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趕“急活”,一步對標典型村
2020-08-13 10:19:26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高質量脫貧一直是各貧困地區追求的目標。半月談記者調研了解到,在脫貧攻堅最後衝刺階段,一些地方為迎接脫貧驗收,盲目拔高脫貧標準,有地方甚至用鄉村振興典型村的目標來要求扶貧幹部。由此滋生出的一些怪象、暗藏的一些隱患,亟待嚴格遵照中央所定扶貧標準加以破解。

  既要幫忙增收入,還要幫助搞衛生

  “貧困戶家裏不幹凈要被批,家裏漏水也要被批。”華南某駐村幹部最近對半月談記者説,上級部門要求對已達到脫貧標準的貧困戶居家環境進行改善,但受貧困戶自身因素影響,工作很難推開。

  一些貧困戶因為自身懶惰,不願意搞衛生,工作組只能不斷動員這些貧困戶。有些貧困戶被動員了很多次,衛生環境沒有變化,還反倒一臉嫌棄,認為扶貧幹部常去家裏,打擾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除了打掃衛生,還得給貧困戶買家具。“不能走進貧困戶家裏發現空蕩蕩的。這主要是為了響應領導的調研要求。”南方地區一位扶貧幹部説,最近他們花了4萬多元幫村裏貧困戶買床、買沙發、買碗櫃,以提升貧困戶的家居生活環境。因扶貧資金不能隨便使用,這筆錢就從駐村工作隊的辦公經費和黨群經費中出。

  在西部某省,農村飲水安全的標準是“1135”,即在水質可靠前提下,老百姓取水水平距離不超過1000米、垂直高度不超過100米,每人每天用水量不低于35升。

  半月談記者在該省某縣了解到,當地屬高海拔山區,山高坡陡,許多地方找不到水源點,只有靠天吃水,因此建設小水窖是解決農村飲水安全問題的重要措施。其中某村目前有700多個小水窖,戶均在2個以上,能夠達到飲水安全標準。但村裏最近又實施了一項城鄉供水鞏固提升工程,家家戶戶要通自來水。“本來編制的飲水補短板項目是今年一年實施的,但為了迎檢,領導要求半年做完。”項目負責人表示壓力很大,只求不被問責就行。

  盲目對照、層層加碼

  事實上,脫貧目標拔高,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現象。之前貧困地區就出現過看病過度兜底等做法,引起上級部門高度重視。為什麼脫貧攻堅收官之際,仍有不少地方出現拔高目標的現象?

  “最近有相關部門到村裏檢查,指出貧困戶家裏衛生環境差、生活用品不全、廁所不達標,要求我們整改。”華南地區某扶貧幹部説,有的檢查部門其實自己都沒有搞明白脫貧的標準是什麼,只是拿著當地典型村的標準要求該村也要達到同樣標準。

  這位扶貧幹部介紹,因為一些特殊情況,這些典型村引來了更多的幫扶資金,早已遠超脫貧標準,有的甚至已達到鄉村振興典范標準。

  今年受疫情影響,前期很多中小學生在家上網課。在中部某貧困縣,一些邊遠山區因為還沒有4G網絡信號或信號較弱,不少家長很有意見,“天天都在喊扶貧,連個網都沒弄好”。對此,一名幹部回應,當地去年就已通過了省級脫貧攻堅考核評估,村級網絡是能夠達到脫貧驗收標準的,但與群眾期待還有差距,不過只要有投訴,政府都十分重視,努力協調運營商解決,“有時候翻山越嶺,只為給一兩家人拉光纖”。

  此外,不少扶貧幹部反映,目標拔高的背後,也有層層加碼的原因。“地方負責人拔高目標,是擔心目標定得低,基層在執行過程中,可能出現打折扣的情況,導致目標完成得不實。”一名扶貧幹部分析。

  高質量脫貧不能盲目拔高標準

  “面對脫貧攻堅倒計時的緊迫壓力,一些地方幹部心態過于急躁。”武陵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一位縣扶貧辦主任説,有的地方為出成績,想著一步到位,從而導致盲目拔高標準,甚至不惜打著脫貧攻堅旗號大舉借債。

  部分扶貧幹部分析認為,高脫貧目標,一定程度上是高質量脫貧的體現,但是不能不顧實際情況,盲目拔高,特別是將鄉村振興的目標願景與脫貧攻堅考核簡單挂鉤。

  西南地區某深度貧困縣駐村幹部認為,脫貧標準就是“兩不愁三保障”,這是中央定的標準。但我們國家地域遼闊,要在緊扣國家標準、聚焦核心指標的前提下,量力而行。

  具體而言,在有些深度貧困地區,本身有很多欠賬,要加大投入補齊短板,地方自身沒多少財力,只能確保“兩不愁三保障”達標;有的地方條件好一些,已經脫貧的,要繼續鞏固脫貧成效;還有些地方,有剩余幫扶資金的,可以再進一步,實施鄉村振興計劃。

  不少扶貧幹部認為,要按照“既不降低標準,也不吊高胃口”要求,及時對重點對象實施救助,扶持措施也要動態監管,避免過度扶持和扶持不夠的問題。(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15期)(記者 李雄鷹 向定傑)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362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