力薄弱處隱蔽潛入營內開展破壞。危急關頭,戴東傑迅速調整兵力,嚴密封控外圍,內圍採取拉網式搜索排查,最終將深入區域內的“敵軍”悉數抓獲,成功化險為夷。

  好一場礪刃邊陲、實戰練兵!

  “我們更看重的,是老百姓送的錦旗”

  “在帳篷營地裏,哪怕其他地方都不看,有一個地方也必須要去!”聽戴東傑如此説,便跟著他往靠近營地入口的一間帳篷走去。

  這間帳篷比其他的都大一倍,走進去才知道,原來是中隊的榮譽室。

  這間榮譽室和普通的榮譽室不一樣。裏面挂著大大小小的獎牌、錦旗,有的不是原物,而是按比例縮小的照片。

  記者不禁在心裏問道:為什麼不放原物?

  似乎是看出了記者的疑惑,戴東傑咧嘴一笑,説:“因為我們的錦旗實在太多了,如果放旗子,地方再大一倍,也放不下。”説罷,戴東傑撓撓頭,臉上流露著驕傲。

  1979年,因戰功卓著,他們被中央軍委授予“鋼刀連”榮譽稱號;1983年,一班被原成都軍區授予“英勇善戰班”稱號;同年,七班被授予“敢打敢拼班”稱號……

  “我們中隊榮立集體特等功2次、大功2次、一等功2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2次,涌現出200余名英模……”戴東傑指著榮譽室內一幅幅熠熠生輝的錦旗,一塊塊閃耀光芒的獎牌,如數家珍般介紹著,“但我們更看重的,是老百姓送的錦旗。”

  2014年7月,香格裏拉縣上江鄉發生了70年來最為嚴重的山洪泥石流,中隊第一時間奔赴抗洪搶險第一線,營救受災群眾,清淤泥、建家園。

  參加了這次任務的賴永洪回憶道:“接到救援命令時,我和戰友正在駐訓基地的靶場訓練。我們沒來得及回宿舍拿換洗衣物,背著一個隨行背包,就往災區趕。而背包裏,只有一套雨衣,衣服潮濕了,就換上雨衣接著戰鬥。第五天時,雨越下越大,原本壘好的沙袋出現松動。當時,水已經到了胸口。戰友二話不説就跳進水裏,讓我騎在他脖子上往水裏打固定沙袋的木樁。從晚上10點開始,一直幹到深夜兩點。洪水特別急,幾次感覺要被衝走。”

  後來,中隊撤離時,當地鄉親們手捧“抗洪風雨同舟、軍民魚水情深”的錦旗,夾道相送、含淚揮別。

  哨聲吹響,戰士們結束了一天的訓練,要休息了。滇西群山裏少有的清朗月光照在營區裏,安靜而平和。

  “傳承鋼刀精神,爭當戍邊鋼刀!”每天一次的“鋼刀連”宣誓聲,在營區回響。這是一代代革命軍人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錚錚誓言,更是新時代這些戍邊勇士對黨和人民的莊嚴承諾。

  在這裏,感悟堅守和奉獻(記者手記)

  滇西南悶熱潮濕的氣候,讓初到此地的人難以忍受。記者在營區帳篷裏吃了頓飯,渾身的衣服就已經濕透。

  轉過頭看看戰士們,各個神情自若,有説有笑。在叢林中經歷400多天的艱苦訓練,自然環境對他們來説已算不得什麼挑戰。

  叢林裏的訓練場,總有些額外的困難。跟戰士們一起在密林中穿行,能見度僅面前數米。到了中午,空氣中騰起滾滾熱浪,身處其中,倣佛進了桑拿房。更不要説蚊蟲叮咬,記者走出營地,身上的包已經數不清……

  但是,在這裏,沒人叫苦,沒人喊累。練兵備戰,還要處置各種突發情況。軍人的堅守和奉獻,讓人發自內心去敬佩和尊崇。而官兵對榮譽的珍視令人印象深刻。立功受獎的獎牌,群眾送的錦旗,彰顯的是理想信念的追求、紅色基因的傳承。

  離開營區時,一批外出訓練的戰士恰好乘車歸來。看著他們一個個汗流浹背卻又精神抖擻、鬥志昂揚的樣子,記者感受到精武強能的戰鬥豪情,感受到強軍興軍的磅薄力量,也深深地體會到官兵們樸實無華、可歌可泣的家國情懷。(記者 金 歆)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40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