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鐵血丹心鑄軍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2020-08-14 07:18:3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鐵血丹心鑄軍魂(中國制度面對面⑫)

——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

  1927年秋,著名的“三灣改編”確立了“支部建在連上”的制度,從政治上、組織上保證了“黨指揮槍”。後來,在向贛南閩西進軍途中,紅四軍內部關于軍隊指揮權問題産生了分歧。1929年9月,黨中央從上海發來指示信,肯定毛澤東同志的思想和主張,明確軍隊的指揮權屬于黨的前敵委員會。這份態度鮮明的“九月來信”,重申了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為3個月後古田會議確立思想建黨、政治建軍原則奠定了前提和基礎。

  血與火的鬥爭,熔鑄建軍之本;生與死的考驗,磨礪強軍之魂。人民軍隊是黨親手締造的,黨指揮槍是人民軍隊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勝利走向勝利的成功秘訣。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把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確定下來,具有“壓艙石”的重大意義。這一制度,從根本上確保人民軍隊忠實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確保黨的長期執政、國家長治久安和事業興旺發達。

  一 建軍之本和強軍之魂為何如此重要

  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産物,軍隊是階級統治的暴力工具,國家一誕生軍隊就隨之産生。可以説,軍隊為國家而生、為國家而戰,承擔著對內鞏固國家政權、對外維護安全利益的職能。在人類政治發展過程中,奪取和鞏固國家政權首要是掌握軍隊,成為一條顛撲不破的歷史規律。

  軍隊的領導權問題,是馬克思主義建軍理論的核心。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無産階級為了奪取政權,必須擁有自己堅強的武裝力量,在獲得勝利以後,還必須憑借武裝力量保衛革命的果實,維護自己的統治。列寧根據俄國革命實踐指出,無産階級專政的工具要為工農政權而戰,必須由共産黨來進行政治領導,在軍隊中建立黨的組織。這些重要論述,為建立無産階級新型軍隊指明了方向。

  對中國共産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來説,堅持黨的絕對領導這一根本原則,不是憑空産生的,而是以鮮血為代價換來的,是歷經艱辛探索得來的。建黨初期,由于我們黨沒有認識到建立和掌握軍隊的極端重要性,遭遇了大革命慘痛失敗等挫折。但我們黨很快認識到只有“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從而走上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南昌起義標志著我們黨有了自己的軍隊,經過“三灣改編”、古田會議,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成為我們黨建軍治軍的一條鐵律,革命的星星之火遂成燎原之勢。90多年來,正是因為槍桿子始終掌握在黨的手裏,才保證人民軍隊在各個時期堅決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為革命浴血奮戰、為建設和改革保駕護航,成為黨和國家事業不斷向前的堅強柱石。

  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的命脈和靈魂,事關軍隊的性質宗旨和方向前途。我們這支軍隊始終聽黨話、跟黨走,不管什麼人、採取什麼手段,想拉攏軍隊脫離黨,都不會得逞。在我軍歷史上,從來沒有一支成建制的隊伍被敵人拉過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利用軍隊來達到其個人目的。當年,張國燾仗著自己帶領的部隊人數多,想脫離中央、另立山頭,結果把自己搞成了孤家寡人,落得只身倉皇逃跑的下場。“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幫”總想抓軍權,但軍隊不聽他們的,垮臺時他們還哀嘆沒有掌握軍權。歷史反復證明,只要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無論形勢如何變化,無論情況如何復雜,人民軍隊都不會迷失方向,始終保持最堅定的政治本色、最明亮的鮮紅底色。

  面向未來,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進入了關鍵階段,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重要。從國際看,世界安全形勢不容樂觀,引發戰爭風險的不確定因素增多,國家間軍事競爭日趨激烈。英國權威智庫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軍費開支比上年增長約4%,創10年來最大增幅。從國內看,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更加繁重,軍隊改革轉型正在爬坡過坎,維護社會大局和諧穩定的壓力增大。只有堅持和發揮好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政治優勢,才能確保軍事力量建設和運用更好應對前進中的風險挑戰,為民族走向復興、中國走向世界提供有力的戰略支撐。

