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惡炒盜挖,植物界“大熊貓”報警!
2020-08-18 08:32:08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被連根採挖的野生蘭花幼苗

  空谷幽蘭正在哭泣!在我國,蘭花已有2000多年的栽培歷史,一些野生蘭花品種更堪稱植物界“大熊貓”。可長期以來,野生蘭花的保護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近幾年,蘭花物種生存狀況每況愈下,高價炒作、大肆盜挖,讓野生蘭花特別是一些珍稀的野生蘭花瀕臨滅絕。

  上網炒作“原生苗”,上山採挖野生蘭花

  蘭花頗具藥用、文化、生態價值,稀缺的野生蘭花地位更高。我國是世界上蘭科植物最為豐富的國家之一,目前這些蘭科植物集中分布在湖北、雲南、貴州、海南等省份。

  時下,一些投機者組成“蘭友圈”,惡意炒作野生蘭花,使其價格翻了數十倍甚至上百倍,以牟取高額收益。

  半月談記者發現,閒魚上很多賣家售賣野生蘭花,價格從幾百元到幾萬元不等,有的賣家還冠以“原生苗”等噱頭,大肆炒作。

  一名定位在雲南楚雄的賣家擺出34種不同的野生蘭花。其中,“巍山大雪素”壯苗售價320元一株,稍弱的260元一株,“每天都會賣出七八株”。這名賣家的店裏蓮瓣、春劍和龍根草等“下山蘭”都有售賣,均從雲南巍山挖掘。賣家還亮出了其山上挖蘭的照片。

  中國蘭花交易網上的一名賣家宣稱,他的貨來自湖北某地,當地人上山採挖蘭花賣給花販子,自己又從花販子手中購得。淘寶上一位蘭花賣家並不諱言,他有多個省份的資源,如果有買家預訂某種蘭花,他們會安排人手迅速上山採挖。

  一名蘭花愛好者告訴半月談記者,不少圈內人選擇在聊天群中交易。還有網紅在抖音等平臺上直播上山挖蘭草,再留下微信號拉生意。

  隨著野生蘭花越炒越熱,“蘭友圈”已有所謂的“大咖”出沒。這些“大咖”掌握圈內話語權,暗地從農民手中購得珍貴品種,再通過“評頭論足”把相關品種炒熱,繼而囤積坐莊。

  河北農業大學園藝學院教授陳段芬介紹,目前較為珍貴的野生蘭花品種在網上售賣,三五萬元一株十分正常,數十萬、幾百萬元一株的情況也有不少。

  閒魚上一名昆明賣家對半月談記者説,他每天都會上新1至3種“下山蘭”,便宜的幾百元一株,最貴的“永懷素”賣到1萬元以上。他還推介了一種名為“春蘭龍根紫草”的品種,每株價格在2000元以上。半月談記者注意到,銷售信息顯示,不到20分鐘,該賣家售賣的5株“紫草”全部賣出。

  瘋狂盜採入侵野生蘭花棲息地

  有“中國野生蘭花之鄉”之稱的湖北省羅田縣有著豐富的野生蘭花資源,全縣野生蘭花總量超過1億株。在炒作之風和巨大利益誘惑下,每年三四月份,各地的“蘭友”、商人都熱衷到羅田上山尋蘭,他們以極低價格從農民手裏買入,再到武漢、廣州等大城市轉手,獲取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差價。

  羅田縣林業部門曾抓獲一個盜採野生蘭花團夥,在一輛滿載野生蘭花的小型貨車上繳獲野生蕙蘭1000多棵。該團夥雇人在羅田境內大別山偷挖野生蘭花,再運出售賣。

  瘋狂盜採讓大量野生蘭花被糟蹋。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博士牛善策説,許多盜採的蘭花,只有最優質的幾株會被買家看中,其他的則被丟棄。

  湖北省麻城市龜山鎮曾擁有十幾萬畝野生惠蘭,由于亂挖亂採讓蘭花資源損失很重。龜山鎮黨委書記張兵説,有人把盜採野生蘭花作為生財之道,每年清明、五一是蘭花生長旺季,也是野生蘭花被破壞最嚴重的時候。

  “全村1萬多畝山林,有一半長蘭草,其中密集生長區有幾百畝。”龜山鎮月形塘村黨支部書記熊忠川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村中野生蘭草到處都是,前些年每到春季,就有外省人來村中非法採挖或收購野生蘭草,導致野生蘭草數量快速減少。

  另一個定位于貴陽的閒魚賣家説,為了挖到更多的野生蘭花,他跑遍全貴州尋找資源。他還稱,現在挖野生蘭花的人太多了,野生蘭花越來越稀少,但當地政府並不幹涉,他每次進山都能以“上山採藥”為理由騙過護林員。

  瘋狂盜採讓多個地區的野生蘭花瀕臨滅絕。上述雲南楚雄的賣家直言,自己最近在山裏跑了半個多月,很難發現野生蘭花了。

  在2013年發布的《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高等植物卷》中,蘭科植物受威脅物種數量最多,達600多種,其致瀕致危的主要因素是棲息地喪失及野生資源的過度開發和利用。

  賞蘭更要愛蘭,保護野生蘭花須重拳出擊

  君子愛蘭,賞之有道。近年來,我國愈發重視保護野生蘭花資源。2018年,中國野生植物保護協會與全國蘭科植物種質資源保護中心聯合全國16個保護公益組織,共同發起了“保護野生蘭花,拒絕亂採濫挖”蘭花保護行動的倡議,得到社會積極響應。

  為保護蘭花資源,科技工作者在給黃花杓蘭進行異花授粉 江宏景 攝

  不過,當前蘭花市場仍缺乏規范化管理,蘭科植物保護體係仍待完善。

  保護野生蘭花資源,法律“撐腰”是基石。野生蘭花在國內的交易行為尚未被禁止。雖然《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將野生蘭花列為保護植物,但只限于國際交易層面。野生蘭花買賣仍處于灰色地帶,野生蘭花的買賣是否犯法“説不清、道不明”。

  黃岡師范學院生物與農業資源學院方元平教授介紹,《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植物保護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雖早已施行,但內容沒有具體細化,對違法行為處理輕,法律威懾力有限。

  有效保護蘭花資源亦需財政支持。湖北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分布有維管植物195科747屬1440種。保護區自2014年批準建設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來,各項工作均有序推進,但由于保護區地處經濟薄弱的湖北省英山縣和羅田縣,缺乏資金開展大規模生態保護和項目建設。大別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存在較多居民點,部分人以捕獵、採藥和種植藥材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當地雖進行多次宣傳教育和聯合執法,但偷獵和採挖野生植物案件仍時有發生。

  方元平認為,蘭花也能是“金花”,通過帶動農戶種植蘭花,批量化人工繁殖培育,既能給扭曲的野生蘭花市場降溫,又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實現增收致富。

  方元平等呼吁,應重視關乎野生植物存續的科研項目,加大科研經費的投入,對已有的珍貴蘭花品種進行合理的開發和研究,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從而培育出更多適合市場的品種。同時,可鼓勵支持湖北、雲南、四川、貴州等蘭花資源豐富地區合理開發利用野生蘭花,形成健康的蘭花産業鏈。(記者 徐海波 田中全)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惡炒盜挖,植物界“大熊貓”報警!-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379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