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三亞救生員工作見聞
2020-08-04 11:03: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三亞8月4日電  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三亞救生員工作見聞

  新華社記者嚴鈺景、陳凱姿

  水清沙軟灘平的大東海,是三亞旅遊勝地。夏日的海邊遊人如織,擁浪自拍、抱浮具劃水、在海中嬉戲。個別玩到忘我的遊客眼看就要越過浮漂警戒線,一陣急促的警報忽然傳遍整個海灣,那是救生員用高音喇叭提醒人們注意安全。

  “此處有暗流,請盡快上岸。”救生員們頂著熱帶驕陽喊道,海灣裏,縱情玩鬧的遊客和神情凝重的救生員形成鮮明對比。他們時刻緊盯人群,在烈日灼烤下的海灘上來回“偵察”,一旦發現有遊客出險,立刻躍入大海,化身“水與火”之間的生命守護神。

  作為國內外遊客最熱門的海南“打卡地”之一,大東海遊客高峰期有近5萬人,防溺水救援任務異常艱巨。為此,救生員24小時“三班倒”值班,隊伍也從20多年前僅有的4人擴充到現在的40多人。

  連續多年被評為“三亞好人”“最美救生員”的陳忠城是最早的4名救生員之一。

  每天至少工作8小時,經年的暴曬早已把50歲的陳忠城“烤”成“黑炭”,臉上最醒目的就是兩排雪白的牙齒,健碩的上肢和隱約可見的腹肌是他與大海搏鬥的見證。“我1993年開始做救生員,一直在大東海這片海域工作,救過多少人自己也記不清了。”談起救生工作,陳忠城輕描淡寫話語不多。

  “救過的少説也有上千人了。”陳忠城的同事林軍搶著説,老陳是我們這裏最資深的救生員,為了救人他把海底地形和潮涌變化摸得一清二楚。

  近2公裏長的海岸線,陳忠城每天要巡邏五六趟,27年來,無論是酷暑還是暴雨,只要有人在海灘上,都時刻保持警惕。接受採訪時,陳忠城的目光始終望向海邊,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林軍解釋道,這是多年養成的職業習慣,無論幹什麼,都要分一半心神守在海灘。

  八月的三亞氣溫接近40攝氏度,暴曬過的沙灘能燙熟雞蛋。為了行動便捷,救生員們大都不穿鞋襪,赤腳行走在滾燙的沙灘上。陳忠城早已練就一雙“船板腳”,長年的沙磨和燙曬,他的腳底長出厚厚的老繭,反倒成了隔熱的巡邏利器。

  頂著驕陽、舉著高音喇叭勸導遊客離開危險水域是老陳的日常工作。“曬倒不怕,就怕遊客不聽勸。”他有些無奈,“挨罵甚至被打的情況也有,但只要能避免危險發生也值得。”

  有次值夜班到晚上十點多,幾名遊客喝了酒,拉扯著一起下海遊泳。陳忠城上前勸阻,被罵“多管閒事”後還挨了一巴掌。無奈之下,只能選擇報警。最終,酒醒後遊客方知當晚的危險,誠懇向他道了歉。

  除了及時提醒勸阻,還要隨時準備救人。陳忠城還記得他和一名俄羅斯遊客的海中“歷險記”:當時遊客被離岸流裹挾著,離海岸線越來越遠。“沒時間思考,就是衝。”陳忠城一個猛子飛身入海,撲騰幾下就遊到落水者身邊,出于求生本能,人高馬大的俄羅斯遊客拼命拽住他的胳膊往下拉,一個兩米多高的巨浪拍下來,把他也重重打到了海底的泥沙裏,差點喪命。

  現在,救生員們已經告別了“徒手救人”的方式,無人機、沙灘摩托和摩托快艇等救援設備多起來了,但他們的責任心和下海救人的勇氣卻一直保持著。很多時候,被救者連救生員的名字都不知道,而老陳他們也並不在意。熟人都説救生員像武功高強的劍客,“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每次救人都是與大海的生死搏鬥,”陳忠城説,“我們最大的願望,是365天都沒有險情。”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2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