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礦賊到礦霸,伸向青山綠水的黑手為何難斬?
2020-08-03 08:27:26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到了夜裏,‘礦賊’在山頂固定好繩子,順著往下爬,用鎬和鏟子挖礦石,礦石掉到山下,底下的人用獨輪車一車一車往外運。”2000年前後,北京密雲私挖亂採現象頻發

  ➤“靠山挖山”盜採頻繁,鐵礦石價格水漲船高,劉旭等惡勢力團夥開始“冒頭”,以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等犯罪手段,壟斷當地礦石收購生意長達15年

  ➤“黑開採”起家的惡勢力團夥,通常背後有“保護傘”,個別幹部視而不見、監而不管、通風報信助長了惡勢力氣焰

  ➤如今在南香峪,昔日礦山腳下種滿了板栗樹。不挖礦,村民收入也有基本保障。“行情好的時候,一畝板栗收入就能有2000元,是以前種糧食的兩倍多。”

  北京鐵礦在密雲,密雲鐵礦在庫北。位于密雲水庫北邊的不老屯鎮、太師屯鎮等地區,則是當地鐵礦石最密集分布的區域。

  日前,記者隨全國掃黑辦北京特派督導組對密雲自然資源領域整治情況進行實地回訪調研。即使經過介紹,也很難看出昔日的礦山、礦點:植被早已恢復,村民在山腳下種上板栗、紅薯等經濟作物,只有山下高砌的石壩和圍欄才是治理“黑開採”時的物理屏障。

  而在十幾年前,因就業渠道窄,當地部分村民“靠山挖山”盜採頻繁,滋生以劉旭為首的惡勢力團夥,以暴力手段壟斷礦石交易,後通過成立園林綠化公司洗白“轉型”,盤踞長達15年之久。

  隨著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部署開展,這一團夥被成功打掉。2020年7月30日,北京市密雲區人民法院對劉旭等17人惡勢力團夥犯罪案件以及秦二闖等6人關聯犯罪案件作出一審判決,以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採礦罪4項罪名判處劉旭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罰金人民幣三百一十萬元;以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採礦罪、非法拘禁罪分別判處李安、崔正華等22人有期徒刑七年至一年不等的刑罰,並處剝奪政治權利或罰金。

  作為首都生態涵養區及重要飲用水源基地,密雲區以掃黑除惡為抓手開展自然資源領域專項治理,通過一係列有力措施守好綠水青山,建立治理長效機制。全國掃黑辦北京特派督導組發放200份調查問卷,97%的當地居民對密雲打擊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和治理行業亂象效果持非常滿意和滿意態度。

  因利生亂 因亂生惡

  地處密雲深山區的不老屯鎮鐵礦資源豐富,且開採難度小。2000年前,原密雲縣地礦局對鄉鎮企業及個人辦理採礦許可證,以供應鐵礦企業生産。一些未辦理許可證人員因就業門路窄,開始進行私挖盜採活動,逐漸形成規模可觀的産業鏈。

  “到了夜裏,‘礦賊’在山頂固定好繩子,順著往下爬,用鎬和鏟子挖礦石,礦石掉到山下,底下的人用獨輪車一車一車往外運。”在不老屯鎮南香峪一處舊礦山邊,北京市規自委密雲分局一級調研員王國輔指著已經過生態修復的礦山説,“兩人配合一天能偷個1000斤,礦石價格隨市場走,便宜時三五十元一噸,貴的時候300元一噸。”

  2005年左右,鐵礦石價格水漲船高,劉旭團夥開始“冒頭”。密雲公安分局辦案民警介紹,該團夥成員以80後居多,2005年至2009年期間以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等暴力違法犯罪居多,壟斷當地礦石收購生意。

  發生于2007年的一起尋釁滋事案中,被害人朱某某説,劉旭當時壟斷了不老屯地區鐵礦石買賣,雇人在各個路口看著,鐵礦石只能以低價賣給劉旭。多名證人印證這一事實,還有證人稱,“不賣可能就得打架。”

