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農科城裏的“新農人”
2020-08-03 08:29:38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在陜西楊淩,有一個正在壯大的新生群體,從事農業卻不是農民——

  農科城裏的“新農人”

  盛夏,被稱為關中平原“白菜心”的中國農科城陜西楊淩農業高新技術産業示范區,大片大片的白色大棚裏,各種各樣新奇的農作物,在農業高新技術的“襁褓”中瘋長。

  “傳統情況每畝土地1年僅幾百元的純收入,在這裏隨便都是七八萬元。”一位棚主告訴記者。

  走近採訪這些棚主及其合作者,記者深感這是一個新生群體:從事農業卻不見田野、傳統莊稼,寬敞整齊的大棚更像“工廠”;身在農村卻絕非“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靚車鮮衣、科技金融、時尚文化更像大城市白領。

  陜西楊淩把正在壯大的這群年齡輕、學歷高、技術強、觀念新的新型農業從業者叫“新農人”。

  博士創業,給土地“看病”

  數年前,還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讀土壤學博士的姜義亮就感覺沉重——太多太多的土地“生病”了;與此同時,他時常被農民追問其土地“能不能種啥、最適合種啥。”

  “鹽鹼化、風沙化,重金屬、有機物污染,很多地方的土地都存在許多問題,但依然盲目施肥,加重污染。”姜義亮説。

  2016年8月,姜義亮拉來了1名博士後、2名博士、5名碩士以及10余位專家教授等一幹人,成立了一家專注土壤改良與修復的企業——西安錦華生態技術公司。

  “通過這個平臺,我們想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土地‘看病’,為土壤‘療傷’,給農民種地‘開方’。”今年32歲的公司董事長姜義亮説。

  33歲的公司總經理沈鋒是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環境科學博士後,他舉例説:“比如獼猴桃是否適合在你的土地上種?不用去試種1年,只要收集數據分析,就可以很快給出結論;重金屬污染的危害具有滯後性,不易發現,而我們可以直接檢測出來。”

  創業不是一蹴而就的。初始,這群高學歷的年輕人在地下室開會,在教室裏辦公,東挪西借,想方設法積累土壤資料。初創的艱難甚至讓他們懷疑初衷:土壤能創業嗎?

  但急迫的社會需求倣佛長了“狗鼻子”,哪怕拐彎抹角,也總能找過來。

  農民來了。農業高新科技成果博覽會(簡稱農高會)上,農民拿著兩杯土,“你們給檢測一下,能不能種中藥材?”

  公司來了。當地一個農莊請錦華生態去給土地做個全面體檢。結果顯示,氮元素超標80%。農莊老板立刻叫停了氮肥計劃。

  政府機構也來了。某農林水利局電話咨詢土地問題。“也許是他們覺得還行吧,又邀請我們去講講,後來就説有個項目邀我們去做,就這樣慢慢做起來了。”姜義亮説。

  3年來,姜義亮團隊的足跡遍布我國黃土高原、華北平原和東北平原,完成了多處土壤的改良與修復,公司服務內容發展到土壤檢測、土壤改良、土壤修復以及生態規劃等。

  現在,姜義亮和團隊聲名鵲起。他們的《土壤改良與修復技術服務》等多個項目獲全國性創新創業大賽金、銀獎,姜義亮也獲得了“2017CCTV 中國創業榜樣”等多項榮譽。

  姜義亮他們認為,腳下的路才剛剛展開。他舉起一杯“可以吃的土壤”説:“就像這杯高嶺土食材,我們未來的一些技術手段可以解決千千萬萬農民的土地問題,然後讓這塊土地生産出更安全的食品。我們年輕一代更加有責任和擔當去成就中國農業的未來。”

  “專家+教授+老板”型職業農民

  “嘀——嘀——”一輛沾滿泥土的電動車駛來。騎車的是一位戴草帽、兩腿泥、面色黑紅、胡子拉碴的關中農民。

  “農業復雜,從種子開始,就是一個生命,一直到果實、商品的過程,農民比工人的要求高。”他摘掉草帽,打開話匣子,見地深廣,活像大學課堂上的教授。

  鑽進大棚,一個個“營養枕”被管子連成一排排,每個枕上長出兩根藤,甜瓜就在上面結了一層又一層。“營養枕解決了植物吸收營養的阻礙機制,水肥一體化滴灌節水70%,雙膜大棚解決了空間問題。”每一個東西,他都能講出一串故事,就像一個專家。

