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社會等一等,還是老人擠一擠?關心老年“數字貧困戶”
2020-08-12 10:48:20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對話嘉賓

  張寶義(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王艷婷(天津社會科學院經濟分析與預測研究所副研究員)

  林季先(退休技術人員)

  萬藹榮(退休教師)

  尹思源(半月談記者)

  黃江林(半月談記者)

  疫情發生以來,讓老年人不被數字生活“邊緣化”的呼吁再次多了起來。更數碼、更科技,是社會發展必然方向,而老年群體不斷擴大也是事實。在這種背景下,究竟該讓老年人使使勁兒擠上數碼快車,還是社會等一等老年人學習的腳步?

  萬藹榮:

  我退休前是一名教師,我覺得我比較能代表部分老年人的狀態。之前孩子給我買了智能手機,但是我對它不感興趣,也不願意學,但是疫情期間去哪兒都要掃碼,讓我深深體會到了不會用智能手機的不便。沒有辦法就必須去學。

  林季先:

  就我本人來説,我覺得我是沒有落後于時代的。我過去是搞技術的,現在用起智能手機來還算得心應手,用微信、支付寶等完全沒有問題。但確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不少老年人對科技産品接受程度不高,使用存在很多難點。

  張寶義:

  同意!不是所有老年人都適應不了互聯網時代。你看在社交媒體平臺上,一些網紅老頭兒老太太玩得挺好。但的確有個客觀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老年人對新事物適應相對較慢,社會發展就是這樣,新東西往往是年輕人的標志物。

  王艷婷:

  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不夠等是老年人不上網的主要原因。但在生活中,也能看到不論是農村還是城市,不少老年人在積極“觸網”,把網絡當作與外界、與子女溝通的渠道。

  林季先:

  您講得很對,人老了最怕被別人説“你落伍了”。所以我覺得大部分老年人面對這個問題還是有些焦慮的,想跟上時代生活的腳步。但受制于各種各樣的原因,比如沒人教、教完就忘了,或者一次沒操作好,周圍年輕人投來鄙視的眼光等,慢慢就不敢操作了,怕被笑話。

  現在外邊有挺多培訓班,專門教老年人學習使用數字産品,也有社區或志願者組織活動,普及相關知識,這都是一些有益的嘗試。

  在合肥市五十五中南區,志願者(左二)在教老年人學習上網 張端/攝

  尹思源:

  這是不是意味著社會要耐心等一等老年人?

  王艷婷:

  我覺得這個等一等老年人,不是説社會停止發展,而是説要更重視老年人的需求。比如現在很多老年人其實更需要單項功能的科技産品,相較于智能手機這種復雜的科技産品,他們更需要防走丟定位裝置、監測心率的手環等,社會發展在這些方面需要等一等老年人。

  另外,現在技術更新迭代快,很多地方在推廣新産品、新技術時存在“一刀切”問題。就像之前推廣ETC時,一些地方不留人工收費通道一樣。技術快速更新,也要給社會各個群體留足學習、適應和緩衝的空間,不然會造成很多不便。

  張寶義:

  這個問題不能簡單地説一方等一等,或者一方追一追,這是個互動的過程。而且更重要的是靠技術解開老年人的“數字圍城”困境。我認為造成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是數字化發展還沒有到達一定階段。比如現在手機功能越來越復雜,老年人難以適應,以後它應該會從復雜到簡單,以方便各類人群。

  黃江林:

  這樣的趨勢其實已經顯現,比如已有專門為老年人開發的手機軟件,字體更大、操作更簡單,老人上手很快。事實上,讓老年人適應數字化發展趨勢是多方受益的。老人能夠輕松享受數字紅利,市場能夠挖掘“銀發經濟”潛力,社會的管理成本也會降低。

  王艷婷:

  多方受益也需要多方努力,一同構建老年友好型社會。比如,政府在信息化和數字政務建設過程中,應充分考慮老年人的需求,設置過渡期和特殊人群服務通道。企業要根據老年人的特點,改進産品內容和形式,設定易用界面,簡化注冊流程,改變與老年人的互動方式。

  萬藹榮:

  開發適合老年人的數字産品是對的,但就怕有企業打著這個旗號騙老人的錢,已經有不少網絡騙老的案例了。

  王艷婷:

  這確實是個問題,老年人對網絡信息的辨別能力不強。為此,應有針對性地開展培訓和知識宣講,讓老年人增加網絡、理財、健康、安全防范等方面的知識。加大對網絡騙老的預防和打擊力度,加強網絡信用體係建設,加快虛假信息甄別和辟謠,為老年人對接數字時代提供安全保障。

  移動支付、線上挂號、網絡約車……原本已經讓老年群體應付不來的掌上數碼生活,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更是雪上加霜。面對數碼生活洪流,老年人很難置身事外。