  “盤踞”太師屯鎮早期,劉旭惡勢力犯罪團夥因非法採礦,引發的利益糾葛和矛盾糾紛不在少數。

  2007年8月,劉旭和弟弟劉碩等人與朱某某因非法採礦問題發生糾紛,劉旭指使多人竄至朱某某家追打朱某某及其家人,打砸房屋玻璃和汽車。2009年2月,劉旭與蔡某某等人因非法採礦發生糾紛,指使團夥成員趙洪才組織人員在不老屯鎮香水峪將蔡某某等人打傷。

  據劉旭供述,2009年2月,他在位于密雲區北部的半城子水庫收礦石料,手下人説香水峪村的蔡某某也在收礦石料,劉旭讓手下人找蔡某某談,要從其手中收料,不讓他往別處賣,繼續控制香水峪一帶的礦石料。但是,雙方見面後沒下車就吵起來,最終動起手來。

  由于密雲鐵礦資源點面廣,2000年前後,螞蟻搬家式的“黑開採”活動頻繁冒頭,獨輪車、三輪車、面包車甚至殘疾人摩的都被派上用場。

  王國輔講述了一次與“礦賊”們鬥智鬥勇的經歷。一次下鄉出差,王國輔看到一個貨車司機用水澆輪胎、衝剎車片,上前問拉的是什麼貨,司機説是雞糞,王國輔掃了一眼車廂確實是雞糞。但經驗豐富的他判斷,以一車雞糞的重量遠不至于衝胎降溫,果斷通知沿線檢查站,經執法人員檢查,果然發現被雞糞掩蓋的鐵礦石。

  密雲規自分局在一份對2個重點村違法用地、違法建設、違法採礦摸底排查工作的報告中提到兩起案例,均位于密雲區巨各莊鎮。公開信息顯示,兩起案例中,一起為沙廠村村民委員會的集體山場,1998年分給村民種植管理,1998年至2010年間斷斷續續有村民以“小鎬小鏟小車”在山場上非法開採鐵礦石,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沙廠村柳樹峪。

  針對私挖盜採,自2005年以來,原密雲國土分局先後採取成立執法隊並設置庫南、庫北兩執法分隊、加派檢查站等方式,加強對轄區內礦産資源監管工作。2011年,針對非法開採礦産資源較為猖獗的問題,原密雲縣政府開展名為“泰山行動”的聯合打擊專項行動,非法開採礦産資源得到有效控制。

  近年來,通過新農村建設,北京密雲的農民居住條件得到很大改善。圖為司馬臺新村密雲區委宣傳部供圖

  “黑手”難斬 背後打“傘”

  “黑開採”緣何屢禁不止?在密雲規自分局2019年關于涉黑涉惡問題及亂點亂象的報告中,對非法開採礦産資源的成因有所分析。

  報告指出,市場價格是非法開採礦産資源的主要動因,少數社會閒雜人員受利益驅動,在市場價格高時非法開採;國家、市、區重點工程建設需要大量砂石料時,會有非法開採行為出現;群眾在進行住房改建時,為節省成本,會出現少量非法開採現象;夏天轄區易發生山體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部分村集體在災後治理時,因不熟悉相關法律規定而出現過度開採等違法行為;歷史非法開採礦産資源遺留廢舊礦坑,因未及時整理,部分群眾産生“再挖一點不會被發現”的想法而出現非法開採行為。

  而對劉旭惡勢力團夥案來説,情況則更為復雜。

  記者注意到,劉旭惡勢力團夥涉及案件12起,其中團夥犯罪7起,7起中有4起與非法採礦有關。此外,2013年4月至8月間,在劉旭承包的太師屯鎮葡萄園村清水河邊土地內,楊某某等人擅自開採砂石6148.94立方米,價值73780元。楊某某因非法採礦罪、尋釁滋事罪,于2013年被當時的密雲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4個月。後經查明,劉旭當年參與此案。

  劉旭團夥多年來在不老屯地區以暴力、威脅手段強買礦石,引起案件承辦部門的關注。4月2日,密雲區紀委監委對相關部門轉來的關于太師屯鎮相關工作人員涉嫌失職瀆職問題線索進行初步核實,發現劉旭與楊某某擅自開採建築砂石長達數月這一問題。

  2019年11月19日,北京市紀委監委對該案“打傘破網”進行提級辦理。密雲區人民檢察院通過市人民檢察院將相關線索移送北京市紀委監委。同時,密雲區紀委監委對自接和區公安分局、檢察院、法院轉遞的11條涉案公職人員違紀違法線索開展查辦。截至目前,該區6名公職人員已被立案審查。

