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此輪降雨北京13個區平均雨量達暴雨
2020-08-14 07:35:2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此輪降雨北京13個區平均雨量達暴雨

  中國氣象局稱此次降雨不及2012年“7·21”暴雨;雙休日仍有雷陣雨

  12日京津冀地區出現區域性強降雨天氣過程。截至13日8時,北京全市平均降雨量69.4毫米,城區平均92.8毫米,為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也是今年以來首次區域性暴雨過程。本次降雨呈現三大特徵:暴雨覆蓋面廣、降雨極端性強、強降雨時段集中。

  12日京津冀地區出現區域性強降雨天氣過程,北京大部分地區出現暴雨(點50毫米),沿山一帶大暴雨(點100毫米)。13日,影響北京的雷雨雲團明顯減弱移出,暴雨橙色預警、雷電黃色預警、洪水橙色預警相繼解除。據已有氣象資料分析,北京地區雙休日仍有雷陣雨天氣,下周北京地區多雷雨。

  此次降雨是今年首次區域性暴雨過程

  截至13日8時,全市平均降雨量69.4毫米,城區平均92.8毫米,除通州、延慶、平谷區外,其他13個區平均雨量均達到暴雨,為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也是今年以來首次區域性暴雨過程,最大雨量達156.7毫米,出現在昌平沙河水庫。

  昨日,中國氣象局副局長余勇在國新辦發布會上介紹,此輪降雨最早于12日淩晨4點從河北開始,到13日淩晨兩三點全面結束。根據13日早上8點總結的資料,北京東部,天津靜海,河北保定、滄州等地普遍出現大暴雨,體量在100毫米至190毫米,最大雨量出現在河北雄安新區,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局地達到242毫米。

  “北京這次降雨過程持續的時間和降雨的強度都不如2012年的‘7·21’、2016年的‘7·20’以及2018年的‘7·16’。”余勇説。

  此次降雨過後,全市入汛以來的累計降雨量達289.5毫米,較常年同期(316.4毫米)略偏少,比去年同期(247.3毫米)偏多17.1%。全市今年以來累計降雨量404.4毫米,超過常年同期(394.3毫米),比去年同期(348.8毫米)偏多15.9%。

  雙休日仍有雷陣雨天氣

  昨日,雨過天晴,天氣晴曬,體感比較悶熱。最新預報顯示,雙休日仍有雷陣雨天氣,下周也多雷雨。氣象部門提示,近期雨水頻繁,山體含水飽和,建議大家避免山區出遊,謹防地質災害。

  受降雨影響,下周氣溫略有下降。下周最高氣溫維持在30℃左右,其中周三最高氣溫將跌破30℃,為29℃。

  本次降雨三大特徵

  1 暴雨覆蓋面廣

  除通州、延慶、平谷區外,其他13個區平均雨量均達到暴雨,其中,海淀、石景山平均雨量達到大暴雨。全市有62.2%觀測站雨量超過50毫米,20.3%觀測站雨量超過100毫米。

  2 降雨極端性強

  海淀、豐臺、石景山、昌平、懷柔、湯河口6個國家級站(佔總站數30%)的日降雨量超過建站以來8月中旬歷史極值。

  3 強降雨時段集中

  強降雨主要集中在12日21時至13日1時,其間有36個觀測站小時雨強超過50毫米。最大小時雨強73.3毫米,出現在昌平回龍觀12日22時-23時。

  ■ 對話

  北京市氣象臺副臺長于波:

  “維持預報結論不變,我們有底氣”

  8月12日,北京降下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雨,全市普降暴雨,局地大暴雨,最大雨量超過了150毫米。

  本次入汛最強降雨在降雨之初曾引發公眾對于降雨時間、暴雨不暴等質疑。8月12日在接受採訪時,北京市氣象臺副臺長于波多次強調:“我們維持預報結論不變。”

  13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對話通宵未睡的于波。她表示,本次預報是一次比較成功的預報,降雨基本準時準點。技術支撐和多年經驗給了預報員自信和底氣。

  針對外界的質疑,于波説,非常理解。天氣預報是一門預測的科學,把各種可能性告訴大家,也是一種負責的態度。

  預報自信來自技術支撐以及多年經驗

  新京報:12日晚上一夜沒睡,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于波:對于預報員來説,遇到降水或者對流活動發展,通宵是我們日常的工作狀態。我們會通過天空地一體的衛星雷達和自動站等手段,監視天氣發展,跟進最新的天氣趨勢。

  新京報:我們針對此次預報採取了充分的防范措施,有沒有想過,萬一預報落空了怎麼辦?

  于波:作為一個預報員,如果説完全沒有擔心,那是假的。12日白天到傍晚,北京很多地方降水比較弱,或者降水出現了間歇性,我們遇到了很多質疑,有公眾認為預報了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怎麼就下了這麼一點呢?站在公眾的角度上,我覺得這些都是很正常、可以理解的。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是要堅持預報結論基本維持不變,因為我們從頭到尾進行了充分的分析和研判,我們的技術支撐以及多年來的預報經驗等,都給我們提供了預報自信和根基,維持預報結論不變,我們是有底氣的。

  “不停在會商,記不清多少次了”

  新京報:針對這次暴雨天氣過程,天氣會商跟以往有何不同?

  于波:這次我們會商的規格、范圍、頻次都跟以往有所不同。我們跟華北區域各省份、中央氣象臺等在京氣象部門,以及我們的內部專家開展了大范圍、高頻次的滾動加密會商,大家不停地在會商,都記不清多少次了。

  新京報:會商過程中,針對這次降雨天氣過程,預報人員之間的爭議大嗎?

  于波:我們加密滾動會商,就是為了確保充分預報出這次降雨天氣過程的多種可能性,包括它的極端性、降水的落區以及量級等,我們預報員之間會充分討論各種可能性,大家會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次預報是大家集體智慧的體現。

  預報涵蓋所有可能性是對公眾負責

  新京報:經常有人質疑天氣預報的準確性,你如何看待這類觀點?

  于波:首先我想説,我非常理解公眾的這種想法,我們同事之間以及我的家人、朋友等一些非氣象專業人員也經常聊到這樣的問題。我借用同事的一句話:每個人頭頂上的那一片天空或者一片雲,都是不一樣的,它有可能下雨,有可能雨停了,或者那片雲停了一會兒就飄走了。但我們的預報是大面上的情況,而每個人的感受是不完全一樣的,這就是面上的預報和個人單點上的差異,所以公眾的質疑我是特別能理解的。

  新京報:也就是説,預報中的局地性讓大家感受到了個體上的差異?

  于波:對,我們預報中經常會提到“局地”,這個局地可能在這兒,也有可能在那兒。天氣預報提供的是確定性的預報,但是這種局地的可能性,我們一定要告訴大家,這也是對所有人負責的態度。

  新京報:作為預報員,受到質疑時是否也會有點委屈?

  于波:肯定會有,但是我覺得也正常。首先,天氣預報是一門預測的科學,是用現有的手段推測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有時候會與實況有一些差異。每個預報員心理上都會有壓力,這種壓力無論對公眾還是對我們的本職工作,都是責任心的體現。

  新京報:12日首席預報員説本次預報基本是準時準點的,你認同這一結論嗎?

  于波:我認同。最初我們預報的降雨主要時段也是從午後到夜間,大家可以感覺到當天的降雨主要時段確實出現在午後到夜間,尤其是傍晚開始,很多地方雨勢明顯加大。(記者 鄧琦)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365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