  這就是陜西省農業廳認定的高級職業農民、省職業農民協會會長馬新世,一個懷揣“做給農民看、教會農民幹、幫助農民賺”的滾燙理想,培養新生代農民的“新農人”。

  2017年,58歲的老馬將5家農業合作社整合,籌資1.5億元,建成了518畝的集生産種植、休閒觀光、技術示范于一體的楊淩職業農民創業創新園。

  通過示范園這個平臺,老馬推廣新技術無數,其中核心是他創新的5大技術:營養枕、水肥一體化滴灌、雙膜大棚、碳集營養、植物源農業綜合防治。

  老馬的園子在入口處有個“陜西省職業農民田間課堂”,這是他實踐“教會農民幹”的地方。在這裏,老馬把一個現代農民真正應該具備的理念、技術、方法毫無保留地奉獻給渴盼農業知識的新老農民,至今累計培訓1520人次。

  老馬的理想中,最重要也最難的,就是“幫助農民賺錢”。他的園子,每年3月~6月種甜瓜,7月~11月種西紅柿,每畝毛收入輕輕松松七八萬元。這讓農民眼熱心跳。所以,參觀完園子,他們就會來“田間課堂”,回家就能“照貓畫虎”。老馬已帶動大學生、返鄉務工人員、自主創業者150多人走上了“農創”之路。

  最近,老馬又有了一個發現,“我們合作社的年輕人做了一個農業技術的抖音,點擊量超過一億啊!”

  賣苗賣果賣技術賣理念

  在陜西楊淩,“新農人”正以群體的規模浮出水面。方瑜、王艷就是其中的代表。

  33歲的方瑜是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工商管理碩士,他在楊淩打造了一個400畝的棚栽無花果産業示范推廣基地——菲格莊園。

  “無花果還是一個小眾水果,但它的特性與功用適宜作鮮果、果幹、凍幹、果茶、果酒、湯料,還能提煉無花果酵素,都是高品質的特色鮮明的消費品;1月種苗、7月就可摘果,是打造新生態農業模式的理想選項。”方瑜介紹説。

  無花果在西北處于發展初期,無論是鮮果、幹果還是深加工産品均供不應求,大棚種植半年見效,解決了農業普遍存在的周期長、見效慢的難題。

  在菲格莊園的中心棚區,方瑜衣著光鮮,皮鞋一塵不染,一邊帶人參觀一排排修剪科學的有著古怪名字的無花果樹,一邊介紹無花果産業的發展前景和莊園的商業模式。

  方瑜認為,“我們並不是純粹自己種果賣果,而是要成為無花果産業高技術生産、高標準發展的全套服務推廣商,從種苗提供、技術服務、標準制定,到鮮果收購、加工、銷售,包括設施大棚的建設、園區管理、人才輸出等均可提供。”

  目前,菲格莊園已帶動周邊六個省份20個農業項目,面積達1000多畝。

  距離菲格莊園不遠,是宋軍剛、王艷夫婦的“青皮她園”火龍果産業園。今年40歲的王艷夫妻是在馬新世的指導下,通過設施大棚在楊淩這片北方的黃土地上,成功種出了高品質、高産量的南方水果——火龍果,而且供不應求。

  最初,王艷夫妻到楊淩嘗試土棚種紅心火龍果。種植成果了,好吃但沒銷路。但酒香不怕巷子深,人們發現,王艷的北方火龍果沒有一點土腥味,不但好看好吃,而且放多少天都不壞、不變味。客戶就慢慢多了起來。

  2018年,他們的雙拱雙膜大棚擴大到155畝。也逐步發展成推廣火龍果大棚種植技術、苗木和管理服務的提供商。

  “火龍果利潤高、投入少、省人工,苗子插活了,不用怎麼管,可以産果幾十年,畝産可達6000公斤,我把它控制在4000公斤,這樣品質更好。”

  每年1月~5月,夫妻倆領著4位員工整理園子,剪下的種苗賣給不斷擴産和加入的創業者;5月~12月賣鮮果,一年四季忙不停。今年從4月開始到現在僅賣種苗就收入140多萬元。

  對于銷出的種苗,王艷全程提供免費技術服務,為周邊種植戶還提供銷售方案。“每次出發前都發朋友圈,然後從陜西商洛、湖北、河南、安徽、山東,一站一站往前走,一圈7天,每站只停2小時,有什麼問題就講什麼課。”

  目前,“青皮她園”火龍果種苗已銷往全國十幾個省區市,培育出200多位職業農民。

  在楊淩,目前已經形成了農業科技人員、大學生和職業農民三大創業主體,累計引進培育的大學生企業有400多家;有14469人獲得農民技術職稱證書,涉及全國22個省區市;區域內已有240名農民通過自主創業當上了“老板”,並帶動5000多人就業。(記者 毛濃曦)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16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