  記者梳理多起涉黑涉惡相關案件發現,由“黑開採”起家坐大成勢的惡勢力團夥,通常背後有“保護傘”,地方政府幹部和相關職能部門視而不見、監而不管、通風報信等情況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惡勢力氣焰。

  2019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公開曝光廣東省清遠市水利局水政監察支隊原支隊長李耀斌、尹冬清為陳志輝、陳獻金涉黑組織充當“保護傘”的案例。二人明知陳志輝涉黑團夥在北江河道內非法採砂,運輸、倒賣河砂,不但沒有依法查處,反而長期包庇、縱容該犯罪團夥非法盜採河砂、暴力排擠他人,在上級有關部門執法檢查前為其通風報信,對其組織盜採河砂人員降格處理。

  發生在湖北省宜城市的一起案件中,市紀委監委深挖私挖盜採案件背後“保護傘”,宜城市國土資源執法監察大隊、板橋店國土資源所2名主要負責人進入調查人員的視線。經過初核,宜城市紀委監委對2人予以立案調查。

  而黑惡勢力團夥“轉型”開公司“洗白”身份,又在一定程度上給案件偵查和“黑財清底”工作帶來難度。2011年後,劉旭團夥轉為通過開設公司、承包工程進行洗白轉型。劉旭團夥成員劉碩供述,由他擔任法人代表兼總經理的北京石頭葉子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于2017年成立。

  長效機制護衛“由黑轉綠”

  作為首都生態涵養區之一及首都人民“大水缸”密雲水庫所在地,守護好綠水青山是密雲區的頭等大事。近年來,密雲區推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向縱深開展,並以此為抓手從嚴從重治理自然資源領域亂象,建立長效機制、探索基層治理新舉措。

  密雲規自分局按照“六清”行動實施方案,對“黑開採”現象進行重新梳理,共摸排非法開採礦産資源易發點位40個,並針對上述點位,組織加強巡查和檢查力度,目前未發現違法開採行為。在加大巡查整治力度的同時,地方鎮政府通過設置限行隔離墩、隔離墻等“物理手段”阻止違法車輛進入。

  密雲規自分局執法隊隊長孫雷雷介紹,自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非法開採礦産資源行為呈斷崖式下降趨勢。2015年至2017年,立案查處非法開採礦産資源案件38件,移送司法機關9件;接到信訪舉報155件;調查礦産衛片38件。2018年至2020年,立案查處非法開採礦産資源12件,移送司法機關3件;接到信訪舉報68件;調查礦産衛片2件。經過三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嚴厲打擊,上述數據分別下降68.4%、66.7%、56.1%、94.7%。對于廢舊礦點的生態修復,在勘察設計時會徵求鎮村兩級意見,同時結合周邊環境和産業發展方向確定修復方式,目前以種植核桃、板栗等樹木為主。

  此外,涉惡案件也暴露出村幹部履職盡責不到位的問題。為破解村(居)“最後一公裏”監管難題,密雲區紀委監委自2019年8月啟動基層“微權力”運行監督試點工作,形成“五個一”微權力監督體係,包括一張權力清單、一套權力運行流程圖、一支紀檢監察聯絡員隊伍、一個網絡監督平臺、一座廉政教育“小屋”。作為試點地區的巨各莊鎮,今年上半年該鎮共接收信訪舉報件14件,同比下降78%,基層權力進一步規范透明,幹群關係進一步密切和諧。

  7月20日,全國掃黑辦北京特派督導組進駐密雲開展特派督導工作。密雲區委書記潘臨珠介紹,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密雲區突出十大領域專項整治,構建掃黑除惡綜合治理體係。密雲在織密保水保生態上採取強有力措施,密雲水庫水質始終保持地表水Ⅱ類水體標準,PM2.5平均濃度和下降幅度均居全市第一,密雲被生態環境部評為“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

  如今在南香峪,昔日的礦山腳下種滿了綠油油的板栗樹。不挖礦,村民的收入也有了基本保障。“行情好的時候,一畝板栗收入就能有2000元,是以前種糧食的兩倍多。”王國輔説。(記者 魯暢)

【糾錯】 責任編輯: 詹婧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16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