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眾籌”買樓、抱團養老21年後……
2020-08-12 07:13:58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眾籌”買樓、抱團養老21年後……

  上海一群老人捐出一幢樓!圖的啥?

  最近,93歲的上海老人浦逸敏和她的老夥伴們實現了一個心願——把曾經“眾籌”買下,用作互助式養老院的小樓捐給了村委會,讓其繼續為村裏老人服務。“聽説這裏會被改建成老年活動室,還有午飯供應,我很高興,它可以繼續發光發熱了。”浦逸敏説。

  5元、10元、100元、3000元……21年前,老人們經過商議,以時髦的“眾籌”方式買下了位于上海市嘉定區外岡鎮葛隆村的一幢空置二層小樓,取名“慈舟養老院”,意在互助養老、同舟共濟。十裏八鄉的老人都喜歡這種養老方式,最多時樓裏同時住了22人,大家互幫互助、和諧融洽,享受著“無限好”的夕陽時光。

  近些年,有些老人離世,有些老人不得不住進醫療條件更好的護理院。而入住者越來越少的最主要原因,是“家門口”的為老服務逐步健全,老人已經有了更多去處。

  曲終人散,佳話流傳。粉刷一新的老樓,正迎來新的生機。

曾在“慈舟養老院”生活過的老人及其子女在門口留影(7月31日攝)。照片均為記者王翔攝

  “眾籌”買樓

  眼前的浦逸敏,身材瘦小,但精神矍鑠,一頭銀發打理得整整齊齊,臉上總帶著溫和的笑容。

  20多歲時,江陰人浦逸敏來到上海謀生,退休前是基層醫院的一名醫生。醫者仁心的她,數十年來保持著吃素的習慣,也由此結識了很多志趣相投的人,大夥兒經常聚到一起。

  “既然這麼談得來,不如住在一起養老好了。”看似玩笑的建議,其實不少人都記在心上。有的老人覺得,自己吃素,和家人的口味對不來;有的老人想把本就不大的房子騰出來給小兩口住;更多人是因為兒女都忙,自己在家也無人陪伴……

  “真能住一塊兒就好了。”浦逸敏也這樣想。

  1998年的某天,老夥伴帶來消息,嘉定區外岡鎮葛隆村132號的農村信用合作社要搬遷,兩層小樓空出來了。“能不能就買下這幢樓?”大家提議,請文化程度最高的浦逸敏去和對方談談這事。

  聽説老人買房是為了養老,農村信用社非常理解,“談判”順利進行。1999年元月,雙方簽訂協議,總面積約200平方米、造價超過6萬元的小樓,算上折舊,最終以5萬元的價格將使用權轉讓給老人。

7月31日拍攝的“眾籌”買樓賬本。

  消息傳開,大家熱情高漲,5元、10元、100元,最多的一筆超過3000元……記者在當年賬本上看到,共有230余人次參加了“眾籌”。“很多老友其實沒有入住需求,只是為了獻份愛心,幫我們實現這個心願。”入住老人陳季芬説。

  小樓買下了,很快迎來一位又一位入住者,一段“互助養老”的時光開始了。懷揣美好願望,老人們將小樓起名“慈舟養老院”。

曾在“慈舟養老院”生活過的老人在上樓時回憶往事(7月31日攝)。

  “抱團”養老

  木質地板覆蓋了原先的水泥地;樓梯加裝了扶手,衛生間也進行了適老化改造;健身器材、電視、錄像機一應俱全……老照片裏,“慈舟養老院”的生活條件並不比外面的差。

  但這畢竟不是真正的養老院,沒有院長、沒有護工、沒有廚師,一切都要靠老人們自己——你幫我,我幫你。為此,住進小樓也有要求:生活必須能自理、吃素、每月交100元水電費。

  陳季芬回憶説,最多時小樓同時住了22位老人,雖然人多,卻相處融洽,幾乎沒有發生過爭吵。“我們輪流做飯;公共區域衛生也輪流打掃,就像小學生‘值日’;有人身體不舒服,大家會一起照顧。門口還有一片菜地,種了黃瓜、西紅柿、茄子、絲瓜等很多菜,實在沒有的,就結伴去村口買,另外子女們也會送些來。”

