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年代步車”,在質疑中堅挺
2020-08-05 07:26:57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老年代步車”,在質疑中堅挺

  專家代表建議,綜合考慮使用者權益、市場需求和公共安全秩序制定統一管理規范

  根據相關報道,以“老年代步車”為代表的低速電動車産業始于十多年前,最早在山東、河南、河北等地初成規模,2010年後開始爆發式增長,從2013年起連續多年保持50%以上的年增長率。多年來一直存在行業生産經營無序、車輛無牌無證上路、交通事故頻發等亂象,但行業已經頗具規模。

  經久不衰的市場與長期缺位的監管形成強烈反差,不安全、沒名分、無身份、非新能源車輛……“老年代步車”自出現以來,就因“身份不明確”而飽受質疑(本報2017年12月6日一版《無牌無照“老年代步車”還要亂行到幾時》曾對此作報道)。那麼,這種低速電動車為何能在質疑聲中一路發展至今?又該何去何從?帶著這些疑問,記者日前進行了調研和採訪。

  被帶偏的老年代步車

  在多家網絡銷售平臺搜索“老年代步車”“低速電動車”,記者發現不少車的設計已經與新能源汽車相差無幾,還有油電兩用車型,有的最高時速能達到五六十公裏,售價從幾千元至數萬元不等。雖然貼有“老年代步車”標記,很多電動車是三座甚至四座,功能早就超越“代步”,走向“載客”,車身大小也直逼小型汽車。而查詢商家資質,有的聲稱廠家直銷,並無正規來源;有的商家能查詢到營業執照,但經營范圍僅為銷售自行車,並不包括電動車、機動車;也有證照齊全的商家,經營范圍為非公路旅遊觀光車輛、老年代步車加工及銷售。

  即便證照齊全,是否就代表能合法生産銷售“老年代步車”呢?

  記者在國務院官網查詢到,2020年2月4日發布的國家統計局令(第30號),公布了《養老産業統計分類(2020)》。該分類中,代碼1090、1118分別列明了老年代步車生産和銷售,並在説明一欄中對此予以明確:指老年人出行所需的三輪、四輪的助動車以及輪椅車的制造、銷售,行業分類為殘疾人座車制造、助動車制造及自行車等代步設備零售。

  不難發現,國家許可的老年代步車實為輪椅車、單人車。記者查詢電動輪椅車的國家標準發現,電動輪椅車由電能驅動僅承載1人且使用者為體重不超過120kg的殘疾者或者老年人,包含電動三輪、四輪車輛,最大速度不得大于15km/h,長寬不得大于1.6米×0.75米。

  而各網絡銷售平臺商家在售的所謂“老年代步車”及“低速電動車”類似産品從車速、搭載乘員數量、外形尺寸等方面都超出了殘疾人機動輪椅車國家技術標準及電動輪椅車國家標準的規定,且未經國家機動車産品主管部門許可生産、不屬于工業和信息化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産企業及産品公告》范圍。

  對此,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岳塘大隊副大隊長毛徵認為,老年代步車的速度應基本控制在每小時10公裏以下,是由醫療器械類的電動輪椅車演變而來。經過不斷改裝,目前的“老年代步車”已經非常接近于普通的機動車,之所以還叫“老年代步車”,其實就是廠家和經銷商打著“老年代步車”的幌子,利用老年代步車“不用牌照、不用駕照”的賣點,達到其商業目的。

  2018年11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市場監管總局六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地方人民政府組織開展低速電動車清理整頓工作,嚴禁新增低速電動車産能,加強低速電動車規范管理。《通知》發布以來,山東、江蘇、河南、河北等重點區域已經組織開展了低速電動車生産銷售企業摸底調查和清理整頓。其中,曾經的低速電動車生産大省山東于2018年12月發布了《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工作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設置三年過渡期,鼓勵通過置換、回購、報廢等方式加速淘汰在用低速電動車。《意見》規定,待《四輪低速電動車技術條件》國家標準及低速電動車規范管理相關政策發布後,各市政府按照明確的相關標準、政策、措施,制定實施本市清理整頓專項計劃,依法採取綜合措施清理不達標生産企業,嚴禁生産銷售未經許可及未取得強制性産品認證的低速電動車;國家標準出臺三個月後,全省禁止銷售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的低速電動車産品。

  行政執法與司法認定標準不一

  那麼,已經購買了“老年代步車”等低速電動車的消費者們究竟能不能開車上路?以北京為例,記者查詢了解到,《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辦法》規定,摩托車(含輕便摩托車),動力裝置驅動的三輪車、四輪車按照國家和本市機動車管理的相關規定執行;本市禁止生産、銷售和使用未經國家機動車産品主管部門許可生産的摩托車(含輕便摩托車),動力裝置驅動的三輪車、四輪車。禁止使用也就意味著不能上路行駛,北京市12345熱線工作人員也這樣表示,這種車沒有經過工業和信息化部批準,沒辦法上牌,不能上路。

  山東省政府的《意見》也要求,將低速電動車納入道路交通安全執法檢查重點,依據清理整頓的時間節點,分步驟劃定禁、限行區域,嚴查闖禁行、無牌無證等交通違法行為,努力減少交通安全事故的發生;嚴厲打擊非法營運載客行為,堅決取締非法營運載客的四輪和三輪電動車。