  二 絕對領導如何用制度來保證

  疫情就是命令,召必至,戰必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人民軍隊發出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作貢獻的衝鋒號令。人民軍隊堅決貫徹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的決策部署,聞令而動、聽令而行,緊急抽組3批4000多名醫護人員奔赴抗疫一線,火速派出30架次運輸機和2500多臺次車輛向疫區投送醫療物資,全力救治數以萬計的患者……在這場沒有硝煙的鬥爭中,廣大官兵以堅定信念敢打硬仗、勇挑重擔,為打好武漢保衛戰、湖北保衛戰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以實際行動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越是在重大考驗面前,越能顯現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重大作用。這種威力産生的背後,是一整套制度在作保證和支撐。經過長期的探索和發展,我們形成了包括軍委主席負責制,黨委制、政治委員制、政治機關制,黨委統一的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支部建在連上等在內的一整套制度體係,從而保證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人民軍隊都堅決聽從黨的指揮。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在鞏固已有制度成果的基礎上,對堅持和完善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制度提出了新的要求,賦予我軍黨的建設制度新的內涵和實現形式。必須牢固確立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指導地位,構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政策制度體係,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確保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永葆人民軍隊的性質、宗旨、本色。

  兵權貴一、軍令歸一。堅持人民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屬于黨中央。中央軍委實行主席負責制是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實現形式。這是憲法和黨章規定的重大制度,在黨領導軍隊的一整套制度體係中處于最高層次、居于統領地位。中央軍委主席負責中央軍委全面工作,領導指揮全國武裝力量,決定國防和軍隊建設一切重大問題。全軍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指揮。

  組織完備、堅強有力。健全人民軍隊黨的建設制度體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能否落到實處,關鍵在于加強我軍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90多年來,我軍之所以能夠永葆本色、戰無不勝,根本就在于在實踐中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黨的建設制度體係。早在革命戰爭年代,我們黨就把政治工作作為軍隊的“生命線”,在軍隊各級建立了黨的組織,班排有小組,連隊有支部,營級以上建立黨委,黨的領導直達基層、直達士兵,確保全軍將士統一意志,形成打敗各種反動勢力堅不可摧的戰鬥力量。新時代,必須全面貫徹政治建軍各項要求,完善黨領導軍隊的組織體係,建設堅強有力的黨組織和高素質專業化幹部隊伍,確保槍桿子永遠掌握在忠于黨的可靠的人手中。

  高度自覺、全面推進。軍隊建設是個係統工程,涉及方方面面,落實好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就必須以堅定的意志、高度的自覺、扎實的工作,把這一制度原則體現到建軍治軍各個方面的政策引領、制度規范和行為準則之中。當前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就是以確保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為指向,以戰鬥力為唯一的根本的標準,以調動軍事人員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為著力點,集中力量健全軍隊黨的建設制度體係、軍事力量運用政策制度體係、軍事力量建設政策制度體係、軍事管理政策制度體係,把黨指揮槍的原則貫徹到軍隊建設各領域全過程。

  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關鍵是達到“絕對”的要求。這兩個字並不是可有可無,也不是文字遊戲,而是説明不能打任何折扣,沒有絲毫余地可言。所謂“絕對”,就是強調堅持黨的領導的唯一性、徹底性和無條件性,必須是純粹、徹底、百分百的忠誠,不摻雜任何雜質,沒有任何水分。無論是思想上還是行動上,無論是戰時還是平時,無論是重大問題還是具體工作,都必須做到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頭腦特別清醒、態度特別鮮明、行動特別堅決,確保全軍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三 “政治轉基因”工程為何行不通

  眾所周知,在生物學上有一種轉基因技術,可以通過改造基因或基因組,從而使生物的原有性狀發生突變。比如,紅蘋果、紅玫瑰等,被“轉基因”後,就變成了其他顏色。這樣一種生物技術,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搬到政治領域,試圖在人民軍隊中搞所謂的“政治轉基因”工程,想方設法讓軍隊“改變顏色”,其居心叵測可見一斑。

