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2020-07-24 19:24: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南昌7月24日電  題: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新華社記者陳毓珊、鐘群

  “只要有我在,就不能讓鄉親們的家園被淹。”22年前,還是新港鎮江磯村黨支部書記的陳申桃在東升堤上向村裏百姓許下諾言,誓要拼盡全力保衛家園。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1)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7月18日,陳申桃(左)和兒子在東升堤附近處理一起泡泉險情。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江西九江市濂溪區新港鎮南鄰鄱陽湖,北靠長江,全長10.4公裏的東升堤坐落于此,保護面積5.25平方公裏,保護人口6500人。

  7月6日以來,江西北部連續遭遇強降雨,鄱陽湖區面臨嚴峻汛情。河水匯聚加上長江幹流的頂托倒灌導致鄱陽湖水位迅速上漲,位于長江與鄱陽湖交匯處的東升堤,由于地理位置特殊,防汛壓力較大。

  盡管已退休多年,62歲的陳申桃依然堅守在這大堤之上,用汗水兌現對當地百姓不變的承諾。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2)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7月18日,處理完險情後,陳申桃(右)幫兒子擦拭臉上的淤泥。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6日開始,陳申桃就上了堤,從家裏去堤上的道路被淹,他每天不得不徒步翻一座山,這一來一回,至少得花上兩個小時。巡堤查險,加固堤壩,處理泡泉、管涌……憑著40多年積累下來的防汛經驗,他每日和鎮村幹部、部隊官兵、當地村民並肩作戰,記錄下的各種情況已有厚厚一本。

  由于圩堤邊環境潮濕,蚊蟲較多,多日下來,陳申桃的雙手被叮得通紅。

  “還記得1998年的6月27日,堤壩上出現了大的管涌。我當時赤腳下到魚塘裏,能感受到長江水滲透進來時的冰涼。”站在大堤向江面望去,陳申桃總能想起22年前抗擊特大洪水時的情景。那一年,他在這堤上守了足足三個月,也正是那年,他被評為全國抗洪英模。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3)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7月19日,陳申桃(右)在圩堤上值守。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與當年不同的是,那時年僅14歲的兒子陳建,如今已能和父親並肩戰洪魔。

  “看著父親一天天老去,我覺得自己應該幫他一把。”陳建説,“能和父親一起戰鬥,是一件幸福的事。”

  在陳建眼裏,父親是一個認真、執拗、堅守原則的人,父親當年對村裏百姓許下的諾言更是年輕黨員幹部應盡的責任。

  在九江市濂溪區退役軍人服務中心工作的陳建雖不是軍人,但平時經常和退役軍人打交道,對在一線抗洪救災的部隊官兵們多了一份特殊的敬意。

  “父親和這些部隊官兵一樣,都是心係人民的人。”陳建説,“作為黨員幹部,我要學習父親的抗洪精神,爭做保家衛國的尖兵。”

(防汛抗洪·圖文互動)(4)長江大堤上的“父子之約”

  7月19日,傍晚時分,陳申桃(左)和兒子在圩堤上行走。新華社記者 胡晨歡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6282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