  除了這些地方規范性文件,包括北京在內的很多地方交警也進行過專項行動,但收效似乎並不理想。記者連日來在北京市石景山區楊莊大街、阜石路、蘋果園南路、上莊大街等路口走訪發現,路上的“老年代步車”雖變少了,但出現的頻率仍不低,有的甚至闖紅燈、走機動車道。原因或在于對如何處罰沒有對應的具體條款。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余淩雲曾指出:“它(低速電動車)一旦上路以後,交警在管理上就馬上遇到這些問題。你要是説按照非機動車管呢,從標準上來講,它很多是符合機動車的標準——速度很快,質量很大;如果要按照機動車去管理呢,它又沒有在機動車目錄裏頭,所以管理起來就沒有依據。”

  行政執法的標準或許尷尬,上路的低速電動車一旦“出事”,司法上如何認定呢?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9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區檢察院辦理了一起醉酒後駕駛“老年代步車”的案件,駕駛人齊某被以涉嫌危險駕駛罪提起公訴。

  齊某被查獲時曾理直氣壯地問:“我開的是電動車,又不是機動車,你們憑什麼查我?”

  然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機動車”,是指以動力裝置驅動或者牽引,上道路行駛的供人員乘用或者用于運送物品以及進行工程專項作業的輪式車輛;“非機動車”,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驅動上道路行駛的交通工具,以及雖有動力裝置驅動但設計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符合有關國家標準的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電動自行車等交通工具。該案承辦檢察官表示,齊某所駕駛的車輛係由電機驅動,主要用于載運人員或物品的四輪道路車輛,最高設計車速達到每小時50公裏,隸屬于機動車范疇。

  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楊曉波律師也指出,“老年代步車”涉及的交通事故中,存在幾個“多數”特點:交警多數會將“老年代步車”認定為機動車,而“老年代步車”多數為無牌上路,駕駛者多數無證,所以多數都被判定為主要責任;即便購買了“非機動車第三者責任險”,保險公司多數也會拒絕理賠。

  禁上路還是給出路?

  近年來,隨著道路交通狀況改善、群眾收入水平提高,以往在城市出現較多的低速電動車在農村也大受歡迎。記者在湖北仙桃的農村了解到,三輪、四輪低速電動車在接送孩子上學的留守老人中普及率相對較高,部分農戶及漁民家中也有。

  “低速電動車難以杜絕,主要還是因為市場有需求。”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獸藥飼料監察所副所長張莉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遠郊或村裏的孩子在縣城裏上學,留守的爺爺奶奶要是走路或自行車接送,一是路遠,二是碰上下雨就更不方便。

  在現行法律、政策下,低速電動車“下鄉”也很難擺脫身處法律盲區而被質疑“三非”(非法生産、非法銷售、非法上路)的境地。“雖然有需求就可能會有廠家生産,但只要沒有行政許可,生産銷售就是非法的。”張莉告訴記者,鑒于市場需求,對低速電動車行業宜疏堵結合,建議對其生産銷售進行規范,並相應改進交通管理規劃。

  “低速電動車源于老年代步車,但現在它們在設計上並沒有體現對老年人的關懷,違背了初衷。如果將來按照機動車標準生産,就與新能源汽車沒差別,無法成為一項老年人福利。”余淩雲認為,低速電動車要實現身份合法,至少要解決四個問題:一是誰來開,明確功能,是否能夠載人或用于營運;二是低速電動車數量控制,路面上的合理容納量是多少,外地老人能否在本地駕駛等問題需要明確;三是申請程序問題,哪些部門負責直接管理;四是牌照問題,如果堅持低速標準,就需要一種區別于機動車的“特殊牌照”。

  “制定統一的管理規范,要綜合考慮到使用者的權益,給普通市民帶來的安全隱患,以及給整個交通造成的巨大壓力。”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王青斌認為,對于低速電動車,可以借鑒摩托車的管理經驗。目前,北京市對摩托車有明確的監管措施:未經國家主管部門許可生産的車輛違法上路要依法處罰、收繳;對主要道路實行嚴格的禁限行規定;駕駛人應當持有相應車型的牌照、機動車駕駛證、行駛證、檢驗合格標志等。

  此外,工業和信息化部在2019年8月20日發布的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第2665號建議(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區域差別化管理的建議)的答復中表示,關于四輪低速電動車標準,該部組織行業專家、重點企業開展了多次討論,各方已達成“微型、短途、低速、特定區域內使用、安全和環保要求不降低”的共識,形成了《四輪低速電動車技術條件》標準草案。為進一步強化低速電動車安全要求,2019年6月,該部正式向國標委提出四輪低速電動車強制性標準立項申請,並積極與國標委溝通協調,爭取盡快下達標準立項計劃,待計劃下達後,按照相關程序加快標準制定。目前的標準草案中主要提出對低速電動車的安全相關要求,對于動力電池也同樣提出了安全和性能等相關指標要求,目的是通過這些要求,加強行業監管,在確保安全要求不降低情況下,引導和規范低速電動車行業有序健康發展。另外,對于三輪電動快遞車的標準,該部稱郵政總局也正在牽頭制定中。

  工業和信息化部將按照“升級一批、規范一批、淘汰一批”的總體思路,加快推進低速電動車治理,進一步完善部門協調聯動機制,在明確部門職責的基礎上,加快制定發布《四輪低速電動車技術條件》等國家標準,加快研究制定相關管理制度以及在用低速電動車産品過渡期政策。(李瑞)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25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