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少兒讀物就該給孩子一個烏托邦?
2020-08-01 08:01:20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描寫打架鬥毆,談論早戀、拜金甚至自殺等話題……近來,多個暢銷少兒讀物被網友質疑“少兒不宜”,引發網絡熱議:少兒讀物應該給孩子們創造一個烏托邦嗎?

小朋友在書店閱讀圖書 朱旭東 攝

  少兒讀物“少兒不宜”?

  “哪種自殺方式比較好?拴根繩子在脖子上,再找棵樹吊死。不好,上吊舌頭會伸出好長,自己沒有吊死,倒先把別人嚇死了。那就從樓頂上像鳥兒一樣張開雙臂飛下來。也不好,那死不瞑目的樣子,把別人嚇死怎麼辦……”因為包含這樣一段情節,暢銷書《淘氣包馬小跳》成為關注焦點。

  《淘氣包馬小跳》是作家楊紅櫻創作的兒童文學係列小説,自2003年首部面世以來已出版20余本,總銷量超過6000萬冊。上述情節出自該係列的《天真媽媽》一書。有網友指出,對自殺的探討有可能給少兒讀者帶來誤導,甚至引起盲目模倣,造成傷害。

  除了自殺情節,《淘氣包馬小跳》係列還有多處被指“少兒不宜”。如書中小孩子爆粗口,談論早戀、外貌論、金錢崇拜等,出現賄選班幹部情節,設計嚼鋼珠、腦門敲雞蛋等危險動作,多次出現打架鬥毆場景等。暢銷書“米小圈”係列也被質疑“給同學老師起外號、有很多壞習慣”。

  一同受到網絡關注的還有多部知名作品。作家沈石溪的動物小説《狼王夢》被指對狼交配的描寫過于露骨,是“擬人化的色情描寫”。

  刪掉“有毒”內容就能刪掉一切?

  針對《淘氣包馬小跳》引發的爭議,安徽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銷售中心總經理朱雁峰回應稱,作者出發點沒有問題,本意是要教育孩子不要衝動,而非宣揚、鼓動自殺行為。為了避免引起誤解,出版社去年2月加印的書已經做了修改,此前版本實行免費召回。

  採訪中,對書籍“少兒不宜”的內容,一些家長表示擔憂。一位四年級學生家長張女士説,孩子借回《狼王夢》後,自己先看了一遍,當看到動物交配的描寫時,非常震驚:“沒想到選了經典作品、知名作家,竟然會有這樣的內容。”

  與部分家長擔憂不同,一些看過相關書籍的“過來人”卻很淡定。網友“溏心豆沙芋泥啵啵茶”説:“小的時候很愛看沈石溪的書,動物小説真的讓我很喜歡大自然。《狼王夢》給我一種悲劇美學的震撼感。”網友“天空與雲朵收集者”説:“小時候看馬小跳看得癡迷,只記得裏面的快樂和溫馨。”

  “書籍對孩子的影響因人而異。”家長李雪晶説,有的孩子辨別能力不強,會模倣書裏誇張的言行,但對于比較理性、有一定判斷能力的孩子,則不存在這些問題。

  “書中提到的話題,比如説起綽號、被排擠、早戀等,其實孩子們平時都在經歷,是他們普遍關心的問題。” 一位家長認為,刪掉書中的東西容易,但孩子的經歷不能刪掉。重要的是通過書籍對一些話題進行引導,教會孩子正確看待,去思考、去解決問題,而不是一味逃避。

  建議推行少兒圖書分級

  文學博士、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崔昕平表示,少兒讀物裏什麼可以寫、什麼不可以寫、寫到什麼程度,是一個書寫邊界的問題,兒童文學界一直都在探討。有專家提出過一些限定,比如兒童文學要規避性、暴力、成人世界的權謀等。

  “在實際創作中,應當對讀者群體進行區分。”崔昕平提出,低幼段兒童還沒有形成獨立的價值判斷,應更注重呈現真善美的價值觀;而對中高段的孩子,他們已經接收了大量信息,且正在面對成人世界的一些問題,如果仍然給他一個烏托邦世界,他會一眼看穿,這樣既不真誠,也缺乏引導力。

  多位專家指出,推行少兒圖書分級十分必要。除了能讓創作者更有對象感,創作出更有針對性的作品,也能讓家長和孩子在挑選書籍時有參考係,選出適合的優秀作品。

  “應把讀物中涉黃涉暴的內容與正常的生命教育、性教育區分開來。”知名育兒公號負責人小土認為,對于後者,家長不應冠以“內容失格”“開卷有毒”等標簽將其妖魔化。

  一些創作者表示,當前少兒圖書市場龐大,魚龍混雜。特別是偽書很多,內容質量也無法保證,需相關部門加強監管和規范。(半月談記者 馬曉媛 王菲菲)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31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