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半月談 | 關心老年“數字貧困戶”
2020-08-10 16:49:39 來源: 半月談內部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社會等一等,還是老人擠一擠?

關心老年“數字貧困戶”

對話嘉賓

張寶義(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王艷婷(天津社會科學院經濟分析與預測研究所副研究員)

林季先(退休技術人員)

萬藹榮(退休教師)

尹思源(半月談記者)

黃江林(半月談記者)

疫情發生以來,讓老年人不被數字生活“邊緣化”的呼吁再次多了起來。更數碼、更科技,是社會發展必然方向,而老年群體不斷擴大也是事實。在這種背景下,究竟該讓老年人使使勁兒擠上數碼快車,還是社會等一等老年人學習的腳步?

  萬藹榮我退休前是一名教師,我覺得我比較能代表部分老年人的狀態。之前孩子給我買了智能手機,但是我對它不感興趣,也不願意學,但是疫情期間去哪兒都要掃碼,讓我深深體會到了不會用智能手機的不便。沒有辦法就必須去學。

  林季先就我本人來説,我覺得我是沒有落後于時代的。我過去是搞技術的,現在用起智能手機來還算得心應手,用微信、支付寶等完全沒有問題。但確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樣,不少老年人對科技産品接受程度不高,使用存在很多難點。

  張寶義同意!不是所有老年人都適應不了互聯網時代。你看在社交媒體平臺上,一些網紅老頭兒老太太玩得挺好。但的確有個客觀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老年人對新事物適應相對較慢,社會發展就是這樣,新東西往往是年輕人的標志物。

  王艷婷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不夠等是老年人不上網的主要原因。但在生活中,也能看到不論是農村還是城市,不少老年人在積極“觸網”,把網絡當作與外界、與子女溝通的渠道。

  林季先您講得很對,人老了最怕被別人説“你落伍了”。所以我覺得大部分老年人面對這個問題還是有些焦慮的,想跟上時代生活的腳步。但受制于各種各樣的原因,比如沒人教、教完就忘了,或者一次沒操作好,周圍年輕人投來鄙視的眼光等,慢慢就不敢操作了,怕被笑話。

  現在外邊有挺多培訓班,專門教老年人學習使用數字産品,也有社區或志願者組織活動,普及相關知識,這都是一些有益的嘗試。

  尹思源這是不是意味著社會要耐心等一等老年人?

  王艷婷我覺得這個等一等老年人,不是説社會停止發展,而是説要更重視老年人的需求。比如現在很多老年人其實更需要單項功能的科技産品,相較于智能手機這種復雜的科技産品,他們更需要防走丟定位裝置、監測心率的手環等,社會發展在這些方面需要等一等老年人。

  另外,現在技術更新迭代快,很多地方在推廣新産品、新技術時存在“一刀切”問題。就像之前推廣ETC時,一些地方不留人工收費通道一樣。技術快速更新,也要給社會各個群體留足學習、適應和緩衝的空間,不然會造成很多不便。

  張寶義這個問題不能簡單地説一方等一等,或者一方追一追,這是個互動的過程。而且更重要的是靠技術解開老年人的“數字圍城”困境。我認為造成目前困境的根本原因,是數字化發展還沒有到達一定階段。比如現在手機功能越來越復雜,老年人難以適應,以後它應該會從復雜到簡單,以方便各類人群。

  黃江林這樣的趨勢其實已經顯現,比如已有專門為老年人開發的手機軟件,字體更大、操作更簡單,老人上手很快。事實上,讓老年人適應數字化發展趨勢是多方受益的。老人能夠輕松享受數字紅利,市場能夠挖掘“銀發經濟”潛力,社會的管理成本也會降低。

  王艷婷多方受益也需要多方努力,一同構建老年友好型社會。比如,政府在信息化和數字政務建設過程中,應充分考慮老年人的需求,設置過渡期和特殊人群服務通道。企業要根據老年人的特點,改進産品內容和形式,設定易用界面,簡化注冊流程,改變與老年人的互動方式。

  萬藹榮開發適合老年人的數字産品是對的,但就怕有企業打著這個旗號騙老人的錢,已經有不少網絡騙老的案例了。

  王艷婷:這確實是個問題,老年人對網絡信息的辨別能力不強。為此,應有針對性地開展培訓和知識宣講,讓老年人增加網絡、理財、健康、安全防范等方面的知識。加大對網絡騙老的預防和打擊力度,加強網絡信用體係建設,加快虛假信息甄別和辟謠,為老年人對接數字時代提供安全保障。(刊于《半月談內部版》2020年第8期)

  相關新聞:

  半月談 | 在“數字鴻溝”的另一邊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49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