  1

  疫情凸顯數碼困難群體

  “老人進小區是個難題,因為不少人沒有智能手機或者沒有健康碼。”天津市一小區物業人員對半月談記者説。疫情期間,由于到處都需要掃碼,部分老人使用非智能手機或不會操作智能手機,無法完成相應操作,出行十分不便。有出門就醫的老人説:“不會用綠碼,上不去公交車,還耽誤一車人時間。好不容易到了醫院,掃不了碼,又被攔在隊伍外邊。”

  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認為:“老年人長久以來習慣的現金購物、排隊挂號、在窗口購票等生活方式,疫情之前尚能維持,疫情出現後服務業窗口作用削弱,為減少接觸改為線上服務,點餐、挂號、政務……不少老年人懵了,跟不上社會變遷的節奏,在數字化生活中被‘代溝式’淘汰。”

  家住天津市南開區的李光景老人説:“疫情之後就沒有人來收水電費了,都是用手機繳費。聽起來挺方便,可用起來又要設置密碼,又要綁定銀行卡,點進操作界面更是眼花繚亂。家裏要是沒有年輕人,還真不好弄。”

  新技術在給人們生活帶來更多方便的同時,讓許多老年人成了“數字貧困戶”。

  2

  被數碼快車落下的老年人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9.0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4.5%,但60歲及以上網民佔比僅為6.7%。而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到2019年底,60周歲及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例約為18.1%。從這兩項數據推算,有上億老年人沒能及時搭上信息化快車。

  這部分老年人在地域分布上又有明顯特點。在相關調查中,農村網民規模為1.95億人,而農村老年人“經常上網”的佔比約0.9%。老年網民數量城鄉差距明顯。

  記者在中部地區農村調研發現,一些老人沒有智能手機;有智能手機的,往往操作困難;受限于文化水平,一些老人連字都不會打。

  除老年人自身原因外,數字産品不適用也增加了老年人“觸網”負擔。李光景吐槽:“幾年前,女兒給家裏買了個網絡電視機,打開後操作界面太復雜,找個想看的節目特費勁。”無奈之下,他只好把老電視又搬了出來。

  6月4日,在杭州市臨安區錦城街道勝利社區,青年社工指導老人們用手機購物 徐昱/攝

  天津財經大學商學院互聯網信息與用戶行為研究中心主任陳旭輝認為,老年人在聽力、視力、記憶力等方面有其年齡特點,目前大部分手機軟件專注于青年和中年群體,在産品設計上缺乏對老年用戶的考慮。

  張寶義分析,目前數字化發展還沒有到充分發達的階段,還處于傳統社會向數字化社會逐漸過渡的時期,一些機構和商家為快速發展,在設計理念和産品功能上一味追新求變,沒有兼顧老年用戶的習慣。

  3

  讓老年人樂享數字新生活

  讓老年人充分參與並享受數字化生活,不僅是社會責任的要求,更是適應老齡化社會到來的必然舉措。未來老年人養老,數字化、智能化程度會更高,培養老年人的數字生活習慣具有重要意義。

  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導演賈樟柯提出扶助老年人享受數字化生活,呼吁社會各界參與進來,讓老年人不再被“邊緣化”;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創始合夥人劉紅宇,提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提升老年群體生活質量,認為科技發展和社會進步不應將老人排斥在外。

  2019年7月,天津市有關部門發布了《關于開設社區“手機課堂”更好滿足老年人智能生活需求的通知》,要求全市各街鎮社區黨組織結合自身實際,迅速組織力量把“手機課堂”辦起來,採取多種方式,為老年人學用手機搭建平臺。此後,天津有的街道集中辦班為老年人講解如何使用手機收付款、充話費以及支付安全等知識;有的街道舉辦智能乘車課堂,通過PPT演示百度地圖、滴滴打車等軟件使用方法;有的社區把老年人中的“手機達人”發展為志願者,傳授手機使用方法。

  張寶義認為,為老年人“數字掃盲”不僅要靠社區、志願者組織的培訓和輔導,還要靠有關部門和企業推動技術進步,消除老年人“觸網”障礙。而在技術尚不能完全滿足要求時,要保留一定比例的傳統渠道,如在醫院設置老年人專用挂號窗口等。

  事實上,老年人被數字生活“邊緣化”也是數字經濟的一大損失。陳旭輝表示,老年群體的網絡消費潛力還有很大挖掘空間,建議互聯網企業開發更多使用安全、操作簡單、符合老年人生活習慣的産品和服務。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20年第8期 (記者 黃江林)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社會等一等,還是老人擠一擠?關心老年“數字貧困戶”-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6357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