  入住老人徐鳳英的女兒張琴就經常帶著菜或生活必需品來看望老人,並幫助做些家務。“媽媽就喜歡這裏,説這裏的老人都不愛計較,過得很舒心。生病了我們把她接回去,病好了就吵著要回來。”

  回憶過去,浦逸敏很感謝葛隆村村民和愛心人士的幫助。“我們大都是外村甚至外區過來的,但村民沒把我們當外人,瓜果蔬菜熟了,會給我們送點,年輕人會幫我們扛米面、柴火等重物。我們還遇到一個做窗簾生意的老板,自己掏錢幫小樓重新裝修了窗戶。這些善事我們都記著。”

  村民尊重老人,老人也回饋村裏,並從中收獲一份尊重。浦逸敏幹起本行,每周都會去村裏的藥師廟,為村民免費量血壓、針灸、檢查一些小毛病;村裏的小孩也喜歡和老人們玩,小樓成了他們放學後的臨時“托班”……

入住老人陳季芬(中)在“慈舟養老院”講述當年生活(7月31日攝)。

  再迎生機

  沒有人敵得過年歲的增長和疾病的來襲。十幾年間,“小老人”逐漸高齡,其中有的離開了人世,有的身患疾病或自理能力變差,不得不轉入條件更好的護理院。與此同時,“家門口”的養老院多了,居家養老條件也在逐年變好,沒有新的老人再來聯係浦逸敏,小樓也就到了“退休”的時候。

  2015年夏天,徐鳳英老人再次摔倒,張琴實在不放心讓母親回到小樓,選擇入住了一家老年康復中心。徐老的搬離,終結了“抱團”養老的時光。2017年,在小樓獨自居住兩年後,浦逸敏也因身體原因離開,入住上海嘉定雙善養老院。

浦逸敏在上海嘉定雙善養老院和朋友聊天(7月31日攝)。

  該怎麼處理這幢樓?浦逸敏認為,當時是很多人共同買下了小樓,它不屬于任何一個人,以後也不應該被個人佔有。“仔細想想,你只能把它捐給集體,讓它為老百姓服務,去發揮更大的價值。”

  200平方米的小樓,按上海現行市價,已超過500萬元,但就像當年買樓一樣,浦逸敏捐樓的提議得到了老夥伴們或其家人的一致同意。

  “我們很支持老人的決定。這些年來他們好幾次為地震災區、留守兒童、身邊的困難家庭捐款,房子更是帶不走的東西,他們一定會把它留給更需要的人。”張琴説。

  今年6月,葛隆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陳學鋒代表葛隆村,鄭重地接受了老人們的房屋捐贈。大家一起在小樓門前合影時,浦逸敏對陳學鋒説:“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一定要讓這幢樓繼續為村民服務,這也是我們向葛隆村表達的最後謝意。”

  目前,居住在葛隆村的60歲以上老年人有500多人,全村現建有一處日間照料中心。陳學鋒説,葛隆村正在開展美麗鄉村建設,村裏初步考慮把這幢樓改造成有助餐服務的老年人活動場所。同時,會把一個房間還原成老人互助養老時的樣子,作為小型展示館,留下溫情回憶,銘記老人善舉。

  上海是全國老齡化程度最深的城市之一。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市戶籍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萬人,佔戶籍總人口35.2%。近年來,上海著力推動農村地區養老服務充分、平衡發展,提出“到2020年,農村每個街鎮至少建有1個標準化養老院,純農地區村組睦鄰點實現全覆蓋”等多項具體目標,並強化考核機制,確保任務完成。

  “誰都希望養老不離鄉鄰、不離鄉音,好在現在養老院、睦鄰點都離家不遠了,還可以叫護理員上門服務,再像之前那樣選擇‘抱團’養老的肯定就少了。”陳季芬説。

  但“抱團”養老的實踐卻帶給基層幹部諸多思考。外岡鎮黨委書記李雪表示,浦老他們之所以有較強的幸福感,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在鄰裏互助的過程中感到被尊重和被需要。“硬件提升以後,農村養老還要在豐富老人精神文化生活上下更多功夫,帶給他們更高質量晚年生活。”(記者吳振東、潘旭)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355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