  要不要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始終是我們同敵對勢力鬥爭的一個焦點。近年來,敵對勢力大肆鼓吹“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和“軍隊國家化”,還有的趁“軍改”之機宣揚這一套論調,妄圖對我軍官兵“拔根去魂”,動搖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把軍隊從黨的旗幟下拉出去。這種謬論割裂了政黨、政治和軍隊三者之間的本質聯係,在理論上是荒謬的,在實踐上是站不住腳的。

  所謂“軍隊非黨化”,主要是兜售軍隊不為某一政黨所掌控、政黨不在軍隊中建立自己的組織、軍人不加入某個政黨等錯誤觀點。持這種論調的人,只看到了西方國家軍隊與政黨關係的表象,沒有看到軍隊為階級及其政黨服務的本質。在西方國家,軍隊貌似不專屬于某個政黨,但無論哪個政黨上臺執政,軍隊的最高統帥都是資産階級政黨的最高領導人。執政黨發生輪替,軍隊的領導權只是從資産階級的“左手”交到“右手”而已。所以,在政黨政治條件下,軍隊是絕對不可能脫離政黨而存在的,總是從屬于一定的階級及其政黨。

  所謂“軍隊非政治化”,主要是宣揚軍隊保持政治中立,不幹預政治,不介入黨派政治鬥爭等。軍隊不過問政治,這實際上只是資産階級的虛偽口號,割裂了軍隊與政治的必然聯係。普魯士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茨就説過:“戰爭不過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軍隊因政治而産生、因政治而存在,根本不存在脫離政治、不為政治服務的軍隊。事實上,西方國家的軍隊早就被馴服成了資産階級專政的工具,對內鎮壓民眾的反抗鬥爭,對外充當強權政治的“爪牙”。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曾30多次動用軍隊鎮壓工人罷工運動,美國介入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東戰爭等,都是在為其霸權主義開道。可見,西方國家所謂“政治中立”的軍隊,並沒有也不可能實現“非政治化”。

  所謂“軍隊國家化”,主要是鼓吹軍隊只效忠國家,而不聽命于某個黨派等。此種論調把軍隊的國家屬性絕對化,是偷梁換柱、以偏概全的障眼法,更具迷惑性和欺騙性。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産物,階級通過政黨來代表,國家通過政黨來執政,軍隊也必然由政黨來領導。軍隊不可能只與抽象的國家發生聯係,而與階級和政黨沒有關係。西方國家標榜自己是超階級的全民的國家,軍隊是超黨派、超政治的軍隊,這種軍事模式是編造出來忽悠人、迷惑人的。任何軍隊都具有階級屬性和政黨屬性,抽象的、純粹的國家化軍隊是不存在的。

  這3種錯誤論調,無論怎麼改頭換面,險惡用心就是妄圖使我軍脫離黨的領導。對敵對勢力骨子裏的政治圖謀,我們要保持高度警覺,擦亮眼睛,態度鮮明、理直氣壯地批駁錯誤政治觀點,始終保持理論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堅定。

  人民軍隊作為黨締造和領導的軍隊,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從不諱言自己的政治屬性。我們黨和軍隊除了國家、人民利益之外,沒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與黨的領導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各方面制度,共同構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成為其中不可或缺的堅強支柱。人民軍隊要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不動搖,把聽黨指揮深深融入血脈和靈魂中,全面貫徹政治建軍各項要求,突出抓好軍魂培育,發揚優良傳統,傳承紅色基因,著力提高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的政治自覺和實際能力,真正做到“煉就金剛身,不怕百毒侵”。

  “國家大柄,莫重于兵。”執政必執軍,強國必強軍。人民軍隊的領導權和指揮權,關乎黨和國家的前途命運,關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長遠發展。在強軍興軍的新徵程上,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絕對領導這一制勝法寶,必定為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順利完成民族復興大業提供牢靠制度保證。

  深度閱讀

  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時代的中國國防》,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2.《習近平對軍隊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 牢記宗旨 勇挑重擔 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作出貢獻》,《人民日報》2020年1月30日。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鐵血丹心鑄軍魂——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制度為何動搖不得?-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65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