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愚公村裏看變遷
2020-07-21 15:41:3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愚公村裏看變遷

  遊人在河南濟源愚公村王屋老街餐飲夜市點餐(6月30日攝)。 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新華社鄭州7月21日電 題:愚公村裏看變遷

  雒應良、何娟

  王屋山腳下的河南濟源愚公村是傳説已久的愚公故裏。寓言裏“高萬仞”的大山被神仙搬走,現實中的太行、王屋卻搬不動、挪不走。

  愚公村曾因交通閉塞而陷于貧困,祖祖輩輩土裏刨食,看天吃飯。脫貧攻堅戰打響後,愚公子孫傳承愚公移山精神,搬掉貧困大山,發展鄉村旅遊,正朝著鄉村振興的目標奔跑。

  昔日貧困戶 今朝脫貧忙

  愚公村約70%是林地,人均耕地不足1畝,地薄土貧,小麥畝産不到500斤。

  踏進村民苗務成的院子時,他正靠在躺椅上看書,瞥見記者進院,忙把書扣在椅子上,起身迎了過來。

  他家的院子很獨特:靠山一間破敗的窯洞,塌了一半;兩邊各一間墻體開裂的土坯房,貼了封條;一座新蓋的磚房正對窯洞,客廳、廚房、臥室齊備。

  三代住房共存一個院子,倣佛無聲詮釋著歲月的痕跡和時代的變遷。

  “這是2018年危房改造時,政府幫忙新蓋的房子。”今年69歲的苗務成很健談,“老房子不讓住啦,怕不安全。”

  苗務成和老伴兒喬素平患有多種慢性病,三個女兒早已遠嫁,老兩口以前靠1.2畝薄田過活。

  2017年5月,苗務成家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享受醫療保障、光伏發電、危房改造、社會救助等11項扶貧政策。

  “我是既享了政策的福,又沾了村裏的光!王屋山景區需要臨時工,村裏就喊我去幫忙,一年能賺好幾千元。”苗務成精氣神很足,指了指放在椅子上的小説,“你看,物質生活好了,我也開始注重精神生活了。”

  2019年10月,苗務成摘掉貧困帽。今年4月起,他又在村裏擔任護路工,每月有800元的收入。

  “以前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現在出門是公路,抬腳上公交。我把公路維護好,也算給村裏的旅遊事業做貢獻。”苗務成説。

  目前,愚公村還有建檔立卡貧困戶5戶12人。愚公村黨支部書記王石柱説,旅遊發展的紅利也會惠及他們,景區物業管理和勞務用工都可以為貧困戶提供就業崗位。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愚公村裏看變遷

  河南濟源愚公村王屋老街遊人如織(6月29日攝)。 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風景變“錢”景 農民忙轉型

  晚上8時許,愚公村王屋老街燈火闌珊,遊人如織。青磚,灰瓦,老榆古槐,倣佛時光倒流幾百年。

  王屋老街所處位置原是愚公村三門溝居民組。2014年,為對旅遊提質升級,當地謀劃實施王屋老街項目,要搬遷73戶村民,但大家並不買賬,王院就是其中一戶。

  51歲的王院見過世面,做過民辦教師,承包過學校食堂,還當過水泥廠工人。後來因為老人生病,只好回家種地。

  “當時我種西紅柿,一畝地賺上萬元。租出去一畝地才一千二,不劃算!”王院把賬算得明明白白。

  “你能保證西紅柿一直賣高價嗎?”村幹部的一句話讓王院有點動搖,眼看村裏種西紅柿的人越來越多,可能供過于求。

  “把景區規劃和愚公村發展結合起來,融入全域旅遊大格局,才是長久之計。咱們吶,不能只顧眼前利益,忘了子孫後代的未來。”前來勸説的村幹部趁熱打鐵,闡明利弊。

  王院思考了很久,最終決定吃“旅遊飯”。隨後幾年,西紅柿價格果然上上下下,起伏不定。

  搬到安置區的王院,蓋了一座三層小樓。2019年他趕在“五一”前把住家改成農家樂,和老街一起開業。

  沒想到老街人氣火爆,開業四天迎來20多萬名遊客。“客房全部被預訂,一個假期賺了5000多元。”

  “有了風景,就有了‘錢’景!要發展還得有愚公的長遠眼光,決不能像智叟那樣目光短淺!”王院感慨。

  王屋老街帶動了景區“夜經濟”。每當華燈初上時,源源不斷的客源就涌向愚公村。

  如今,愚公村10個居民組有7個吃的是“旅遊飯”,農家樂從最初的4家增加到80多家,村裏90%的收入來自旅遊。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3)愚公村裏看變遷

  遊客在河南濟源愚公移山紅色教育基地參觀(6月30日攝)。 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提質不停步 山村變“總部”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守著金銀山,何愁不小康!”2014年,在外打工多年的喬鳳田嗅到鄉村旅遊的商機,回村創業,開了愚公村第一個可網絡預訂的農家樂。

  “生意越做越好。但客人多了,要求也多。”喬鳳田逐漸感到滿足不了遊客的需求,但又不知往哪方面改進。

  “喬鳳田是村裏農家樂的帶頭人,連她都困惑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説了。”在外經商20余年的王石柱對市場很敏感。

  2019年,愚公村多次組織村民到省內外知名景區觀摩學習。喬鳳田大受震撼,“原來別人的經營理念和服務意識早甩我們幾條街了!”

  回來後,喬鳳田投入70多萬元對農家樂改造升級,打造不同類型的客房24間,包括4間“星空房”。

  “愚公村基本沒有霧霾,晚上看星星是很好的享受。”喬鳳田對自己的設計非常滿意。

  提質升級的不僅僅是農家樂,還有集體經濟。“別看我們是一個小山村,現在已是一些公司的總部候選地了!”王石柱故作神秘地告訴記者。

  原來,愚公村最近盯上了“總部經濟”。愚公村雖地處山區,但隨著交通越來越便捷,加上旅遊帶來的人流、物流,以及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一些企業開始在此落戶。

  據介紹,今年6月就有5家企業落戶愚公村。“雖然都是小微企業,但村民耳濡目染,絕不會成為思想上的智叟。”王石柱笑著説。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4)愚公村裏看變遷

  6月30日在河南濟源愚公村一家特色民宿拍攝的夜景。 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5)愚公村裏看變遷

  河南濟源王屋山腳下的愚公村(6月30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加載更多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三門峽水庫降至汛限水位以下
高校暖心畢業“寄”
高校暖心畢業“寄”
雨荷
雨荷
夏日林周風光美
夏日林周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6266287